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鲜事 > 万花筒 > 正文

古典“四大名著” 竟暗藏如此天机!

文学是人类文明的重要载体,小说更是人们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历经数千年的文明洗礼,蕴藏着丰富历史风貌和文化精髓的中国古典小说《水浒传》、《三国演义》、《西游记》、《红楼梦》更是璀璨夺目、光耀千古。它们不但丰富了人类的文明,记录着人类发展的足迹,而且滋润着人的思想,陶冶着人的道德操守。四大名著的作用还远不止于此,站在整个人类发展的全过程来看,也只有今天,在人类走向新纪元的这个临界点,回头一看,才能充份认识到这些圣贤先哲们所留给我们的精神食粮,不只是能够解决精神层面的需求,还在纷繁世事的迷幻中暗示着人们走向未来的途径。

人生是一台戏。其实,人间也是一台戏;整个人类的历史,潮起潮落,花开花谢,物是人非,世事更迭,朝代交替,战争和平,也都是一台戏。只是人们在戏中,常常忘记了自己的角色,真正忘我的在“演”着。只有身在戏中、心在戏外的人的“静观”才能真切的认识到:这的确是一台戏。要达到这一步,也只有那些潜心修炼或“不修道已在道中”的人士才可。他们或远离世俗,独处修身;或历经沧桑,却心意淡泊。能达到这一步者,则必是洞察世事、看穿生死、彻悟人生的大德之士方可。同时,他们怀济世救人之大志,却不能见容于世人;能洞察天机,却不能道破,也只有把一份心意寓于属于“野史”的小说,借“假语村言”以警示处于“末法”之时的世人。

历史的连贯性不只是表现在连续不断的时间上,还表现在历史上出现的各种事物的联系上。对于人来讲,后者比前者更具有意义。一件件事物、一个个人物,象历史的链条一样连绵下来。对历史起着继承和总结、对未来起着传递和开启的作用。有些是在历史过去若干年后,其内在蕴藏的真正涵义才能呈现出来。四大名著就具有这样的作用。

人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为什么说现在正处于“末法”之时?这看似简单的问题,却包含了无尽的内涵。对四大名著从新作一下诠释,或许能从中找出一些答案。

一、让我们先来分析探讨一下四大名著各自要表达的是什么?

(一),《三国演义》

《三国演义》——一个“义”字贯千古

人是神造的。中国文化也是神传给人的。在《三国演义》里,神传文化的痕迹比比皆是。天象变化,世事变迁,奇人异事,神机妙算,都蕴藏着神的旨意。作者罗贯中学贯古今,涉猎百家,对此自然了然于胸。但此书的意旨却不在此。虽然,《三国》以计谋为人称道,诸葛亮、曹操、周瑜、司马懿、陆逊、姜维等等,皆有鬼神不测之妙算。这些古人的智慧也确应算是书中的主题之一,但书中所要表达的却远不止于此。那么,是三国的历史故事吗?有道是“七分史实,三分虚构”。非也,这是小说,不是历史,而历史故事只是作者借以表达的载体。作者表达的正是使得故事更加丰富多彩、生动感人的人所具有的特质——义。

“演义”者,演“义”也。书名已经标示出来了。当然,“演义”早已成为今人所认为的一种小说体裁,体裁而已。而它真实的本义,就是在书中利用各种人物的互动,把“义”的内涵丰满起来。“义”所表达的内涵和故事、人物紧密相联。提起“义”,人们想到的不只是一个字的表面意思,任何定义也定不了“义”的内涵,只能起一点表述作用。而通过《三国演义》人们所获得的却是永远具有生命活力和参照的内涵。从这个意义上来看,《三国演义》包容进了人类生存所赖以维系的崇高品质。

