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大陆 > 正文

美媒:中国大力开采页岩气 民众质疑其引发地震

四川高山镇一位女性穿行过她家农宅的大门,在附近的容县发生的三次地震中,大门被毁坏。

中国四川高山镇——2月24日天还没亮,四川省的这个小村子就遭遇了第一次地震。第二天又发生了两次。

四川本来就容易地震,2008年发生的重大地震夺走了近7万人的生命。但在高山镇受了惊吓的村民看来,最近这些地震的原因是人为的。

“钻井,”余正华说,同时正流着泪查看自己受损的家,地震发生五天后,她的家已被官方宣布为无法住人。

余正华所说的钻井指的是“水力压裂法”。这项技术已在美国带来了天然气和石油生产革命,也在中国导致了页岩气开采的激增,以及许多随之而来的、一直困扰着其他地方的争议。

在地震发生后的几小时里,数千居民聚集在容县政府大楼外,抗议在这个山峦起伏的河谷地带大范围开采页岩气。眼下这里正开满了金色的油菜花。

容县一处页岩气钻井平台。过去十年来,仅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一家就已在四川盆地投资280亿元用于页岩气的勘探

抗议人群与保安警卫隔着一道金属滑动大门相互推挤,直到官员宣布,他们已暂停了中国最大的石油天然气生产商“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简称“中国石油”)下属的一个区域分公司的页岩气作业后才散去。

与美国和其他国家一样,中国已经拥抱了页岩气革命,以期摆脱对进口能源的依赖。但公众的怒火在高山镇的意外爆发突显了即使在中国严格控制的政治体制下,国家也有必须解决的社会和环境挑战。

“四川是一个主要的地震多发区,所以显然地存在着风险,”新加坡国立大学能源研究所(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 Energy Studies Institute)地质学家菲利普·安德魯斯-斯皮德(Philip Andrews-Speed)说。他补充说,为了让住在附近的居民安心,政府应当进行一次彻底、透明的调查,查明这些地震发生的原因。

三次地震共造成2人死亡,13人受伤。据容县政府发布的通报,三个村子里有逾2万间房屋受损,9间房屋倒塌。近1400人被转移安置,其中一些搬到了亲戚家,还有一些临时住进了当局分发的470顶蓝色帐篷。

暂停作业的宣布目前仍有效,受地震影响地区的15个页岩气水力压裂平台已停止作业,等待四川省官员的调查结果,容县政府官员黄静说。

四川盆地是页岩气生产激增的一个主要地区,该地区其他地方的水力压裂作业未受影响。据国家通讯社新华社去年11月报道,过去十年来,仅中国石油一家就已在四川盆地的页岩气勘探开发上投入了280亿元。

中国石油拒绝对有关事宜置评。中国另一家在该省有开采作业的主要油气生产商中国石化也拒绝置评。

但中国石油的地区分公司网站上后来转载过一篇博客文章,表示容县暂停作业的做法没有必要。该博文称,与不开采给经济发展造成的损失相比,页岩气开采引发的地震活动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对许多该地区的居民来说,选择远不是这么清楚。

2月25日发生两天里的第二次地震时,吴拾荣正在洗澡。“这次是最吓人的,”他说,虽然从震级上看,四个半小时之后的第三次地震是最强烈的,据中国地震台网发布的信息,第三次地震的震级为4.9。

吴家房子的屋顶上出现了裂缝,后来被宣布为危房。他现在和亲家一起住在房外车道上支起的政府分发帐篷里。“不在这儿睡在哪儿睡啊?”他问道。

“我的房子才修12年,”余正华指着墙上的裂纹说,“现在就成这样了。”

余正华的房子看来受到的损失更严重。她的房子建在一个陡峭的山坡上,支撑山坡的挡土墙已经变形,看上去处于倒塌的边缘。她两层楼的房子是用儿子挣来的钱盖的,房子的灰泥砖墙上出现了深深的裂痕。她的儿子和儿媳和许多中国人一样离开了农村,在广西省南部的一个城里打工。

“我的房子才修12年,”她说,“现在就成这样了。”

当地政府已经承诺修复受损的房屋。政府还未承认地震与水力压裂法之间有任何联系。水力压裂法指的是用高压将化学物质和沙子注入到页岩层中,把岩石压碎,将天然气和石油释放出来。

“目前尚不能确定此次地震的发生与工业开采有关,”容县政府在其网站上写道。

在中国,与在其他国家一样,这种联系仍存在争议。

虽然这项技术的支持者声称,水力压裂与地震之间不存在直接的联系,但已有研究显示它们之间有联系。水力压裂以及相关活动增加了地下的压力,这可能导致现有断层的滑动。

然而,水力压裂法已极大地增加了地下可开采的自然资源,因此,对高度依赖能源进口的中国来说,这是一项极为诱人的技术。美国也曾高度依赖能源进口。

高山镇的农民在临时居住的帐篷附近洗菜。近1400人被转移安置。

据美国能源情报署(United States 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的数据,中国拥有全球最大的、可技术开采的页岩气储量。中国政府已为在未来几年里扩大开采制定了雄心勃勃的目标。

这样做有很多理由。除能源独立外,增加天然气的使用可以帮助中共履行其减少导致气候变化的碳排放的国际承诺。向天然气的过渡已经帮助减少了空气污染——至少在东北部地区,那里的政府已逐步停止使用煤炭为家庭供暖。

然而,中国渴望重复美国的水力压裂法开采热潮的做法遇到了重大障碍。中国的页岩矿藏往往比美国的要深——荣县的位于3.5公里的深度。这使得开采它们的成本更高。开采过程也需要大量的水,而有些地区缺少水。

也许最重要的是,中国的人口密度要高得多,许多最好的页岩矿床都位于人口密集的地区,包括人口超过8000万的四川省。自从2009年四川发现了页岩气储量以来,当地已经建设了数十个水力压裂平台,由于中国政府的专制性质,这些平台的建设几乎都没有听取公众的意见。

荣县的15个页岩气平台已有39口井开钻或已经投入生产。这些平台位于县城周围10公里的范围内,平台周围有围栏,里面到处都是卡车和设备。

运输建设所需的重型设备把通往平台的道路压得坑坑洼洼,下雨时,这些道路变得十分泥泞,几乎无法通行。长长的黑色管道跨越在曾经风景秀丽的山谷和梯田上。和其他地方的居民一样,荣县居民说,他们注意到,开采作业开始后,大小地震发生的次数有所增加。

最近的地震似乎点燃了长期以来一直在酝酿的不满情绪。

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首先发布了政府大楼外抗议活动的视频。当地居民也在微博上表达了不满。“你们究竟想从我们这里得到什么?”一位女士写道。“你们只是在死了人的时候才会认真对待这件事吗?”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纽约时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