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毛颂蒋之信隐瞒七十年 肉麻谀词被毛选删去

“论新阶段”的原文中有一些在《毛选》中被删去,例如:“全民族的第二个任务,在于号召全国,全体一致诚心诚意的拥护蒋委员长,拥护国民政府”;“没有问题,统一战线以国共两党为基础,而两党中又以国民党为主干,我们承认这个事实。因此,我们是坚决拥护蒋委员长及其领导下之国民政府与国民党的,并号召全国一致拥护。”

1945年9月3日,重庆。胜利日欢庆晚宴上,蒋介石亲自向毛泽东敬酒,毛则高呼蒋介石万岁。

抗日初期毛有亲笔信给蒋,恭维奉承之至。但七十年来,对这封实证国共关系的信一直扭捏隐藏,足显中共对历史的虚伪态度,不惜以假史谎言长期行骗党内外。

今年第六期的《炎黄春秋》,有一篇“毛泽东给蒋介石的一封信”,记述一九三八年九月二十九日毛泽东给蒋介石的一封信,此信当时由周恩来亲自从延安带到武汉给蒋介石。上个世纪的五零年代台湾公布了部分内容,八零年代公布原函影印件。中国在一九八四年意识形态最活跃,出版《第二次国共合作》图册时,收录了这封信,但是后来意识形态再度收紧,一九九三年出版权威的《毛泽东年谱》时,只简略提及,学术界就完全没有评论。

其中原因应该是信件一开始就说:“恩来诸同志回延安称述先生之盛德,钦佩无余。先生领导全民族进行空前伟大的民族革命战争,凡在国人无不崇仰。十五个月之抗战,遇挫愈奋,再接再厉,虽顽寇尚未戢其凶锋,然胜利之始基,业已奠定;前途之光明,希望无穷。”

当时中共正在召开六届六中全会,毛泽东在信中说:“因武汉紧张,故欲恩来同志不待会议完毕,即行返汉,晋谒先生,商承一切,未尽之意,概托恩来面陈。”

毛选删去毛三八年“投降主义”言论

这样一封拍蒋介石马屁,摆出拳拳之意的信件,怎能让国人知晓,有损伟大领袖的形象?尤其毛泽东一再批判蒋介石“片面抗战”,只有共产党才是“全面抗战”。所以即使在台湾公布影印本后,中国当时的专家也不敢评论,也不知道该如何评论?毛泽东是说假话的伪君子,还是当时也与王明一样犯“右倾投降主义路线”的错误?

这里有必要提到当时召开的中共六届六中全会。这个会议召开于一九三八年九月二十九日至十一月六日。《毛泽东选集》第二卷的“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统一战线中的独立自主问题”与“战争和战略问题”,都是毛泽东在会上作的报告。文章的注释及其后所有的评论,都是说毛泽东在这个会议上批判了王明的投降主义路线。然而如果对照毛泽东给蒋介石的信件,毛泽东与王明又有什么不同?

其实毛泽东在六届六中全会的报告,当年叫做“论新阶段”,只是一九四九年出版《毛泽东选集》时,为了造神的需要,将报告割裂成几篇发表,趁机动手术删去了他的投降主义言论,而成完美的、一贯正确的“毛泽东思想”。

“论新阶段”的原文中有一些在《毛选》中被删去,例如:“全民族的第二个任务,在于号召全国,全体一致诚心诚意的拥护蒋委员长,拥护国民政府”;“没有问题,统一战线以国共两党为基础,而两党中又以国民党为主干,我们承认这个事实。因此,我们是坚决拥护蒋委员长及其领导下之国民政府与国民党的,并号召全国一致拥护。”“没有问题,统一战线中,独立性不能超过统一性,而是服从统一性,统一战线中的独立性,只是也只能是相对的东西。不这样做,就不算坚持统一战线,就要破坏团结对敌的总方针。”“在目前,配合主力军为停止敌之进攻而战,在将来,配合主力军为实行反攻而战。”

