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娱乐 > 港台娱乐 > 正文

从一夜爆红到被疯狂质疑 香港“最美搬运工”港版罗拉怎么样了?

2017年,一则网友随手上传的视频,让搬运工朱芊佩迅速走红。

视频里的她,背心搭热裤,徒手扛起一袋袋重达3、40斤的货物时,会露出硬朗的肌肉线条,很快,“港版罗拉”的名字霸占了各大媒体的头条。

采访、上节目、做代言,她的励志故事被疯狂传播的同时,随之而来的是不断的质疑声:

“长成这样干什么不好,非要做搬运工,炒作吧?”“上了电视后,她肯定就脱离那种生活了,这个社会努力没用,你得狡诈。“

即便如此,人们似乎仍在期待着,她能通过这次意外的爆红可以“抓住机会”,像杨超越们那样,逆风翻盘,改写底层人生。

今年初,朱芊佩参加了大陆一档相亲节目,成功牵手男嘉宾,让人们再一次注意到这个样貌姣好,长得像TVB明星的香港搬运工。

她看起来变了,换上仙气飘飘的长裙,精致的妆容,“女人”得差点没认出来。

谁能一眼就看出来~~

但看完她的短片后会发现,一夜爆红的她并没有按照大众设想的剧本发展。

她回到香港,回到那些隐藏在高楼大厦背后的大街小巷里,依旧每天早晨8点准时上工,在一天之内,将近十吨的货安全搬至三十几个不同的送货点。

网友们恨铁不成钢,也早有人建议她去做直播,知名度加上漂亮脸蛋,月入过万很简单。

可相比那些易碎的彩虹泡泡,朱芊佩觉得肩上沉甸甸的粮油,更让她感到踏实,而且运输是她热爱的事业,就算全世界都无法理解,她也会坚持。

自己选的路,她坚信自己会笑着走完。

朱芊佩也不是没干过别的。

她做过办公室文员,“不能用真心,带面具做人,很累。”

她做过保安,“虽然可以巡逻,但大半夜在一群大叔中间,怪怪的。”

后来她在报纸上看到一则招“跟车员”的招聘广告,这个几乎见不到女性的行业,让朱芊佩感兴趣极了。

从小别的女孩喜欢芭比娃娃,她喜欢堆积木,开车子,长大一点,爸爸常带她去看货柜码头,她总想自己跳上去开。

搬运工在大多数人眼里是无可奈何的选择,但在朱芊佩看来,不会说话的货物比人好打交道,搬东西的同时可以锻炼身体,而且跟着车跑,自由自在的,多好

但偏见不可避免。

去面试,老板看了一眼就让她走人,一个女孩子,能搬得动什么,别来添麻烦。

朱千佩不说话,

弯下腰,“蹭”得一下,

一只几十斤重的箱子,

稳稳地落在她窄窄的却厚实的肩膀上。

你看,我行的”。

老板傻眼,这个小姑娘,长得小只,力气挺大,那就留下来试试,不行就走人。

这一试,她整整“扛”了11年。

成名后,朱芊佩过往的生活细节被充分曝光。

最艰难的时候,她曾在货车里睡了半年。如今她领着一万八的月薪,也几乎也是刚够生活而已。工作10年,她依然没有存款。

面对未来,

她一步步朴实地计划着,

之后要考驾照,做卡车司机,再到主管。

她大方承认:我热爱这个行业。

职业不分贵贱,不分性别,

有梦想谁都了不起。

面对爱情,

她有自己清晰的标准,

“要像个男子汉,脚踏实地,别老想着赚快钱”

她不需要一个可以养她的男人,

因为自己可以养活自己。

在节目里,男嘉宾试探地问她“你会为了我放弃事业嘛”。

她小声却有力给出答案,“如果要换工作,那也是因为我自己,而不是为了任何人。”

生而为人,首先是人,才是女人,不是任何人的附属品,理应有着平凡而又一样的梦想,坚定地活成自己喜欢的模样。

爆红之后,朱芊佩的故事鼓舞了无数人,也产生了无数质疑声,但她对外界并不敏感,她很少上网搜自己的名字,手机里也没几个软件。

网友好奇她之后的生活,但除了路上要合影的人变多了,和从前没什么差别。

朱芊佩选择回到香港的街巷里,因为她始终清醒,知道自己要什么。

比起保持微笑,面对采访镜头,一遍遍重复自己看来并没有什么好歌颂的故事,她更喜欢搬货、推车、累到大汗淋漓的踏实感。

因为在那里,她用臂膀扛起过的一袋大米、一壶油,一次次擦拭着这个冷漠的城市对于女性的偏见,让她赢得平等和尊重。

在每一天每一趟送货的路上,货车巨大的挡风玻璃提供了一个极其好的视野,一帧帧香港扑面而来。

“像坐在驾驶舱里,自由自在,觉得这是我的香港,有这种感觉吗?”

“这不是我的香港,但我的面前,是我的路。”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丽 来源:人丑还穷的小子爱足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娱乐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