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大地震中“该死的”与“不该死的”人

汶川地震的纪念钟(VCG/VCG via )

国人都知道,汶川,玉树地震死了很多人,其中许多是年轻的学生。我想知道,这些死去的人,都是“该死的”吗?抑或都是“不该死”的?我收集了一些博友的文章,分正反两方。正方的论点是,这些死掉的人,都是“该死的”,反方的论点是:这些人都是不该死掉的。

下面正方开始陈述:冥冥之中到底有没有定数,我不说大的天象变化,只说说咱们普通人,如果说有定数,那是由自己过去做出的事来决定的,没有定数,那是自己后来做出的事改变了命运。不论好坏,都是如此。

清代古籍《夜谭随录》记载,在雍正庚戌(西元1730年)年的八月十八日,也就是北京发生地震的前一天。有一个新疆人,抱着一个三、四岁模样的小孩进茶店,刚走到门口,小孩就抱住大人的脖子,哭着不肯进去。大人奇怪地想:“难道是怕这店里人多吗?”便又抱着他到其它店,一到店门口还没进去,小孩又惊恐地哭了,换了好多地方都这样。这个人觉的很奇怪,对孩子说:“平常你不是很喜欢进茶店吃糖果吗,今天怎么这样啦?”孩子说:“我看见今天各家店里卖茶的人和吃茶的人,脖子上都带着铁枷锁,心里害怕,所以不想进去。还有,今天街上来来往往走的人,怎么很多都带着枷锁呀?”后来路上碰到一个老相识,那新疆人就把这怪事告诉了他。老相识听后,大笑说孩子的话怎么能当真?聊了一气那人便走了。小孩看着他的背影笑道:“他身上也带着枷锁,还笑人呀!”回到家里,小孩惊奇地发现俩个堂兄身上都带有枷锁。第二天上午九点,北京忽然狂风暴雨大起,接着就发生了强烈地震,方圆百里之内震感明显,房屋倒塌无数,就连皇宫、圆明园也均有损坏,太和殿的一角也残缺了。凡是小孩不肯进的店,都遭毁坏,竟无一幸免。小孩的俩个堂兄也被压在墙下面死去了;前日那个路遇的老相识,也被倒塌的房屋压死了。灾过之后,听到此故事的人才相信,在另外空间带着枷锁的人,是定了要取命的。这就说明,该死的人是一定会死去的。

反方陈述:地震突如其来,玉树几近废墟。在夺去2000余条生命的青海玉树大地震中,位于巴塘草原废墟的玉树县第一民族中学创造了一个奇迹:5名老师和880多名学生全部生还。

校园“零死亡”的奇迹是如何发生的?学校的师生们“4・14”当天经历了怎样的生死考验?

天未亮,老师叫醒了所有学生

4月14日清晨5点40分,一阵轻轻的晃动把值班副校长严力多德从梦中摇醒。

“不好,可能是地震!”严力多德微微一颤,两年前汶川的悲惨场面在他的脑海里闪过。“会不会还有大震?当务之急赶紧转移学生。”想到这,他立马翻身起床。

玉树4月的清晨乍暖还寒。简单披上件外套,严力多德冲出宿舍,和其他4位也被惊醒的老师不约而同地在教学楼前会合。

“安全起见,马上挨个叫学生起床。”严力多德的意见得到大伙一致响应。

此时,初三(六)班18岁的孤儿德嘎扎西还沉浸在甜美的睡梦中,压根儿没有感觉到那次轻微晃动。

“咣咣”,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和老师的叫喊声将他惊醒。他瞄了眼表,还不到六点,心里顿觉奇怪——学校规定每天六点半集合在操场跑操,今天怎么早了?

