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上海最黑!”数百“阜兴系”私募投资者维权 遭警方殴打

3月13日上午,数百名来自“阜兴系”多个私募平台的投资者联合到上海信访办维权,遭到警方暴力对待,很多人被打。有投资人气愤表示,上海官场最黑,腐败最厉害。

“阜兴系”私募基金受害人到上海信访办维权遭警方殴打。(大纪元合成图)

3月13日上午,数百名来自“阜兴系”多个私募平台的投资者联合到上海信访办维权,遭到警方暴力对待,很多人被打。有投资人气愤表示,上海官场最黑,腐败最厉害。

据知情难友向大纪元记者介绍,13日早上9点多,大约有六七百名来自上海及周边地区“阜兴系”多个私募平台的人,开始陆续聚集在上海信访办上访、投诉,要求政府处理。

“但是没有人接待,(公安)将我们关在一个大厅里,连厕所也没有。我们要想出去上厕所,他们堵在门那里,都不让。有个女士上厕所,警方两人陪去,还把她再押送回来。这哪有一点人道啊!”

投资人在大厅内高呼口号表达诉求,指控“上海政府不作为”等等。

“上海政府不仅不作为,还打人。很多投资人都是老人、妇女,警察打伤了我们很多人,甚至几个人围殴一个人。有些人被打得躺在地上了,有人还被打出血。”

知情者说,“上海警方这么做的用意是想起到恐吓作用,将他们打得下次就不敢再上访了。”

下午2点多,他们被大巴士全部拉到上海郊区嘉定县的一个仓库,一直折腾到晚上8点,所有的人才离开那里。

也有浙江来的投资人告诉大纪元,“去年8月份出逃的私募基金实际控制人朱一栋被抓回来了,官方一直说在调查中,从出事到现在已经9个月了,也没有消息。”

据公开资料显示,阜兴系有四家私募基金出问题,实际控制人朱一栋6月25日被曝光出逃,光“意隆财富”就有百亿资金下落不明,涉及人数将近一万人。当时在私募界犹如炸开一颗巨雷。

该浙江投资人介绍,“这次出事,对每个人家庭的打击都非常大,几乎倾家荡产了。意隆财富启动都要一百万,我投资了三百万,有的投资上千万的。”

他强调:“这是最大的案子,此前没有出现这么严重的问题。朱一栋被抓回来之后,上海到现在私募基金问题也不立案,他们之间有利益往来。只是对他操纵股价问题进行立案。”

朱一栋还没出事之前,去年1月初,阜兴集团被央视曝操纵大连电瓷股价非法获利。对方强调,“(央视)报导之后,证监会还批了他几十只私募基金,又募集了一百多亿。这匪夷所思、不可想象,背后一定有保护伞。”

他还介绍,此前他们去了浙江省政府多个部门,包括信访办、金侦部门、证监会等,也到过北京、上海多次上访,但官方一直忽悠,没任何结果。

他认为,“所有的地方上海最黑,腐败最厉害,如果上海政府作为的话,就不会出现这么严重的问题。”

据阜兴集团官网显示,集团旗下涉足商业地产、资产管理、金融、稀有金属、贸易等,拥有近百家子公司和分公司,以及上千名员工。截至2017年底,集团资产管理总额超过350亿元。

“阜兴系”控制着意隆财富、西尚投资、郁泰投资和易财行等4家私募公司,运作着多达上百只私募基金,光是意隆财富一家就有21只,这些私募基金都在监管机构有备案,有所谓正规私募牌照。朱一栋在去年6月26日起失联后,整个资金黑洞估计超过300亿元。

大陆私募基金迅速冒起,因其不透明的资金运作特点,被视为中共太子党洗钱、炒作获利、以及转移资金的重要管道。而根据私募排排网的数据,整个2018年,8成私募出现亏损,日子非常难熬。#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