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网闻 > 正文

包工头致信高院院长:录这些音频视频也是他教我的...

——一个包工头给海南高院副院长的信

按:这是万州一个只有初中学历的包工头写给海南高院副院长(法学博士)的一封长信,信中的悲愤、无奈读来令人感慨。而在寄出这封信两个月后,他因为敲诈勒索海南高院副院长的老公(法学博士、海南省政协常委)被抓起来,现在面临十年以上的刑期。信的内容很长,但是读下来,会有收获。想要回辛辛苦苦工作四年而在结算中被克扣掉的劳务费,却面临十年以上的徒刑,任谁也觉得委屈吧。

张院长:

您好,我是以前给您们修屯昌华君大酒店的小易。

您是党的高级领导干部,总会心存公平公正之心,与那些利欲熏心的人有着本质的不同,我非常相信您,也一直都很尊敬您。

如今我是妻离子散,走投无路了,希望您看完之后能主持公道。

一直以来我都过着对于我来说还算幸福的小康日子,手里也曾有过两百来万的积蓄。

但是一个人的幸与不幸或许因为一件事就改变了。

我有幸和晏总一起在万州希尔顿酒店结识了刘总(您爱人刘远生),那时晏总和刘总的关系应是在蜜月期,一直兄弟相称。当时刘总要晏总去海南给他建华君酒店以及水云天四期,晏总就说让我过去全面组织。没过几天刘总就邀请晏总和我一起到海南屯昌去看了一下,还带我们参观了您们家文昌那个两千多亩的高尔夫球场。给我们详细地描绘了他宏伟的商业蓝图。许诺我们做完了屯昌华君大酒店和水云天四期,再过两年等文昌的跨海大桥竣工了高尔夫球场价值就翻了好多倍,再开发球场面向全球的高端别墅,私人会所,游艇码头,顶级酒店,到时有我们干不完的活。我们几个当时真的被震憾到了,就凭这高尔夫球场在全国都算稀有啊,刘总每年能拿几百万来维护这个闲置的球场当然以后价值不菲。我也为自己将来能够参与到这些建设当中倍感幸运,热血澎湃,觉得刘总就是我生命中的贵人,旋即我就留在了海南,拿着刘总给的华君酒店的电子版图纸在海口周边的几个市县了解建筑劳务市场的价格行情等。了解到当时一般的高层建筑劳务大清包都是四百五十元以上每平米。鉴于华君大酒店结构太复杂,基础又太多,非常耗材料,人工费也高得多,租赁费用和其他费用都比 大陆贵太多。好几个做劳务的包工头至少都要每平米五百五十元左右,有两个甚至说要差不多每平米六百元才有赚头,我也把信息反馈给了晏总。

几天后刘磊给晏总打电话,说包含30元水电在内每平米四百六十元,晏总立即就回绝了说做不了,就放弃了。后来刘总对晏总说还是希望他做,哪怕比市场高二三十元都可以,总之一句话不会让我们亏钱嘛,反正一般做酒店都赚不了什么钱,以后水云天四期肯定能够赚钱,就这样两个兄弟般情义的老大基本上就各自觉得有数了,随后就来到海口和刘磊签订了合同,厚厚的一本合同我们也是第一次见到,晏总随手翻了两页就签了我还提醒他把合同看完,他笑着说给刘总做事还让你亏啊,刘总这样身份的人你一辈子都很难遇到,不相信他信谁?

后来在刘磊的催促下2014年3月底我们带着技术人员和工人到了工地。当时除了项目部,连工棚都没有,大家都暂时挤在项目部里。工棚搭好后由于项目部没有解决好水和电的问题,工棚没水没电,大家初来海南也不适应屯昌的闷热,而且蚊子特别多,一咬就是一个包。一天刘磊来到项目部,看到自己没地方休息,就对工人破口大骂,让他们滚到工棚去住。当时就连脾气最好的水电技术员都忍不住和他吵了起来说:“现在都还不是我们正式进场的时候,现在全是给你们甲方做的,没在合同之内,还不把我们当人看,连吃顿饭都是吃项目部剩下的,你是人我们就不是人啊?”我正好在外面买东西,刘磊就打电话给我说:“你他妈哪个逼的你们下去工棚住了要死人啊?”我一听也想冒火,但还是忍住了,就说你是给你们幺姨爹刘总干大事的,不要生气,我回来就搬下去。结果就住进了那个没水没电的烤箱,工人也休息不好,怨声载道。