孩子毕竟是孩子,不少人还想赖床,不情愿地嘟囔着。老师们连吼带拽,把睁不开眼睛,还迷糊着的学生从床上硬生生地拽了下来。

学校880多名学生,550多名走读,330多名住校。老师们嗓子喊哑了,把住校生全部叫起来时,每人累得满头大汗。

生活老师多吉才仁不放心,检查了两遍,生怕有一个孩子漏叫。50岁的多吉才仁是退役军人,1982年建校起就服务这所学校。退休后舍不得离开同学们,被返聘为生活老师。多吉才仁手部残疾,但他行动特别快,一个人叫醒了100多个学生。

学生们集结在操场上,老师们挨个点名。直到确认住校生一个不少时,他们悬着的心才落下。

强震来袭,带领学生紧急转移

为了让躁动的学生安下心来,老师让孩子们一律在操场上读书。

学生们回去取了书,席地而坐。不一会儿,琅琅书声在这个特别的清晨响起。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离上课的时间越来越近。

走读学生陆续来到了学校,他们也被禁止进入教室。到了7点半,三栋教学楼和四排宿舍之间的空地上,黑压压地坐满了学生。

只有初三年级一些特别勤奋的学生因备战中考,在教室里温课。

7点49分,突然一阵地动山摇,四排与学校同龄的平房宿舍楼顷刻坍塌,一栋建于上世纪80年代的教学楼塌了一半,另两栋2000年后建的教学楼建筑状况略好,但也成为危房。

操场上的学生们被突如其来的灾难吓蒙了,哭喊声响成一片。一个女生吓坏了,看宿舍全塌了,拼命往教学楼里跑。幸好被布桑老师看到,一个箭步追过去,一把把她拉回来。霎时间,教学楼外墙的墙砖直落下来。最近的一块大石头离女孩的后脚跟只有10厘米。

倘若每个学校的老师,都能像玉树县第一民族中学的老师一样负责任,不都能避免死亡了吗?所以这些人都是不该死的。

正方陈述:这是人为的因素,避免了灾难的发生。而实际上是不可能每个学校的老师都能够做得这么好的。所以,该死的还是会死掉的。死掉的也都是“该死的”。

反方陈述:人为的因素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下面请大家看看这篇文章:

“刘汉小学”地震无一死亡奇迹的真相——良心

奇迹属于北川邓家刘汉小学,483名学生一个都没有少。十年前,是谁修了这所不会倒塌的希望小学?修建过程中有什么不为人所知的真相?

真正的核心,因为,如果那天邓家小学像北川一中那样在几秒钟内就被震垮,后来的成为传说的长途翻越也就不存在,那天一个学生都没有死,甚至没有什么重伤。我了解到,那座十年来正式名字叫“刘汉希望小学”的教学楼不仅楼没有垮,奇迹是,连教学楼正面那块长十几米、高三层楼的玻璃幕墙一小块都没有碎,与在这场大地震无数学校像多米诺一样倒塌,动辄压死几百名学生相比,这是一个建筑的奇迹!我很好奇,这是谁修的房子?

于是我知道一个叫“汉龙集团”的公司,它是在十年前出资捐赠邓家小学的企业,老板叫“刘汉”,总经理叫“孙晓东”,经办监理学校修建工程的人是当时的集团办公室主任,学校里很多人在谈及这场幸运的逃生时,都在感谢这位监工的“办公室主任”。昨晚我找到这位办公室主任,他讲了一些故事,但坚决不让我透露他的姓名,也不要表扬他,因为他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因此下面我只能用X先生来代指为什么“刘汉希望小学”在这次大地震中成为唯一没有压死学生的学校?或者说奇迹最开始的一步是什么,我得知以下内情:

一、十年前,刘汉和孙晓东对下属X先生说,“亏什么不能亏教育,这次你一定要把好质量关,要是楼修不好出事了,你就从公司里走人吧”。

二、十年前一天,监理工程的X发现施工公司的水泥有问题,含泥土太多,因为X曾经是生产水泥的一家公司的副老总,经他手灌注的水泥至少有五十万吨,是绝对的行家。所以他发火了,要求施工公司老总必须把沙子里的泥冲干净,他还说,不能用扁平的石子,从建筑专业而言,扁平石子混在水泥灌注过程中无异灾难,水泥结实度大打折扣。他对施工队大发雷霆,愣让他们把沙子里的泥冲干净,把扁平石头全部拣走。

