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民意 > 正文

林子人:吃肉可以 但拒绝观看宰杀

3月4日,美食博主王刚发布了一个“红烧娃娃鱼”的教学视频。视频中他如往常一样从处理食材开始:抓起仍在摇头摆尾的娃娃鱼,用刀将它敲晕,划破它的肚子,扔到煮沸的锅里……然而这一本质上与杀鸡宰羊没有区别的动作在社交网络上引起了轩然大波,网友们对此感到难以忍受,纷纷表示:王刚对待动物机械化的冷血,完全没有对动物的敬畏之心。此外,他们也提出:整个产业链条没有问题吗?娃娃鱼这样的国家保护动物怎么能允许人工养殖而不是放生?有网友更是气愤填膺地表示:“王刚,你这是在杀菜!”

3月5日,王刚发布道歉视频,称“分享娃娃鱼做法存在失误,希望得到大家谅解”。他还说:“有热心的朋友指出来,娃娃鱼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烹饪或者食用野生娃娃鱼,确实是属于违法行为……我们的娃娃鱼是在菜市场买的,就是人工养殖的娃娃鱼,它在价格上面不是特别贵,大概在50块到130块钱(一斤),娃娃鱼在市场上还没有普遍,所以,我只是想把这个家常的做法……跟大家分享。”

根据全国水生野生动物保护分会王副秘书长在接受《北京青年报》采访时披露的消息,目前市场上的娃娃鱼基本上都是人工养殖,是合法可食用的,但抓捕和食用野生娃娃鱼是违法的。王刚在视频中标注了“视频中是人工养殖娃娃鱼”,也就是说在食材合法性上他无可指摘。

王刚是拥有187万微博粉丝的美食大V,西瓜视频签约作者,凭借硬核烧菜技巧和朴实接地气的拍摄风格于2017年在社交网络上迅速走红。公众号“下厨房”于2018年6月发布了一篇关于王刚的人物特写报道,还原了这个当时只有29岁的四川小伙的成名之路。15岁初中毕业后,王刚就进入了餐饮行业,从洗碗拖地择菜传菜开始一步步学起,积累经验。从18岁到25岁,他辗转了大大小小的餐厅,与各地厨师交流学习。2017年,短视频的风潮席卷中国,王刚出于好奇注册了“美食作家王刚”的头条号,于当年3月8日用哥哥的手机制作了一道家常菜“盘龙茄子”的视频上传网络。这道极为考验刀工的菜式让王刚一炮而红,上传10小时后,他拿到了20多万的推荐数,几百个互动。这一次触网体验让王刚下定决心深耕短视频领域。

“下厨房”报道指出,王刚走红的一个关键因素在于他明显区分于当时普遍流行的美食博主玩法,即选择柔美布景、精致餐具和清新音乐营造出温馨的视频氛围,王刚的视频习惯从挑选和处理食材开始,用不锈钢铁盆和塑料水瓢,再加上他略带口音的普通话配音,视频效果在“朴实至极”的同时对烹饪生手们也有很强的借鉴意义。让王刚真正大范围打响知名度的一道菜是“永州血鸭”,这个从杀鸭子放血开始的教学视频被网友们戏称为“硬核”风格的代表作。王刚在谈到为何要从杀鸭开始拍摄(教程)时表示,因为永州血鸭这道菜只有用新鲜的血才能做出正宗的风味。

当王刚只在小圈子里流行时,他与其他美食博主相较独树一帜的“朴实”让他成为网友心中的“一道清流”,但当他突破圈层,在更广的范围内为人所知时,他的风格就势必会面临更多人的审视和更多元化的解读。微博网友@纳博小烤麸就对王刚的“红烧娃娃鱼”视频表示难以接受,甚至认为这代表了农业文明的饥荒后遗症,是人们对生命价值缺乏尊重和思考的结果。

公众号“刺猬公社”认为,王刚以及有着类似崛起路径的底层网红实际上在获得不同圈层用户时都会遇到瓶颈,其中一个瓶颈是商业化,另一个瓶颈就是不同圈层对意义的不同阐释。对于王刚来说,商业化不是他的瓶颈,“同一行为在不同圈层中遇到的应激性反抗”才是。使用人工养殖的娃娃鱼作为食材这件事本身并不是违法行为,在不少饭店餐厅里红烧娃娃鱼也是一道招牌菜,但当王刚式的美食制作视频突破圈层被更多人看到时,原本正常的美食制作方式就会被放到新的话语体系中进行再批判。

与此同时,娃娃鱼的特殊形态也击中了人们在面对“杀生”问题时的永恒争论。娃娃鱼有手有腿,有类似小孩哭声的叫声,这让很多人在直面处理娃娃鱼的过程时觉得“残忍”。正如微博大V衣锦夜行的燕公子所说:“我觉得王刚的问题不在于对食物的尊重不尊重,也不是娃娃鱼是野生还是养殖。而是现场屠宰这种让人看了心里不适应的东西,应不应该直接呈现在视频里。如果端上来是处理好的鱼块直接下锅,可能观众反应就不会那么大了。”

“刺猬公社”指出,同样在2018年崛起的另外两位农村网红“华农兄弟”在面对这个问题时就“机智”得多:他们一直没有把宰杀竹鼠的画面放到视频里,“这个保密,这个太残忍了,不告诉你们”。通过这种方式,他们维持住了一个搞笑、神秘、诙谐的反差萌人设,虽然他们的视频只呈现了关于竹鼠生存状态的部分真相。

然而我们值得注意的是,人类在面对“杀生”问题时态度暧昧并不能回避我们占据食肉动物链条顶端的事实。公众号“日刻”一篇题为《美食作家王刚被黑:吃肉但拒绝观看宰杀,现代人好虚伪》的文章指出,从人类学角度,自狩猎时代起,人类通过猎杀并分享动物来彰显战斗力、人类支配性和族群认同。随着现代社会伦理的发展,人类开始注意动物的权利保护问题,但这并不能消除现代人的食肉本能,于是肉食者们转向探讨如何在养殖、屠宰中减轻动物的痛苦。全球各地都有不少屠宰福利的条例,然而,为了满足人类的食肉欲望,屠宰终归是无可避免的,对王刚“屠宰过程机械化、缺乏敬畏心”的指责并无道理,毕竟他的本职工作就是站在食材处理第一线的厨师,且他娴熟的屠宰技术很大程度上比普通人更能减轻动物的痛苦。

文章揭示了那位批评王刚“机械式的冷血”的微博网友自己也曾在知名西餐厅吃过在食材处理上异常残忍的鹅肝,且说过“世界上最美妙的声音应包括出刃划过鱼骨”的话语,文章犀利指出,批判者以为自己足够善良,能够感知动物的痛苦,实则是故意把超市里包装好的食材和屠宰场区隔开来,选择性地参与前者,展示一种现代城市文明才有的“优越感”。然而这种希望将屠宰过程隐藏起来的行为,本质上来说和住酒店时不希望看见清洁人员、点外卖时不想和外卖小哥礼貌接触是同一种心理,即片面地强调现代生活的美好舒适,选择性地忽视为这种舒适生活提供服务的人与事。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思想界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