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饮食文化 > 正文

别吃男朋友的醋了 换山西的试试吧!

你为什么这么爱吃醋啊!?

因为醋太好吃了啊!!

醋真的是太好吃了,不过这个醋必须是咱特定的‌‌“山西老陈醋‌‌”才行噢!作为地道的山西人,我真的觉得有义务去墙裂安利一番我们地道的老陈醋,它是调味品,但,也不只是调味品。

我这个山西人先来顾名思义的解释一下我们的‌‌“山西老陈醋‌‌”。

‌‌“山西‌‌”就是原产地,原料是山西土生土长的高粱豌豆等粮食和来自天龙山上的优良水脉,再加上俺们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一群朴实有干劲的山西劳动人民的心血,好梁好水好人造就了一坛坛好醋,这也是其他地方没有的独特条件,优秀!

‌‌“老‌‌”在哪呢?它有着3000多年的历史,早在《周礼》、《齐民要术》、《本草纲目》等古籍中就皆有过记载,堪称中国食醋的老祖宗,年纪够不够老?据统计全省早已有大小1000多家的醋企业,资历够老不?

‌‌“陈‌‌”的说头可就多了!陈是陈旧的陈,一坛醋要足足封酿最少一年,越久越好,能吃到最近的也只能是去年的‌‌“旧‌‌”醋啦。

陈是陈香的陈,口感酸醇、味烈、而且回味堪比白酒绵长。陈是推陈出新的陈,与镇江醋、保宁醋等不同,山西老陈醋是新醋陈酿代替醋醅陈酿,明洪武元年采用熏蒸法,清顺治年又创立‌‌“冬捞冰、夏伏晒‌‌”的工艺,一直发展到如今成熟成功的山西醋艺。

陈也是新陈代谢的陈,山西老陈醋具有独特的养生价值,它丰富的氨基酸、有机酸、维生素等既可以开胃助消化(胃酸多者慎食),杀菌抑菌,降胆固醇,还可以醒酒坏人缓解晕车,古代医学甚至说美容减肥的功效哦。相传女皇武则天有次腹胀气滞,不思饮食,御医们想尽办法未能奏效,有位御医因此还被砍了头,后来有一道士进献陈醋,武则天吃后胃口大开,龙体转安,从此以后,武则天御膳时总要放上一壶醋。此习惯传与民间,以开胃解酒,流传至今。

‌‌“醋‌‌”就是重点了,山西老陈醋享有‌‌“天下第一醋‌‌”的盛誉,四大名醋之首。其中之一的产地清徐县被称为‌‌“中国四大醋都之首‌‌”和‌‌“最酸的城市‌‌”,自2014年起,酸度为6度才能被称为正宗的老陈醋,无论是一小瓶醋还是一坛醋,只要开个口,不一会就闻得到刺鼻的酸味,乡间俗话‌‌“老远就闻到你醋坛子打翻了‌‌”陶侃的道出了它的酸。单单酸味不足称道,还兼具色、香、醇、浓的特点,才得以享誉中外。

山西的每户人家家里几乎都没断过醋,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很小的时候,家里需要醋,大人喊的不是‌‌“去买醋‌‌”,而是‌‌“去打醋‌‌”!

那时候每条街上都会有一间铺子,门面简单,甚至连招牌都没有,但人们很轻易就知道它是醋铺。醋铺营业时整扇门直接敞开着,醋香一阵阵的飘着,往里瞧没别的,全是落地的大醋缸,没错,是缸,不是瓶也不是罐,光高度大概就有60厘米,老式复古的赤褐色缸身又大又肥,上面的盖子包着红布打着结,把自带的盛器给到店家,他就会掀开盖子,拿起一把葫芦劈的木瓢子舀上几勺倒进去……

我简直太喜欢太怀念那时候‌‌“打醋‌‌”时那种古色古香的感觉了!

