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维权 > 正文

王全璋案新进展 天津高院电脑查无案件信息

3月11日,王全璋律师妻子李文足(左)、二审辩护律师蔺其磊和709家属王峭岭,前往天津最高法院查询,现场得到回复称电脑里没有查询到王全璋的案件。(推特图片)

3月11日,王全璋律师妻子李文足、二审辩护律师蔺其磊和709家属王峭岭,前往天津最高法院查询,了解王全璋是否已提起上诉,现场得到的回复是电脑里没有查询到王全璋的案件。高院的回应令外界更加关注王全璋的人身安全。

李文足对大纪元表示:“一审庭审都是不公开的,秘密审判,没有律师,包括一审的结果出来,都是官方在暗箱操作,我们没有任何消息。包括他(王全璋)的结果出来之后,我们连一张他的照片都没有。我这个做妻子的肯定是比谁都担心他的安全,更焦急的。”

蔺其磊律师于11日发布推文说明了现场的情况。

11日上午10时,他们三人来到天津高院诉讼服务中心,在门口,法警以没有一审判决书为由,没让他们进去。一名法警让写上查询人的名字去电脑上查,蔺其磊写下了“王全璋”三个字。半个多小时后,一名警号110033的女法警和上述法警一同出来告知:“我们的电脑网络里查不出王全璋的案件。”

蔺其磊对他们说:“你是代表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的,请你确认是不是你们的电脑网络上没有查出来王全璋的案件?”这名女法警肯定地说:“是。”

蔺其磊对此质疑:“今天得知天津高院没有王全璋的案件,说明王全璋没上诉。可能吗?要不然就是天津高级法院故意隐藏王全璋的二审程序,拒绝家属和辩护律师的知情权和辩护权。继续把王全璋案办成一个秘密的、非法的审判。”“如果是这样,天津高级法院,你们最终将接受历史的审判!”

蔺其磊还指,一个堂堂高级法院,竟然连一个程序问题都不敢给律师和家属释明。所谓的依法治国,所谓的司法独立都是浮云啊!

对于天津高院的做法,程海律师认为有两种可能,一是高院隐瞒,二是中院故意没有往上报,延期申报,这是严重的违法。

程海律师认为,现在的法院是掌握权利的黑恶势力,为了隐瞒案件的事实或者程序,阻挠律师依法介入,搞黑社会方式的办案。掌权者故意不守法,执法犯法,是中国(中共)的一个特色。

长期以来,王全璋一直为弱势群体和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是“709大抓捕”律师案中未被释放的最后一人,他在2015年中被当局带走后,超过一千日音讯全无。

2018年12月26日,天津第二中级法院开庭闭门审理,当局在法院周围部署了重重警力进行封锁。2019年1月28日,天津二中院官网公告称,王全璋犯“颠覆国家政权罪”,一审判决有期徒刑四年半,剥夺政治权利五年。

李文足及聘请的辩护律师在这几年中未见过王全璋一面,使得其身体状况备受外界关注。

美国时事评论员横河先生在今年1月希望之声广播电台的访谈中谈到,王全璋整个庭审过程诡异而神秘,不仅没有支持者可以旁听,连王律师的妻子也不许在场。

家人聘请的律师是程海,但是官方不承认,不让他见面。官派律师声称见过他,但在开庭一分钟就解聘了,在这之前和在这个之后都没有一个人见过他,他的妻子花了这么多力气这么多天都不能够见到他,这个事情是非常罕见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洪宁采访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维权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