明白了这一点,三国的此兴彼衰、恩怨情仇已不足道;人物的喜怒哀乐、忠孝悖逆都围绕着“义”而徐徐进行。诚然,古代是有许多“演义”的小说,而能和《三国演义》相提并论者,没有。书中对“义”确有很多精到的描写。在曹营一言不发的徐庶,只发了一言却救了赵云,是对刘备的恩义;曹操哭祭袁绍,也能显出“奸雄”对义的理解和作为;孟获感“七纵”之恩以归顺,有诸葛亮“义”服的成份。而义薄云天的关羽却将“义”演绎到了极限。曹操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赠赤兔、封亭侯没动他寻兄之意。面对曹操之隆恩,不报恩不离开显其义士本色。为寻兄“过五关斩六将”、“千里走单骑”。“义”至此,可谓惊天地、泣鬼神。

少时读《三国》至“华容道”,深怪诸葛亮为何不把关羽和赵云或张飞换一下位置,要是张飞守华容,曹操不是死定了吗?及至修炼后才明白,一切皆有定数。诸葛亮这样安排是遵天意、行人事。关释曹,更成全和丰满了关羽之“义”。罗氏著书,真是深得“义”之玄奥。

人的每一步都有神在安排,所以在中国,一直到今天,人们都会说“人的命,天注定”。

(二),《水浒传》

那《水浒传》则是勾画了栩栩如生的强盗群像。

婊子是不立“贞节牌坊”的。要给强盗“树碑立传”,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好在对于一些强盗,民间有几百年口耳相传的传奇,民众的心理是接受的。为什么要给强盗“树碑立传”呢?这里面的历史渊源是什么呢?难道是让后人效法这些强盗行径吗?我们还是不能笼统的作答。

我们换一个角度看。人是善恶同在的,这是相生相克的理在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的人身上的反映。相生相克制约着一切,而一切又都呈现出相生相克。从修炼的角度看,人有佛性和魔性,在人间也就是善恶好坏的表现而已。只不过社会的道德和伦理要求人们要各自抑恶扬善,只有这样才能使社会安定、和谐,各安其事。反之,人类的败坏必会祸及每一个人,人类的罪恶会使人过早的被自己淘汰。那么,这和整个平和的自然和安静的宇宙就完全的不一致。中国古代有一个非常有内涵且哲理相当玄奥的“天人合一”的宇宙观,其实也和人生观密不可分。中国人的价值观,在很大的成度上取决于社会的道德观。

既然“恶”是人本身就具有的。人在社会实践中的一切都和善恶有着联系。“抑恶”是必然的,是道德层面的要求。单就“恶”来讲,并不是时刻都在道德的观照下存在或行事,社会道德也涉及不到这一步。那么,“恶”的表现就成为必然。作为有理性的人来讲,表现“恶”时,也应有所依循。“圣、勇、义、智、仁”即是战国时的强盗代表盗跖留给后代走此道的“道”。因为强盗们也是现实中活生生的人,也离不开社会环境,也是环境的产物,不可能脱离社会单独存在。离开强盗之“道”,人们发起“恶”来,便无“道”可循。从这个意义上讲,水浒传中强盗们的故事流传,已经是坊间百姓内心深处对“强盗”的承认和接受,是因为作为一个个体的生命来讲,他们对“恶”的态度也是人根本就不可能摆脱的。所以,理性的强盗就这样在人们灵魂深处找到了广泛的生存空间。

人是理性的,也是复杂的,有时人对事物心理上的接受和实际现实的反差却是非常大的。人接受李逵的天真、坦率和至孝,但李逵杀人、抢劫和吃人肉时,已不再计较李逵的人性是如何为社会所不容了。“十字坡”张青和孙二娘的侠义也在心理上遮掩了人们对人肉作坊的厌恶。矮脚虎王英的好色,鼓上蚤时迁的偷盗,在“好汉”们的侠肝义胆下也演绎成为一种佐料。从另一个角度上是非常好理解的,为什么要为这些人“树碑立传”?因为这是人类生存、发展的需要,人的“恶”也要象个人样的表现出来。

在一个大治的社会里,是不会有这么多的强盗的。“官逼民反”的说法也很有道理。人类就是这样发展的,起起落落、兴兴衰衰。强盗产生的环境必是乱世,混乱的朝纲才是强盗滋生的温床。人们对贪官污吏的痛恨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在民众从心底激起的反抗,而这种意识的表达,就是希望他们心目中的“好汉”为人民除暴安良。