因为后来慢慢的,这样的醋铺逐渐就被淘汰了,大家更倾向于去超市选购,也许是人们觉得瓶装的更加干净卫生吧,而‌‌“打醋‌‌”这样的文化也就只存在于儿时记忆里了。

我们家都爱吃醋,夏季炎热,饭点时最好不过来份用陈醋凉拌的皮蛋做配菜,皮蛋没有陈醋就像花儿没有阳光,颜色再美也不足够展现她的艳丽。到了下午再去小吃摊买份加辣椒和醋的凉粉拌开来吃,满足得很。

当然它也是冬天的面条、饺子、包子的必备,建议:南方同学吃饺子试试看蘸陈醋和辣椒蒜末,绝对比米醋或白醋够味。

我妈妈最为夸张,每次吃米饭时都要浇上好几圈的醋拌着吃,就连我都常忍不住吐槽那个味道:太酸了!你怎么吃得下去啊?我妈就会狠狠地瞅我一眼,好像在说:你是不是山西人。哈哈,不怕你吃醋,就怕你‌‌“嗜醋成瘾‌‌”,比不得。

相比起来我对醋的喜爱就在可接受范围内了,如果说这范围不包括‌‌“嘴巴闲时会抿几小口醋喝‌‌”的话……

我是想说,我们的老陈醋喝起来真的比酒好喝许多,不信你尝尝去?记住重点:要小口的抿,不然就像白酒一样‌‌“辣‌‌”的hold不住,然后舌头抵在齿尖舔几下,再缓慢的咽下去,等等,在喉咙处略微的停几秒,这时候酸味就很烈了,你会忍不了想赶紧咽下去,接下来就是酸味和香味结合着回留在你的喉咙和舌尖上,不久消失后就想再来一口!

如果说酒的后劲是指神经上的话,那醋的后劲就是味觉上的演奏了。

陈醋的吃法也被聪慧的吃货人们研究了个遍,从小我就见过家中许多种醋做的食物。其中我最爱的是‌‌“腊八蒜‌‌”,腊月前后,家人就会洗几个干净的罐子,剥许多头大蒜掰开扔进去,再倒满醋封口,放个半拉月见蒜瓣变青就可以打开吃了。

就像南方的‌‌“糖蒜‌‌”一样,这样的蒜被醋泡过就没有原先辛辣,很好下口,还多了醋香,可谓下饭神器,单独啃两口解馋也是极好的。有时候泡久了会发出蒜苗,蒜苗切碎洒在泡面上也美味的很,最重要的是天然无添加,健康放心,将大蒜和醋的鲜味和杀菌效果结合到了极点。

自打离家远行后常常想念‌‌“腊八蒜‌‌”,现在越想越馋,嗯,改天一定自己动手做一回,刺激一下南方小伙伴们的味蕾!

我阿婆常常用醋泡小黑豆,黑豆烫过水,放餐具里倒醋搅拌开(也可生泡,但耗时久)。一到下午,她老人家就一边瞧着电视,一边拿出泡好的黑豆一勺一勺挖着吃,咯吱咯吱的贼香啦。以前我还问阿婆,这黑乎乎的吃啥呢?我阿婆说:黑乎乎好得很,我高血压光吃药不顶用,还能软化血管呢!(民用土方,请遵医嘱)

每次早饭有水煮蛋时,我们也会拿醋做蘸料,剥掉蛋皮,先咬一小口露出蛋黄,滴几滴醋进去,重点先是会闻到醋被熏热和与蛋黄交融的独特气味,再吃就是别样风味了,不过这种吃法有些人是拒绝的,但其实就像炸里脊裹椒盐粉一样,细细品味就会发现底蕴,我个人觉得,醋化在蛋里简直就是提味的仙子啊!

总之,在山西,或者是在北方,陈醋的吃法各家各户各有千秋,无论怎么吃,陈醋从不让人失望。以前陈醋都快要吃腻的我并无太大感觉,直到南下后发现餐桌上几乎见不到黑色的醋,而每次需要吃醋时只能用淡色的醋代替,放少了不够香,放多了又太酸,总有种不圆满的感觉。

虽说南方的也有独特悠久的醋文化并且深受当地人喜爱,但是陈醋在我心中的位置永远无可替代,甚至想说没有了解和吃过陈醋的人真的会是一种遗憾呀,我们的老陈醋就是食品界的宝藏,它是调味品,但也不只是调味品,我为它感到骄傲,衷心希望山西的醋文化和技艺可以永远的传承下去,也希望可以有越来越多的人去品鉴和宣扬!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宁成月 来源:深夜谈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饮食文化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