有天刘磊告诉我,我们的模板木方要找他的表弟谭建军买,说他亲戚开有工厂。我也同意了这些价值两百多万的材料从他那里买。过几天谭建军连招呼都没给我们打,拉了一大车模板到了工地,要我去收货。我说拉来太早了,还有几个月,资金压力这样就很大。但还是去了,材料卸下来一看,全是市面上最劣质的一次性模板,根本无法用,争执了半天,刘磊打电话来说现在模板涨价了,那个价格只能买这种模板,我也给晏总打了电话,说这车就收了,以后哪怕得罪他也不能从他那里买材料。我们也要对刘总负责。我赶紧把货款十几万付给了谭建军,让他以后不要拉来了。我当时明显感到了他那威胁的目光。没过几天刘磊又催我们把材料进回来,在争执无果的情况下我们只好自己去把模板木方拉了回来,心想最多是损失些资金利息而已。没曾想到屯昌的气候基本上每天下一次雨,然后又暴晒,加上碰到了百年难遇的超级台风,项目部又不派机械排除场地的水(那时基础和场地的水都属于合同外的事,项目部有义务,多次要求都不理睬),就这样价值两百多万的材料水泡日晒两三个月,等到后面做的时候很多材料都变型,一碰就断裂,后面不得不陆续增添材料,更不要说谭建军的那车材料纯粹是废品。当时心中的痛苦是无以言表。

我也尽量想缓和关系,经常把项目部工作上的很多漏洞和错误告诉刘磊,谁知道刘磊马上就告诉项目部的人,说是我说的,也挑起了和项目部之间的矛盾。我也是活该,好心没好报。

刘磊又接着让我们把塔机马上立起来,我当时也愤怒了,我们劳务方的事情根本离升塔机早得很,立了塔机就会白白损失一大笔租赁费和驾驶员费用。最后拗不过刘磊,毕竟他是甲方提前立好了塔机。刘磊还让那个从来没有上过工地的没有任何经验的谭建军来我们劳务方做安全员,每月付他六千工资,我只好暗暗祈祷这个工地千万别出大事。

终于熬到项目部把挖了四个多月的基础交给我们做了,也写了交接书,算是我们正式进场做我们该做的。

由于一号楼的现场负责人原本是做预决算的,罗经理把他拿来做现场,说真心话,人不错,敦厚老实,至少不害人。只是没有现场施工经验,就一条路修了六七遍,也误了我们太多的工。最舒心的日子就是做一号楼和四号楼的主体,因为那个时候很多东西都是我们自己掌握,项目部只负责钢材和混凝土。罗经理当然知道这个工程我们无法赚到钱,在主体完成的时候让刘磊叫我们把砌砖的提升机买回来安装好,怕我们不做后面的工作了,那个时候刘总对我们还不错,我也直接对他们说:“你们都知道这个承包价格必亏无疑,怕我们主体守后不做了,就要我们安装提升机,再增加二十几万的设备投入,你们放心,至少我们会有始有终,一定会干完”。接下来在临近过年的时候又让我们砌砖,没办法只好从老家高价叫了二十几个工人过来暂时开工,结果因为项目部的原因,材料拉不进场,导致工人无事可做,虽然我们给工人补了误工费,但是和他们腊月间劳动后的工资来说还是不够,后来差点发生群殴,年前砌了一层就不欢而散。

春节过后,令人尊敬的正直无私的云叔出于对老板的负责,哪里的砖便宜就买哪里的,这样的结果就是谁也不愿意卖砖给他,导致我们五六十个工人做两天休息几天。1号楼磨磨蹭蹭竟然砌砖用了三四个月。

以前刘总就告诉我们这个工地实际上没有监理,只管加油干,砖砌了几层就可以抹灰,不用等验收。在项目部开会的时候大家也制定了这个该案,可是项目部口头答应,就是不进材料过来,我们无数次工作函催促,罗经理急了就说要验收了才能够抹灰,让抹灰工人进进出出不下两三百人,就路费和误工费我们都无法承受。结果等到吵架完之后(已经两个月了)才进了材料进来让我们抹灰,但也没有看见哪个部门来验收。