毛在重庆高喊蒋委员长万岁

一九五零年代我在中国人民大学读中共党史系的时候,主要参考书是中国人民大学与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的两套参考资料,并没有“论新阶段”这个讲话。但是人大发给我们用马粪纸订成的A4大的油印参考资料,有这篇文章,但是因为纸张印制非常低劣,所以我没有兴趣看,错失当时分辨真假毛泽东思想的机会。当然,当时也了解一些出版《毛泽东选集》时有的文章被动了手脚,但都是从善良的愿望,认为这是为了有利于宣传毛泽东思想的“革命需要”。也可见当时对共产党的痴迷程度。

说到党史的参考资料,后来中宣部也出版了一批党史资料,也是A4大,没有装订而散装迭在三个牛皮纸袋里,由于数量有限,无法每人买一套,所以我的班级只有党员才能买,为此当时我闹了一下“情绪”,结果党支部的宣传委员(调干生)把她的一套让给我。里面有一篇毛泽东关于开展独立自主游击战争的密电,与上述的“配合主力军”作战背道而驰。

这些资料在我离开中国时都不敢带出,如今都失去踪影。一九八零年代初期,中宣部这三袋资料有出版成册,它的公开出版让我有些吃惊,难道中国真的开放了?我是在湾仔一家与托派有关的一山书屋看到的,售价两千港币左右,超过我当时的月薪,我由于经济拮据而没有购买。后来一山书屋也结束营业了。

我在上党史课时,老师数落王明的右倾错误时,包括他称呼蒋介石是“蒋委员长”,甚至计算他的一篇讲话中有多少个“蒋委员长”;然而抗战胜利后毛泽东到重庆谈判,也曾对蒋介石高呼“蒋委员长万岁!”对王明的批判,还包括他的“一切经过统一战线”,没有坚持中共的领导权等。然而上述毛泽东的演讲中,不也说“以国民党为主干”、“独立性不能超过统一性”吗?那不是说独立性必须服从统一性?但是,我并不认为毛泽东犯了右倾错误。同样拥护蒋委员长领导抗战,王明是真心的,或者三心两意,毛泽东则完全是假意,旨在解除蒋介石的心防,并让蒋介石在发放军饷与武器弹药时不会犹豫,从而扩张自己的实力。

“论新阶段”沦为中共的统战谎言

这种不择手段的说谎,充斥在中华文化的各种阴谋诡计中,毛泽东是实践的佼佼者,他领导的共产党自然也是如此。因此,不论对香港的统战,对台湾的统战,即使是毛泽东死后进入“新的历史时期”,也就是“新阶段”的统战,无论是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还是当今的习近平,只要他们继承毛泽东的衣钵,那么他们的“论新阶段”,无论是“肝胆相照”,还是“互相监督”,也都是充满统战谎言。

这种删改或阉割历史的手段,中共至今仍然一脉相承,所以不像西方国家三十年左右公开当年档案,苏联解体后也公开当年档案,爆出不少中共的卖国面目。但是就如这个“论新阶段”,历史已经过去七十六年,官方还是羞羞答答,要靠敢言的媒体或个人冒着政治风险来披露与评论,所幸世界进入网络时代,中共难以一手遮天了。

至于香港,基本法的出笼还是二十四年前的事情,开始实行也才是十七年前的事情,中共就以一纸白皮书来篡改,胆子可真不小。其实就是一开始实行没有几年,就以“当初立基本法之原意”来释法。这样子的基本法,还有什么公信力可言?所以现在干脆以白皮书来代替基本法了。也难怪在英国人教养下的香港人与他们的子弟会如此愤怒,出来抗议。

蒋介石即使不相信中共那一套,也还是斗不过毛泽东的权谋。如果香港的民主派还相信中共的承诺,如果台湾的马英九也相信与中共签署的协议,那么香港人与台湾人的命运将比蒋介石更加不堪。蒋介石还可以偏安台湾终老,香港人、台湾人躲到哪里去?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开放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