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马吉卫:难以平复的伤疤

————《反右运动55周年留言集》

在“大鸣大放”和“整风”、“反右”中,我没讲过一句话,却被戴上了“右派”帽子。我受到保留厂籍撤职降薪,工资由76元降至43元,开除团籍的处分。在工厂里,不像在机关学校和文艺界,贴大字报公开亮相批判。在这里,蔫里咕咚地就把一个人定为“右派”,连本人都不知怎回事,犯了什么天条,稀里糊涂被打入“另册”。别人更不知谁谁谁怎么怎么的了,跟着呼喊。真可谓“说你是你就是,不是也是”。

那年春天的“百花齐放”也好,“百家争鸣”也好,“阳谋”也好,“引蛇出洞”也好,那是在社会上,工厂里似乎安安静静,既没有人贴大字报,也没有人出来演讲。在工厂里没有谁给共产党提涉及政治方面的意见,都忙于工作,无暇顾此。

一些整人专家们弄出来的我的所谓“反动”言论,都不是在整风反右期间的事,而是以前平时在工作中和生活上无意中反映出来的,被整人专家们作了“零存整取”搜集起来作为“罪状”。那些整人的人本着上面的旨意,“没有新帐翻旧账”来行事。

在“大鸣大放”和“整风”、“反右”中,我没讲过一句话,却被戴上了“右派”帽子。我受到保留厂籍撤职降薪,工资由76元降至43元,开除团籍的处分。在工厂里,不像在机关学校和文艺界,贴大字报公开亮相批判。在这里,蔫里咕咚地就把一个人定为“右派”,连本人都不知怎回事,犯了什么天条,稀里糊涂被打入“另册”。别人更不知谁谁谁怎么怎么的了,跟着呼喊。真可谓“说你是你就是,不是也是”。每个人的命运都不掌握在自己手里。到1958年初,电石厂已经有9人被打成“右派”。至1959年2月又增加了2人,共11人。或许有人害怕一旦真实出现,会对始作俑者的“伟大”形象有损。但历史是无情的,回避真实者必然被历史嘲笑。丘吉尔有句名言:“你越是往后看,你越能向前进。”国家稳定了,就更应正面事实。决策者应有包容心,这会对社会稳定与和谐奠定更牢固的基础。

小传

回族,祖籍安徽怀宁,1934年8月25日出生地辽宁海城一个没落贫穷的读书人家。童年和少年时代是在日寇统治下度过的,1947年家乡“解放majiwei”,步入青年,1949年毕业考入沈阳工科高级职业学校化工专业。1952年1月22日入团,同年被选送到沈阳俄文专科学校(后合并为辽宁大学外语系)学习俄语。1955年2月22日分配到北京当时的重工业部化学工业管理局(1956年建化学工业部),以后被派到化工局所属的吉林市江北化工区电石厂任俄文技术翻译。

1957年12月末被定为“资产阶级右派分子”。1958年6月公布给予撤职降薪保留厂籍的处理。9月19日到电石厂装卸队当装卸工人进行劳动改造。10月5日被转到“右派分子”集中改造场所染料厂“运输排”集体改造。

1961年10月16日被宣布摘掉“右派分子”帽子。之后,回到原单位电石厂在生产车间当化工工人。文革期间,又被“加冕”为“苏修特嫌”,成为双加料的“反动分子”。1970年7月21日,全家被遣送到农村,在吉林省蛟河县白石山公社宏胜大队第一生产队落户。1972年4月28日被返送回城,仍在电石厂生产车间当化工工人。1979年3月错划“右派”得到改正,恢复原职、原薪,调到该厂技术情报室工作,后任该室负责人。1993年退休。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