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千亿矿权案原告失踪 美媒:中共想抹去这个故事

陕西千亿矿权案的原告赵发琦为了维护自己合法取得的煤炭勘探权,与中共地方政府打了十几年的官司,在曝光最高法院卷宗失窃事件但案情发生离奇大反转后,他悄然消失了。(视频截图)

曾经被中国民营企业家们视为英雄的赵发琦失踪了。这位52岁的私企老板为了维护自己合法取得的煤炭勘探权,与中共地方政府打了十几年的官司,在曝光最高法院卷宗失窃事件但案情发生离奇大反转后,他悄然消失了。美国媒体称,这样的结局表明,中共把赵发琦这样的投资者视为麻烦,正竭力要抹去他的故事。

纽约时报》3月11日报导称,曾经引发中国社会广泛关注的陕西千亿矿权案的原告赵发琦现在失踪了。自从有关这起矿权案的卷宗在最高法院丢失的事件发生大反转后,赵发琦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他似乎已经躲了起来,或已被官方拘留。这个结局似乎表明,“就在中国共产党控制的立法机构在北京召开年度大会之际,当局似乎已做出决定,赵发琦这样的投资者意味着麻烦。”官方正试图“抹去他的故事”。

文章表示,赵发琦2003年与陕西迪地方政府签署了一份煤炭勘探权合同,合法取得了对一片矿山的煤炭勘探权。但后来地方政府无端撕毁了协议,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赵发琦在在法庭上和网络上进行了维权抗争。经过十几年的风风雨雨,他一度似乎胜利在望,还因此成为了中国民营企业家心目中的“民间英雄”。甚至他的一些支持者“把此案视为对国家主席和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是否会支持陷入困境的私营企业抵抗贪婪官员的一次考验”。

然而,现在的结局是一位支持过他案子的法官王林清被送上电视认罪;一名曾帮助揭露此案的前电视主持人崔永元也不再发声;赵发琦自己则被中共官媒描绘成了一个“诡计多端的阴谋家”。

文章写道,“赵发琦从自称为受害者变成被官方认定的恶棍的过程,就算在中国大陆也令人吃惊。在这里,共产党控制着法院,商人可能突然失去恩宠。赵发琦走下坡路的轨迹而且可能失踪,说明了企业家在与有权有势的中共官员较量中所面临的风险。”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就在赵发琦失踪前几周,他还在北京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中国企业家渴望用法治取代任性的权力。“你可不能讲一个人一天受到保护,第二天就没了。”

习近平去年11月曾经在北京与50多名政府挑选出来的工商界人士举行座谈会时表态,中央政府仍将致力于让私营企业的发展,他还承认,“当前一些民营经济遇到的困难是现实的,甚至相当严峻。”然后他强调说,“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是我们自己人。”对此,《纽时》的文章评论称,“这种保证现在对赵发琦来说可能没有多大意义了”。

赵发琦早年间是一名退伍军人,1991年他辞去了一家物资公司的工作后开始经商,先通过当建筑承包商发了财,后来用赚来的钱投资矿产。

自2005年陕西地方政府撕毁了与他签订的协议,试图强制夺走他已经合法取得的陕西省榆林市附近一片土地的煤炭勘探权,他为了维权而一路把官司打到了中共最高法院。几经周折后,最高法院2017年底作出了判决,赵发琦的合同有效。但陕西省的官员们对这项判决却拒不执行。

于是,赵发琦在得到了当初负责这起矿权案的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和原中国电视脱口秀主持人崔永元的支持,在网络上揭开了最高法院曾经丢失矿权案卷宗的黑幕,并把矛盾直接指向了现任最高法院院长周强。据指,当年矿权案的审判处于僵持阶段时,周强曾试图施压办案的法官,不让他做出对赵发琦有利的判决。

最高法院对卷宗丢失事件最初是一口否认,称那是“谣言”。但随后承认确有其事并宣布内部展开调查。随后,中共中央政法委牵头组织了一个专案组介入了对此案的调查。当时,赵发琦曾谨慎地抱有希望。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这可以说是往法治走的一个进步,但结果还是不清楚的。”

不料,中共官方最终公布的调查结果令外界大吃一惊:举报卷宗失窃的法官王林清被隔离调查一段时间后,在尚未正式启动法律程序的情况下就在中共官媒播出的电视节目中公开认罪,承认卷宗是自己偷走的,目的是对他心怀不满的最高法领导进行报复。

此后,支持王林清和赵发琦在网络上曝光卷宗失窃事件的崔永元也被消声;赵发琦本人则下落不明。

《纽约时报》称,中共最高法院、公安部和其他政府部门没有回答关于赵发琦是否被拘留的询问,记者也无法联系到他的家人。被赵发琦指控腐败的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则正在北京参加立法会议,似乎并未受这些指控的影响。

尽管如此,中国律师界对这个案件的离奇大转折仍然高度质疑,认为官方公布的调查结论存在很多漏洞,而且逻辑上完全站不住脚。他们质问,调查报告说王林清因为上级要求他加一个夜班,就报复上级,这可信吗?而且调查组也没有对王林清多次受到上级法官威胁的说法给出详细解释。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新唐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