“好汉”们行侠仗义的方式只能是“以恶制恶”。人们对“强盗”的定义已经自然的演变成为“好汉”。施耐庵为强盗们画像的本意是用正面描写的方法对人们心中的“恶”进行规范,同时也给当政者以警戒,也使得人们在心中对强盗有了一个完整、丰满而清晰的概念。

(三),《西游记》

《西游记》正是讲述了一个完整的修炼故事。

《西游记》是一部深得老少喜爱的文学巨著。世人爱看《西游记》,多不知它所蕴含的,也就是作者特意要表达的实质。《西游记》问世以来,其主旨极少有人提及,只把它当作一部浪漫主义的神话小说来看待。并不是吴承恩刻意要隐瞒什么而故意写得隐晦。《西游记》所表达的主题是显而易见的,只是人们都没有站在修炼的角度上去领悟,只顾欣赏千奇百怪的妖魔鬼怪和变幻奇妙的故事情节,而没有深一步的思想:作者借以表达的用意究竟是什么。

故事围绕唐僧西天取经的经历展开,其实这已经告诉了人们讲的是修炼的故事。唐僧取经前的身世和经历也属修炼,同时为他“取经”作了全面而完整的铺垫。孙悟空所展现的诸多神通,对于修炼有素的人来讲,并非妄言。天机是不能随意示人的,所以吴承恩就用一个至为含蓄的方式把它表达了出来。看孙悟空初随唐僧时,杀的六个强盗的名字:眼看喜、耳听怒、鼻嗅爱、舌尝思、意见欲、身本忧。这一回的题目却是“心猿归正,六贼无踪”。再明白不过了,六贼者,正是僧人所要做到的“六根清净”。哪六根?眼、耳、鼻、舌、身、意者也。而要做到这一步,也只有归正了心之后才能达到的。

人修炼是相当苦的,没有金刚不动的心志是圆满不了的。有许多僧人,终日在那坐着,就是打坐、念经,别人根本不可能感知到他内心境界的升华,可是他却是实实在在的修炼。他在打坐、念经、修心性的过程中,就在归正着自己,就在清理着“六贼”。要想表达出来,表面看来也是很简单的法理。可要做到这一步,却是要不断的加强修炼的信念,不断的清除来自自身“眼、耳、鼻、舌、身、意”的干扰。吴承恩怎么告诉世人的,就是孙悟空对六个强盗的打杀,具体、形象。只是人们太看重我们这个表面世界的幻象了。本来人类社会的一切都是幻象,是不实的。吴承恩创作《西游记》,真可谓煞费苦心。

唐僧取经历经九九八十一难。表面看来,光怪陆离、变幻万千。实则,难难都是考验,难难都是针对修炼者的人心而来。不经女儿国,怎么去除色欲之心?没有六耳猕猴,怎分得清“真我假我”。取经路上所遇,人也好,妖也罢,没有一件事是偶然的,都是如来佛特意安排好的。换句话说,只要修炼者心定意坚,就没有过不了的火焰山,就一定会走向圆满。

我们如果把师徒四人看成一个修炼人的几个方面,似乎更能窥探作者的用意。修炼界特别是佛教中讲“锁心猿,收意马”,所谓收服心猿意马,把自己那颗浮躁不安的心静下来,进而达到“定”的程度。而心又是最不易捉摸的、最复杂的东西,它几乎包涵了一个人的一切。前文所提“心猿归正,六贼无踪”,说的正是一个人的心正了以后,六根自然就会清静。所以,以猴喻心,正应“心猿”。佛教主要讲了一个“空”的理论,“悟空”之名用在“心猿”上,再恰当不过。锁住了“心猿”,自然也就收服了“意马”;意马即是指唐僧的坐骑“白龙马”。

让我们从八戒说起。

人入修炼的门,始终把持的就是戒律。为什么要守戒律?一方面有释迦佛的教诲“以戒为师”。最主要的就是约束修炼者的行为,使之不至于背离修炼的道路,也就是对于一个修炼者最基本的要求。常人社会的一切都死死的纠缠着修炼者,贪欲、懒惰、名利、妒嫉,各种各样的人心执着,都在拖着修炼人的腿。有时很精进,而有时的确就象猪一样吃饱睡足、求个安逸自在就得了。猪八戒也就是修炼者在这方面的一个形象化的代表。

