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社会观察 > 正文

局长老爸挪用2020万公款 帮银行工作的儿子冲业绩!

对银行员工来说,拉业务可能是工作中最苦恼的事,为了一笔业务攀关系是必不可少的。如果你的父亲就是本地的一位官员,你会用这层关系吗?

本文的主人公高某是中国光大银行武汉分行紫阳支行的一位客户经理,他的父亲高玉奇曾任武汉市青山区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为了帮儿子冲业绩,时任武汉市青山区建设局局长的高玉奇擅自动用2020万元基建资金购买高某所在银行代售理财产品,高某因此得到50万元销售费用。

高氏父子自以为踏上了一条秘密的理财之路、发财之路,根本没想到却是父子二人的毁灭之路。由于该理财产品持续亏损且跌破了净值0.7的警戒线,遭信托公司强制清仓,提前终止了信托计划,高氏父子不得不面临近700万元的亏损

拼业绩要多狠?要老爸挪用公款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了高氏父子案件。

事情要从2010年初说起,当时高玉奇从其子高某处了解到高某所在单位中国光大银行武汉分行紫阳支行在代售盈捷5期信托产品,如果成功购买,高某能获取资金运营方湖北盈捷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盈捷公司)给予的销售费用。

2010年2月2日,高玉奇个人决定并授意财务人员徐某等人,从武汉市青山区建设局基建账户向其下属二级单位武汉市挚诚工程项目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挚诚公司)转款1800万元,同时由挚诚公司出资220万元,以挚诚公司名义认购2000万元盈捷5期信托产品,并支付手续费20万元。2010年2月、3月,高某分二次收受盈捷公司给予的销售费用共计50万元。事后,高某将获得上述费用的情况告知了高玉奇。

2013年7月22日,因盈捷5期信托产品持续亏损,资金管理方中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强制清仓提前终止合同,并将余款1321.4万元返还挚诚公司,挚诚公司亏损698.6万元。

戏剧性的是,之前高某要父亲挪用公款帮其冲业绩时,曾对高玉奇表示,行里销售的基金收益很高,且对销售基金的客户经理有奖励。收益很高的体现有很多种,不知道盈捷5期算哪一种?不得不说,儿子给父亲选产品的眼光是最坑爹的地方。

上阵父子兵不是一次两次

为掩饰犯罪及归还亏损资金,高氏父子将目光投向了股市。

高玉奇、高某与盈捷公司负责人李某商议,个人共同出资400万元成立股票共管账户投入股市运作,计划利用炒股获利归还单位资金。2014年4月至2015年4月,李某分三次转账支付给挚诚公司共计680万元。至案发时,尚有18.6万元未归还。巧合的是,盈捷5期也是主要投资于股票二级市场的有价证券投资类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即高玉奇用于认购该产品的公款主要被用于投资股票二级市场以实现盈利。

2014年11月,湖北省委第二巡视组到武汉市青山区巡视时发现,青山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高玉奇在任青山区建设局局长时擅自动用基建资金购买理财产品,并造成巨额亏损。

2015年3月,武汉市纪委对高玉奇有关问题立案调查。经过两个多月紧张缜密的调查,高玉奇收受他人财物、贪污公款、设立小金库等严重违纪违法问题浮出水面。

判决文书显示,2008年至2009年,高玉奇在担任武汉市青山区建设局局长期间,接受湖北天和建设发展公司负责人张某的请托,为该公司承接青山区背街小巷综合整治工程、80万吨乙烯还建社区道路工程提供支持和帮助,于2008年5月、9月分两次共收受张某给予的人民币6万元。2009年夏天,张某为表示感谢,欲再次送给高玉奇人民币10万元,后被推脱。

大约一周后,张某采用迂回战术,前往高玉奇儿子高某所在单位中国光大银行武汉分行紫阳支行,将人民币10万元送给高某,高某予以收受后电话告知其父高玉奇。

此外,高氏父子竟然还将青山区建设局账外资金据为己有。

2009年3月,高玉奇指使青山区建设局财务负责人徐某将单位账外资金以徐某的名义存入银行。2011年初,高玉奇离任后,仍然控制徐某个人银行账户上的账外资金。高玉奇指使徐某取款两次后,又将存有账外资金的银行卡交给其子高某,后高某持卡在银行自动柜员机取款12.5万元据为己有。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最终高玉奇并未逃过法律的惩罚,因犯受贿罪、贪污罪、挪用公款罪,数罪并罚,执行有期徒刑十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五万元。武汉市人民检察院暂扣的涉案受贿赃款人民币31000元、价值105314元的黄金金条、面值人民币163000元的购物卡及VERTU牌手机一部由其依法予以没收,上缴国库。剩余赃款继续予以追缴。

与此同时,高某也因涉嫌共同受贿于2015年4月被检察机关立案批捕。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宁成月 来源:网络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社会观察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