三、一次会议中,他在追问工期拖延时,发现施工公司负责人眼神不对,才得知原来是有关方面的款项没有及时到位。按捐赠原则,企业捐款必须先到当地有关部门,再由有关部门把企业的钱下发到具体施工公司中去,但施工公司并没有从有关部门及时拿到钱(具体人们想必都能猜到,这可是中国式惯例),于是X先生又发火了,穷追不舍,终于让款项到位。

四、在奠基仪式前,由于某个原因工期又得拖延,X又发火了,他找到有关部门,据理力争,9月19日,学校终于平出一块崭新漂亮的操场,他说看到那块操场铺平后很开心,而那块操场,就是十年后483名学生逃生的地方。

那段时间人们总能两种声音,一种是施工机器的声音,一种是X在吵架在发火在追款项的声音。肖晓川告诉我:“多亏了他当监工啊,这钱其实是他吵出来的”。当我向X先生核对这个事实时,他要求我一定要在“吵架”上加上引号,否则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他说,你晓得的,我不能说得太多。

我想我已没必要说得太多,一个深知捐赠中国希望小学潜规则的人士说,虽然学生们全部逃生是个奇迹,但汉龙集团的X先生能够通过“吵架”把钱“吵”到正规用途上更是个奇迹。在往常,吵架根本没用,钱还是不能够及时到位……(为什么这次学校倒塌这么多,这里恕我暂时不能直言,但稍有常识的人想必也知道)

由于X先生反复叮嘱我不能写他的名字,所以我们在邓家“汉龙希望小学全部成功逃生”的故事后,就只能记住以下名字:刘汉、孙晓东、肖晓川、史少先、陈世荣,罗中会,母贤莹,沈长树,赵义辉,母广兰,吴明艳。

刚才,X先生给我发来一则短信,未经他同意,我就刊发在我博上,目的是让有的人有的部门看看,也提醒以后有人想修希望小学的人看看:

打扰您了,可以负责的告诉你,集团在绵阳五所希望小学建设均由我亲手经办,而此次大地震未能撼动一幢,五所学校巍然屹立!师生未损毫发!请你来绵阳做客!

这次邓家刘汉小学无一人死亡成为一个奇迹,让我明白一个道理:所谓奇迹——就是你修房子时,能在十年前,想到十年后的事情,而且最主要的是良心工程!

正方陈述:不该死的,老天爷是一个也不会收的,那些该死的一个也不能留,看看下面这篇文章就知道了。

地震时,烂钟救了几百学生

2008年5・12大地震时,都江堰白果小学全部教室,轰然垮塌,却无一学生死亡。为什么?原来是打铃的老头,以收发室的电子钟为准打铃,不敢擅自改变。这只破旧的钟,已经用了20多年,近一段时问,老是乱走,时快时慢,修了几次,也没有彻底根治毛病。2008年5・12那天,本来该在北京时间14:20分打预备铃,让学生进教室的。可是,这只破钟才指着14:11分。7分多钟以后,北京时间14:28分多,地震暴发。这只破钟才指着14:19分,学生们都还在操场上玩耍。这只慢了9分钟的破钟,救了几百学生的命,是比抗震救灾英雄还英雄一百倍的英雄。事后,几百个学生家长,都向着这只砸烂了的、指针指着14:11分的破钟跪拜叩头、烧香祷祝。那些当年修建该小学的当事人,本来准备外逃躲避家长问罪,后来听说因破钟慢了9分钟而没死学生,都如释重负,都从心底里感谢这只慢了9分钟的破钟。

反方陈述:人是万物之灵,上帝既然造了人,就会爱护,保护人类。怎么会让人类如此惨烈的死。看看下面这篇文章:

灾难中生存的奇迹

不论发生什么样的灾难似乎总会有幸运者,劫后余生难道只是一个偶然的问题吗?