作为一个修炼者,精进与否,往往能衡量一个人的心性高低。但同时,对一个人的日常作为、修炼态度又看的很重,衣食住行总要拾掇得干干净净,象个修炼人的样子。所以,甘愿挑担负重,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的沙悟净表现的恰是修炼人的这个方面。

唐僧表面看来毫无能力,只有一颗坚如磐石的心,而坚定、清醒,不为邪魔所干扰的真觉意识则是最为重要的核心。这种宁可西挪半步死、不肯东退一步生的坚定信念,成就了修炼者圆满的必然。

当然,书中展现的是四个个性鲜明的修炼者形象。师徒四人,包括白龙马也都成就了各自的果位。

有一处也是读者容易忽略的地方。那就是唐僧乃如来二弟子金蝉子转世,因轻慢佛法而遭贬东土,通过艰苦的修炼终成正果。这说明了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人的来源都是不简单的,所以人应该珍惜自己。还说明了一个道理,之所以转生为人,可能是犯了“天法”,也可能是有着特殊的使命而来。来到人间就是要通过修炼返回去。如果修的好,还可以象金蝉子那样“加升大职正果”,成为“旃檀功德佛”。同时也告诫那些不想修炼的人,对佛法千万不可心生轻慢,或肆意侮辱,这可是“谤法谤佛”的大罪啊!

如果说《西游记》明确讲的是修炼人的故事和修炼的理,那么四大名著之首的《红楼梦》背后又蕴含了怎样的深意呢?

本次人类文明小说创作中最伟大的成就就是《红楼梦》,历史将证明这一点。

《红楼梦》的绝世成就,不只是表现在鲜明的人物形象的塑造上,故事结构的布局安排上,以及社会风貌全面而真实的展现上,《红楼梦》的最主要成就在于其深厚、玄奥、凝练、丰满的主旨表达上。然而这一切又都是相容为一的。

因为《红楼梦》的内容太丰富而浩繁,以至于出现了“红学”。《红楼梦》的主题也历来被人争论不休。《红楼梦》的影响何以如此深远而长久?把握不住主旨的话,也只能是在《红楼梦》里面兜圈子,也就谈不上跳出“红楼”来看“梦”了。特别是现代的人往往用所谓的“历史局限性”来对《红楼梦》横评竖论,甚至以其理论来指导作“续”,真是枉费了心机。

一部文学作品主旨的高度是和作者的思想境界完全一致的。达到不了那么高的思想境界也就领略不全作者在作品中所要表达的思想。《红楼梦》的主题在第一回已经交代的相当明白了,在第五回又进一步的进行了揭示。曹雪芹对人生的彻悟是和佛、道两家紧密相联的,也就是说,曹雪芹是站在修炼的立场上看人的。当然在他的作品中,就必然离不开这至关重要的一点。这是认识《红楼梦》的基础和前提。作者在第一回中开宗明义写到:“此回中凡用‘梦’用‘幻’等字,是提醒阅者眼目,亦是此书立意本旨。”跛足道人的《好了歌》与甄士隐的妙解,明确道出了修炼人对人生的看法。外人怎能明白两人看似疯疯傻傻的对白。道人几句话度化了甄士隐,可是有多少人在名利场中摸爬滚打、痴迷不醒啊。

讲到《红楼梦》,在第五回中,曹雪芹已经对全书的人物和布局作了高度凝练的概括和安排,可见作者对此书已经烂熟于心,完成此书根本不是问题。其实他是已经完成了这部作品的。他自己说的明白:“披阅十载,增删五次”。在没有完成作品的情况下就“增删”,显然是不可能的。是遗失?也是笑谈。如果我们完全站在作者的思想境界上看待作者的用意,就更容易把握。