罗经理也在每次拨款后开口找我借钱,在分三次借给他二万五千元之后,一直也没有要还的意思,反而在言语和行动上表达了对我们的不满,各种刁难。他几次借口这是省重点工程,经常有人要来检查,口头让我们停工,结果几次都是停了一天半天的都没有人来检查,周边其他工地还在正常施工。我就说这工地以前施工许可证都没有一直施工那么久都没有问题,你老是口头让我们停工,以后停工就给我们出书面通知,后来就没有停过工了。

谁曾想更加恶劣的事情来了,二号楼的超高层在开会的时候我们的技术员就要求项目部制定一个具体的施工方案,项目部没有理睬。结果工人支好模要浇注混凝土的时候罗经理说不能浇注,要请求质检站,质检站当然不让动,说他们也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复杂的超高层的,得找专家制定方案论证,这样一拖停工又是近一个月,工人无事可做,晏总也把情况反馈给了刘总,刘总在云天咖啡叫上我们六个人(晏总、我、我哥、刘磊、罗经理)把罗经理训斥了一顿,也数落了刘磊两句,也禁止罗经理再向我们吃拿卡要,后来经过专家论证制定了方案,在我们没有做什么改动的情况下安全浇完了混凝土,只是木工组的模板经过三十多天的日晒雨淋变形太严重,补给工人误工费和工资后整改了一遍。

由于甲方现场管理和进材料的问题,1号楼砌体我们花了差不多四个月,而后面经过刘总教训后,4号楼比1号楼面积多,我们砌体只用了一个多月时间,可想而知,项目部的各种刁难给我们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但是我们还是顶着巨大的资金压力坚持干下去,相信付出努力肯定会有收获。

直到有一天,刘总和晏总闹僵了,我才知道对我们这个项目影响太大了,有次刘磊煽动工人找我们结工资,本来项目部就刁难我们拖着不报量,刘磊在生活区当着几十上百人说:“这个项目账上有一个多亿,他们想开多少钱我就付给他们多少钱,我也不怕他跑了,有公司在,我随时查封他,你们自己找他们结完工资。”那个时候我们真的已经已经无力垫付了,因为合同上的建筑面积只有四万多平米,实际付给工人要比这多得多,工人们第二天就找我们闹,罗经理就让他们去找劳动局,刘磊居然在信访办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还有屯昌几个部门的负责人说:“你们要找他们公司,找我们没有用,随便你们怎么闹,大不了死几个人嘛,无非就是多给几个钱而已。”那种有恃无恐、飞扬跋扈的言行令在场的人瞠目结舌。

以后的日子更是举步维艰了,项目部装载机不给我们用,我们自己加油都不行。我们只好用皮卡车一点一点把材料从1号楼慢慢转到7号楼,从工地这端转到那端。

这样刁难的事数不胜数,仅不准拆外架就损失不小,刘磊的意思,涂料做多久我们的外架得为他服务多久,有没有这样的道理,还有门窗、瓦、涂料的各种拖延,导致我们的各种班组的工人来一拨走一拨,我们还得支付人家路费误工费,本来当年底完全可以做完的工程,被各种理由拖延到了2016年6、7月份。

记得刘磊在生活区当着大伙的面说:“谁要是让我不开心,老子让他结账的时候跑断腿。”我也知道是冲着我说的,事实证明他说的都完全兑现了。

刘总多次说海南的账很好算,可结果呢?我们好几个人跑了海口很多次,机票钱生活费都花了四万多元。有次在您们会所里面刘磊当着刘总还有其他很多人的面说要拿两百万元弄死我也不要让我们如愿结算,我当时也忍无可忍,和他吵了起来。

唉。。。

张院长,这样既干活还受气的事情不胜枚举,说也说不完。

现在我想说的是刘总不应该把对其他人的气撒在我的头上,我扪心自问,自己脾气虽然也暴躁,但做华君酒店我还是对得起刘总和您的。1号楼楼梯没有构造柱,罗经理当着刘总和我拍胸脯说不用加,经过他测算的,但是4号楼我们还是给加了构造柱,毕竟要对得起刘总。

