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贸易谈判生变 川普不急 中国二月出口插水减九成 地方诸侯GDP造假 统计官无奈

中国海关总署8日公布的2月贸易数据年减20.7% 顺差比上月剧减87.2%,显示经济情况严峻。金融学者贺江兵指,除了过节因素外,也与囤货效应几近消失有关。美国总统川普周五说,相信美国可以与北京达成贸易协议,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则表示,美方在对中给的谈判中占据经济优势,不急于达成协议。美智库报告指,中共的实际经济规模比官方数据显示的要低12%,地方大员GDP造假,中央统计局级别低无奈。

中国青岛的货柜码头

中国海关总署8日公布的2月贸易数据年减20.7%顺差比上月剧减87.2%,显示经济情况严峻。金融学者贺江兵指,除了过节因素外,也与囤货效应几近消失有关。美国总统川普周五说,相信美国可以与北京达成贸易协议,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则表示,美方在对中给的谈判中占据经济优势,不急于达成协议。美智库报告指,中共的实际经济规模比官方数据显示的要低12%,地方大员GDP造假,中央统计局级别低无奈。

中共海关星期五(2019年3月8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以美元计算,2月份的出口比去年同期大减20.7%,跌幅大大高于经济学家预测的4.8%。

2月贸易顺差为41.2亿美元,也远不如经济学家预测的263.8亿美元,较1月的391.6亿美元更大减87.2%。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则由1月的273亿美元下降到147.2亿美元。

出口大幅度下滑的消息导致中国股市大跌。星期五收盘时,上证指数暴跌4.4%,香港恒生指数和东京日经指数都下跌大约2%。

中国金融学者贺江兵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过年效应多少还是存在的,但它导致的进出口下滑不至于这么明显。他认为,最新数据反映的动向与美中贸易战脱不了干系。

“产业链可能已经转移了,因为(进口商)都知道美中贸易战中,美国要通过加征关税来制裁中国,他们都害怕(更高的关税),而以前(美中贸易)逆差小是因为大家都抢着囤货。”

贺江兵表示,中国近期出口冷淡与囤货效应几近消失有关。

“囤货效应消失后,对出口将会产生更加严重的影响。从去年七月到今年一月,(美国进口商)都在囤货,但他们不可能无限期囤货。当他们找到替代国以后,可能就会替换供应商。”

北京经济学者彭定鼎认为,不论首脑会晤是否成行,贸易战的结果早已成定局。

“美国不可能作让步,而中国的经济从改革开放以来就一直依赖于国际市场,尤其是美国市场。但美国又不肯让步,那么(贸易战的结果)就不言而喻了。”

中国经济增速放缓。

川普政府:有信心和北京达成协议;但不急于有协议

周五8日,美国总统唐纳德·川普说,他相信美国可以与北京达成贸易协议,但他认为无论美国是否能与中方达成协议,美国的发展都会很好。同日,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表示,美方在对中共的谈判中占据经济优势,不急于达成协议。

在被问及美中谈判问题时,川普说,他有信心,“但如果我们不为我们的国家取得很好的交易,我就不会达成协议”。

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告诉彭博社,“我们让他们受损”,库德洛说,现在两国“仍在通过电话和电话会议进行谈判。”

“近两周的谈判出现大幅度进展。这就是为什么总统对取得协议持乐观态度”,库德洛补充道。但他强调,他不想为美中谈判何时结束“挂上时间表”。

库德洛也提到了美中谈判的两种极端情况,“他(川普总统)非常认真,如果我们没有为美国取得好协议……那么我们就不会得到协议”。上周,你看到他(川普)离开了与朝鲜的’越南核谈判’”。

库德洛认为,美中谈判现在的关键点是北京当局需要认同双方的进展,谈判有进入四月的可能。

“它可能会进入四月……两周前我们在华盛顿达成很多协议……现在习主席的最高层领导和北京政治局必须被说服……这才是关键—时间地点都不重要—我们必须把关键问题解决,这符合美国的利益”,库德洛说。

“(谈判)非常顺利”,库德洛说,如果无法达到标准,美国将坚持使用制裁。

香港葵青集装箱码头

美智库报告指中国GDP数据注水经济放缓恐难止步

美国之音报道,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报告称,中国的实际经济规模比官方数据显示的要低12%左右。这加剧了外界的担忧,即中国经济放缓速度可能比政府承认的更为严重。报告作者说,中国国家统计局难以对地方官员虚报的数据做出调整。

这份周四发布的报告称,从2008年至2016年,中国经济增速每年被夸大约2个百分点。如果依照这一计算,这将意味着中国2018年实际GDP比官方公布的90万亿人民币低10.8万亿人民币。

布鲁金斯学会的这份报告进一步指出,地方统计局通常夸大了投资规模和工业产出,这一趋势在2008年经济危机后有所加快,但国家统计局的调整幅度没有同步变化。

报告的作者之一、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经济学家谢昌泰(Chang-Tai Hsieh)对美国之音说,北京的国家统计局难以对地方官员虚报的数据做出调整。

谢昌泰说:“真正的问题是,基础数据是由位高权重的地方官员收集的,而这些官员的级别高于国家统计局官员。”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