应该说生有生的奇迹,死有死的原因。

导致几十万人丧生的印尼大海啸近年来一直是世界人民心中的一个噩梦,即使这样大的灾难仍有很多的幸运者由于各种原因生存了下来,尤其令人惊奇的是在灾后调查中居然没有发现动物的尸体。通过对地震、海啸、龙卷风等众多灾难的调查发现在灾难发生前动物都有预感,于是动物的无理由集体大转移就成为很多人预报灾难的一种手段。

不会说话的低等动物为何有比人类都发达的预感能力呢?其实认为动物不会说话、没有思维和智慧的观点是因为人们还不了解动物,更不愿承认这种事情罢了,承认了动物有思维和智慧等于间接的承认了鬼神的存在,因为很多动物是可以看见鬼神的。

其实有很多人就有与动物沟通的能力,记得在前些日子的报道中美国的一个小孩就有与动物沟通的本领,另外我国古籍中也常常能找到这方面的记录。

史书记载:在南北朝时期,南朝之一的梁朝有个叫沈僧昭(又作沈僧照,别名法朗)的人能与动物沟通。由于动物能够提前察觉到人们尚未感知的东西,所以他能预测吉凶。

他在梁朝出任会稽山阴县令时,有一次跟随镇守会稽的武陵王萧纪一起去打猎。武陵王见沈僧昭在半路上掉头往回走便问其原因,沈僧昭回答道:边境上将要不太平要赶回去做好准备。作为长官的武陵王竟不知此事而一个小县令如何得知的呢?沈僧昭解释道:我刚才听南山的老虎在吼叫时传播的这个消息。果然过不久,就有军使快马加鞭送来了紧急军情内容和沈僧昭说的一样。还有一次,武陵王萧纪在池亭边设宴款待宾客时感到青蛙鸣叫刺耳颇为厌恶,沈僧昭见此就对池中青蛙斥责了起来,青蛙顿时不再鸣叫。宴会完毕后,沈僧昭又来到池边对青蛙说:现在尔等可以自由鸣叫了,顿时青蛙又开始叫了。这些事情使得大家都对他与动物沟通的本领非常惊奇。

另外史书也记载了孔子有个名叫公冶长的弟子是一个能懂鸟语的人。

那么为什么动物具备了比人更加发达的预感能力呢?其实,不是人没有这种预感能力,很多修道人或者和尚都知道这种预感能力是人们的先天本能,就如同动物具备这种本能是一样的,只是因为人们多少年以来越来越注重和依赖现实中科技的东西,人的这种本能就越来越退化了。

最明显的例子是非洲那些土著人,我记得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有一位英国人曾经着书说他与非洲的一个土著民族生活了一段时间,发现这些土著人都具备对即将发生事情的预知能力和思维传感能力。他在一个例子中说:一次给他带路的向导伤了腿无法继续行走,于是向导用思维传感通知了族人,很快这些没有任何先进设备的土著人竟然准确地在一片荒地中找到了他们并为向导带来了治疗他腿伤的草药。

那么这些土著人为什么会具备我们这些所谓文明人所不具备的东西呢?那位英国人特意进行了深度挖掘才明白,这些土著人其他生理特点与我们没有什么不同,不同之处在于他们的思想很单纯、很干净,绝没有欺负他人、占别人便宜的想法,也没有对财产的占有欲望。因为他们是一个集体,相互团结的更紧密了才会收获更多的猎物。他们的族长也是道德最高、最让人信服的人,因为道德越高的人他的这方面先天能力也是最强的人。

我就一直在想:如果人们都变得心灵再善良一点,思想再单纯、干净一点,对物质的占有欲望再少一点,是不是有可能会一点点的回归本性,就会远离那些令人恐怖的灾难了呢?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作者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