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存照 > 正文

杨宁:人大代表举报出租车司机证明三件事

民间“骂共”并非个别现象。在中国大陆,中共丧失民心已然是公开的秘密,“共产党很坏”已是很多民众的共识。这个出租车司机的遭遇,只会让更多的出租车司机、更多的民众认清中共丑恶的嘴脸。

“两会”期间,一名未穿警服的人大代表乘出租车,车经公安部时,听司机大骂警察滥权,于是举报了司机。出租车公司被公司开除,被公安拘留十天。

近一段时间,中共“两会”正在北京召开。与往届相比,中共对代表们的控制更加厉害,不仅禁止开会时带进手机,禁止他们接受外媒采访等,而且一些代表驻地也被用铁丝网围了起来,代表们出入都受到限制,他们早晚的出行路段也一律被封。北京当局这样的举措,显然是对中共一直宣称“引以自豪”的“社会主义民主制度”莫大的讽刺。试问,连号称的“人民代表”连人民的面都不让见,又何谈得上民主呢?

话说回来,中国老百姓早就知道“人大代表”不代表人民。除了那些道貌岸然的各级官员代表们,说着动听的话,却干着戕害人民的事外,那些被中共相中的来自各界的代表们,又有多少曾为人民代言?

看看那个90岁的来自山西的“举手器”代表申纪兰,听听她在参加的14次的人大会上的“雷人雷语”:“我们是民主选举,我不跟选民交流”;“这个网,你谁想上就能上?还是要组织批准呢?”“我从来没投过反对票,但我也不是完全就都拥护,拥护就赞成,不拥护的就保留,我觉得这就是民主。”瞧瞧她那些奇葩的提案:建议取消电视遥控器,固定看中央一台;建议上网的中国人必须经过政审;建议取消“贪官”称呼,将贪官一律称为“混入党内的人民群众”……

难怪有民众表示::“申纪兰现象是这个体制的象征、是伟光正的特色、是人民代表的讽刺、是大陆这个时代的见证!是大陆人的耻辱!”而这样的代表并非少数,只是程度不一。与被中共斥之为“虚伪”的西方民主不同的是,没有一个人大代表需要挨家挨户敲门,一票一票地去争取;没有一个代表要接受人民的批评;他们所要做的就是如何赢得当局的认可。这样的代表,人民如何能指望他们伸张正义呢?更为可怕的是,在代表中还有性质极其恶劣的一种人。

最近听到这样一件事:大概是在去年或者前年“两会”期间,公安系统的一名未穿警服的人大代表乘出租车去某处。行车中与司机聊起了天。司机大概说了一些社会不公现象,尤其在途经公安部时,大骂警察滥权。这或许让这个人大代表很不爽,下车后,就将该名司机举报。随后,司机被出租车公司开除不说,而且还被拘留了十天。也许,在中共洗脑教育下这个公安人大代表并未意识到自己举报有何不妥,甚至内心还觉得自己是在“维护政权”,是在“消灭社会不稳定因素”。这是怎样的可悲!

公安人大代表举报出租车司机,向世人再次证明了四件事:

一、人大代表绝不是“人民的代表”,他们不过是为中共涂脂抹粉的工具。作为工具,他们与中共官员一样,必须秉承中共的旨意,必须说中共希望他们说的。不管他们是主动还是被动接受中共的洗脑,不管他们是自觉还是不自觉地服务于中共,他们都与人民无关。

二、所谓的体现了中国“社会主义民主制度”的“人民代表大会制”是虚伪的。

不久前,中共官媒新华社曾推出一个视频,讲的是一个美国人眼中的中国民主制度。当时就十分纳闷:这个美国人是出于什么原因心甘情愿为中共漂白呢?按照视频中的说法,每年三月“人大代表”齐聚北京,可以表达自己的意见,就体现了中国的民主。问题是,在中国,代表们表达的是人民的意见吗?如果在美国,议员们被要求与选民们隔开会发生什么事?

三、在中国,言论等自由依然是可望不可及的事情。尽管中共《宪法》中规定人民有言论、信仰、出版等自由,但自中共建政以来,中国人就不曾享有过上述权利。尤其近些年来,随着中共监控技术的发展,其对人民的监控超过了以往。而这个出租车司机不过是私下发表了个人的看法,却因为遇到了一个善恶不分的人大代表,生活发生了改变。这彰显的不仅是这个代表之恶,更是制度之恶。

四、民间“骂共”并非个别现象。在中国大陆,中共丧失民心已然是公开的秘密,“共产党很坏”已是很多民众的共识。这个出租车司机的遭遇,只会让更多的出租车司机、更多的民众认清中共丑恶的嘴脸。

走在末日狂奔之路上的中共,就这样通过一件件小事,为加速埋葬自己添砖加瓦。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