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西藏六十年 走不出去的对抗循环

六十年前的1959年3月,西藏首府拉萨,在中国军队和藏人之间,发生了一场大规模的武装暴力冲突,不仅导致成千上万人失去生命,也形成了目前西藏民众抗议和当局暴力镇压的根源。这场中国政府称为西藏叛乱,而藏人称为武装抗暴起义的事件,其原因究竟为何?又产生了哪些影响深远的后果?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为您进行详细的回顾和介绍。

六十年前的1959年3月,西藏首府拉萨,在中国军队和藏人之间,发生了一场大规模的武装暴力冲突,不仅导致成千上万人失去生命,也形成了目前西藏民众抗议和当局暴力镇压的根源。这场中国政府称为西藏叛乱,而藏人称为武装抗暴起义的事件,其原因究竟为何?又产生了哪些影响深远的后果?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为您进行详细的回顾和介绍。

青藏高原位于昆仑山脉、横断山脉和喜马拉雅山脉之间和周边地区,由于地理上的隔绝,生活在这里的人形成了独特的生活方式和文化。隋唐年间,中国人称之为吐蕃,到了清朝中期,则称之为西藏。

1949年,中共大军横扫整个中国,并逐渐接近了藏区的边缘。

旅居美国的历史学者李江琳说,当时,中共对这个遥远又神秘的地区,其实并不了解。

“刘少奇电报,苏联提醒注意保护西藏‘童子’,班禅喇嘛。”

在历史上,西藏的核心地区一直处于高度自治的状态,位于中原的中央帝国,虽然有时会派军进驻,但从未对这里进行过直接有效的管制。

李江琳介绍说,1949年,中共决心把军队开入西藏,并对西藏进行彻底改造。

“毛泽东电报,占领,改造”

1950年,中共军队开过金沙江,进入了西藏的昌都地区,与西藏军队发生了战斗。人数少、装备落后而且几乎没有任何战争经验的藏军,很快落败。在大军压境之下,西藏噶厦政府与刚刚建政的中共中央政府签订了和平解放西藏协议,史称“十七条协议”。

这是中共建政之后的第一个“一国两制”的制度安排,根据十七条协议,西藏政府承认西藏是中国一部分,并允许中国军队进入西藏,而中央政府则承认达赖喇嘛的宗教地位和在西藏的行政管制权力,并且答应在未获达赖喇嘛同意之前,不在西藏进行社会改造。

然而,这个十七条,并不包括西藏以外其他藏人所居住的地区。

所有藏人居住的藏区,总面积约有240万平方公里,比西藏自治区的面积正好大一倍,而在自治区以外的人口数量更占了藏人的大部分。

根据中国2010年的人口普查,中国境内的藏族人口有六百二十八万,其中四川省有一百五十万,青海省有一百三十七万,甘肃省有四十九万,云南省有十四万。居住在西藏自治区以外的藏族人口,达到三百五十万人,比西藏自治区的两百七十万藏族人口多出了百分之三十。

虽然中共承诺不在达赖喇嘛的辖区推动所谓改革,但从1950年代中开始,四川、青海、甘肃和云南四省藏区的改造运动开始展开,引起了强烈的反弹。

1955年,中国取消西康省,并入四川省成为甘孜、阿坝和凉山三个民族自治州。当年,主政四川的省委书记李井泉在三州发起所谓“三合一”改造,即土改、公社化和旨在大幅削减寺院数量和僧侣人数的宗教改革同步进行,引发了康区藏人的强烈反抗。

1956年5月,中共军队出动刚刚从苏联获得的重型轰炸机轰炸甘孜理塘寺,彻底炸毁寺庙,两千多人被炸死。

旅居美国的强巴次仁来自西藏康区,他的两个舅舅和他父亲,分别在1956年和58年死于中国军队的镇压。

康区的反抗逐步蔓延到安多,按照李江琳的说法,1956年开始,中共对藏人的战争实际上已经正式展开。

大批来自青海、甘肃和四川的藏人逃入西藏。

来自康区的藏人,在1958年在西藏的山南地区成立了四水六岗卫教军,也就是后来人们知道的四水六岗游击队。另一方面,李江琳介绍说,除了逃到拉萨的安多藏人和康巴藏人之外,在拉萨的西藏上层人士中,也有不少来自安多和康巴地区,他们对当地发生的残酷斗争运动也有相当多的了解。

随着不信任感的增加,西藏的局势越来越紧张敏感。

1959年3月,西藏军区向达赖喇嘛发出邀请,请他前往军队礼堂观看文艺演出,这引发了藏人的极度恐慌。

“安多、康区中共处理西藏头人的办法”

数以千计的藏人包围了拉萨的罗布林卡,请求达赖喇嘛不要去观看演出。在拉萨街头,各种零星的冲突不断发生。3月17日,达赖喇嘛决定出逃印度。

3月20日,中共决定以武力解决问题,从各地云集西藏的中共军队开始出击,迅速击溃了藏人微弱的武装反抗力量。

“中共是不打无准备之战的。”

李江琳表示,早在拉萨战役发生之前,中共就早已做好了以武力解决西藏政府的准备。

“毛泽东的指示,18军炮团调入拉萨。”

所谓拉萨战役实际上只持续了三天时间。中共军队动用炮兵、装甲兵和火焰喷射器等武器,对以平民为主的藏人全力攻击。中共官方从未正式公布拉萨战役中藏人死亡人数,中国和海外专家估算的死亡人数,从两千到两万人。而中共军队死亡的人数为68人。

这实际上是一场屠杀。

根据李江琳的研究,这场被中共称之为“平定西藏叛乱”的战争,持续了三年时间,到1962年才真正结束。若从1956年算起,中共在藏区六年的战争,最少造成藏人20多万人死亡,当时藏人人口只有三百万。

藏人的武装反抗并未中止,在1960年代和1970年代都仍在继续。

“新叛、再叛”

1959年的拉萨事件,是藏人反抗的一个标志性事件,反映了中共的第一个一国两制安排的彻底失败。不过李江琳认为,西藏的一国两制注定要失败,而中共也从未真心想要落实。

在西藏的近代史上,班禅喇嘛一直代表着亲近中央政府的西藏政治力量。在达赖喇嘛出逃印度之后,仍然留在中国的十世班禅喇嘛出任西藏自治区筹委会主任,成为中共治藏的主要依靠力量,但他却因不满中共的治藏政策,1964年被撤销一切职位,1966年遭到关押,直到1978年才离开监狱。

2008年3月,西藏拉萨的藏人要求自治和达赖喇嘛回藏,引发了大规模藏人抗议事件,随后当局镇压酿成另一起大规模骚乱。当局的严厉镇压,并未平息藏人的不满。从2009年起,西藏、青海、甘肃和四川各地的藏区,陆续发生了一百五十多起藏人自焚抗议事件。

李江琳认为,中国政府多年的所谓民族和社会改造从未成功,但压迫却使得藏人完成了一个全民族自我认同的过程。

强巴次仁也表示,一个崭新的雪域藏民族,正在被重新塑造出来。

中国政府试图改造西藏和其他藏族地区,然而却似乎始终难以获得藏人的真心拥戴。六十年之后,北京继续在西藏采取强硬镇压政策。西藏是否能走出反抗、镇压和冲突的循环,恐怕并不乐观。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自由亚洲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