刘总也常说该算不该算的都可以给我们算上,可是每次结算的时候都给我们减了很大部分,我们报的量都是经过刁难我们的项目部的人员签字认可的只少不多。价格也比刘磊给其他人的价格低都有账可查。为什么我要签字认可刘总的价格和工程量呢?我们大家都明白,如果我不签字,只有无止境的耗下去,我都因为这个结算在家无所事事等了两年了,每次刘总一拖就是一个月以上,这么多次了我们也明白,拖下去就是一分钱也难得拿,正如刘总所说:“你觉得不行就起诉我啊,正规渠道嘛,我可以拖个十年八年都不一定你拿得到钱,反正就是无止境的打官司双方都可以起诉。”打官司?刘总是法学博士,您是高院院长,即使我相信您不会介入,下面的法官也知道该怎样做啊。无论从时间金钱都不敢和他耗下去啊所以在尽可能的情况下只能刘总签多少我们拿多少,谁让咱们遇上了呢?这就是当时必须签字的原因。

张院长,我敬重您,相信您,您把图纸拿去给其他在海口当地做建筑的评估一下,绝对远超每平米430元,不包含水电30元,在这里,我仍然不说价格的事,认命。

但是刘总给我们减掉的那些钱是极其不合理的,红砖和工程量给我们减少了六十多万,实际建筑面积比图纸刘总说多2500平米,刘磊当时把手机上别人给他算的数据给晏总看说是1800多平米。当然我们算的比刘总的都多。最初刘总说补面积一百万,拖了一个月争吵了几句又少了20万只给80万,最重要的是因为项目部造成的误工费和设备租赁费的160多万一分钱都没算。刘总说后面再说,由于大部分的钱是我二哥投的,他见势不对觉得没有亏太多就算了,可是我和他不一样,我投的几十万打了水漂不说,为了这个项目,整整4年时间没有收入,还受尽了他们的窝囊气,也让周围的人耻笑,以为傍了大树会挣钱,结果倒损失惨重。从金钱上和情感上我都无法接受。

张院长,有次和刘总起了争执,我也告诉他,他要收拾我是分分钟的事,有几种,就像刘磊说的,找人弄死我,制造各种事端。或者找个茬把我弄到监狱去将我整死、整残,当然那样他也会给别人留下把柄,说不定以后自己损失更大。再一个就是对我家人下手,其他也没什么了。

至今让我不解的是,刘总那么有钱,一个超级富豪,为什么要坑我呢?本来这个工程那么低的劳务承包价,您们都已经赚了啊,为什么再三扣呢?

从2016年起,因为这个屯昌的工程,我和我老婆都一直争吵,去年就准备离婚了,结果拖到现在,终于老婆孩子都不属于我了,好好的一个家就因为这个工程妻离子散,儿子的抚养权也得不到,说跟着我只会脾气变得越来越坏。我这几天焦头烂额,越想越难受,才冒昧给张院长您写这些,因为刘总已经把我拉黑了无法联系。现在我唯一的希望就是您能够帮帮我,毕竟您是法官,应该理解我的正当合理诉求,而刘总是律师,是商人,潜意识里他会用尽方法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还有这些音频视频资料是刘总让我给他的,现在他拉黑了我,转交给您,绝对没有其他意思,录这些音频视频也是刘磊教我的,他串通罗经理说我给罗经理行贿,罗经理还在给检查院的信函上签了字。后来刘磊和罗经理闹僵了又让我在一份文件上签字证明罗经理吃拿卡要索贿。您说这是什么样的人,唉。。。。所以从那以后只要有机会就录了下来,只是当作口说无凭的记录,免得承诺的事情又反悔。

如今我也只能给您说这些,平时见您也是和蔼可亲,一点高架子都没有,我衷心地服您,也祝福您!从您尽力保住海南观音没有被拍卖我就知道您打心底是一个好人。

张院长,我的确是走投无路了,求求您站在公正立场帮帮我。

永远感激您!!

小易

2018.4.7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中国数字时代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网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