佛家把我们这个物质世界看作是最不真实的,所谓一切都是幻象,是梦幻。人生是最无常的。人没有不追求幸福的,可是在佛家看来,人中的福是不能算作福的。人在人中本来就是苦的,所以才有修炼,目地就是解脱自己,升华到天国去。在人中有圆满的事吗?人生本来就是残缺的,即使获得了世间的一切,也是残缺的,因为人心的渴求是无止境的,它顶多在某一个状态中停留。人心是不可能达到修炼者所讲的“清净”状态的。所以,对于常人社会中的人来说,“完整”是暂时的,“残缺”是永恒的。人就是人嘛,永远在残缺中追求完整。所以,做什么事都要讲一个圆满的结局,其实是自己的感情在起作用。“有情人终成眷属”,实质上就是人的一厢情愿而已。即使真的如人所愿,成就了美满姻缘,也不是一个修炼者眼中的“美满”。

谁人不想《红楼梦》是完整的呢?怎么写了八十回突然就没了呢?所以有好事者揣摩著书中人物的性格,顺着整体情节的发展,演绎出不同的“续”来。站在曹雪芹的角度上看,把书中的一切安排都恰如其分的展现出来,他当然能够做的到,他已经完成全书了嘛。为什么这样处理?不是他有意背离常理,非要搞个惊世骇俗的举动。不可能,他的思想境界远远在一般人之上。他这样做的用意,恰恰是他看透了世间万象,甚至更久远的东西,他都通晓了,他才这样处理的。想看“全”的是人心,写圆满了倒不如在最主要的内容都已表达之后,就那样齐刷刷的没了。就象人类来了劫难一样,瞬间就停止了。这,更有益于作品主旨的表达。

《红楼梦》的伟大玄深,从曹雪芹对全书后半部份的轻轻一删,就可窥见一斑。妄作之后续,实乃狗尾续貂,应全部扔掉。

其实曹雪芹的安排还有他独到的匠心。让我们慢慢道来。

那么四大名著在人类的历史发展过程中是否具有什么特殊的使命呢?

人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为什么说现在正处于“末法”之时?这在修炼界是一个共识,不论是佛教、道教、基督教,也不论是何种修炼方法,包括各个民族有关自己民族起源的传说,都有一个共同的意思表达:人是来自天上的;是因为自身的罪业导致自己在人中受苦。所以才有各种宗教及许许多多的修炼方法。跳出人的生死轮回和回归天国,成了所有信仰最基本的理论基础和一个最高的人生指向。

“三国”的故事流传了一千五百年左右,到罗贯中这,才集之成书。纷纷纭纭的百年“义”事怎么会有这么旺盛的生命力?其实在流传过程中,不就是在把“义”理广播人间吗?中国人对“义”的理解和实践,是其它任何一个国家的人都无法比拟的。当然“神州”之地所发生的有着特定内涵的史事,都不可等闲视之。

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都写在明朝,也是有原因的。可以说中华民族的鼎盛时期是大唐。不是指国土,是指文化、民风及社会治理,以及在世界上的影响等综合情况。我们举例说,以清朝、民国,或中共掌权的这几十年来看,中华大地怎么没有为人称道的有关“义”的人和事呢?其实即使有,人们也不会象对待“三国”故事那样的流传下来。人性的冷漠也是象整个社会一样一点点、不知不觉的退化到今天的。今天的媒体能使新闻在世界各地同步播出,可是,人们心中已不再有英雄的空间,也在逐渐的降低着“义”的标准。其实准确一点说,是人的道德水准完全降下来了,人性的自私已摧毁了人的“义”节。特别是在中共掌权的几十年间,由于作为个体的人的一切都被中共垄断,中国人思想深处对传统的“义”的价值取向已不为中共所容。连古代一个乞丐武训靠行乞办学的“义”举都被挞伐,还有什么“义”可言?“义”越来越变成一个字,而失去它应有的内涵。

然而“义”毕竟在历史上作为中国人所特有的一种文化特质存在过。

罗贯中“演”“义”的同时,既给“义”作了全面透彻的表达,又为后人指明了“义”的价值。所以,今天人们在心中对“义”的理解尽管被强制剔除,可还在思想深处有着对“义”特有的解读。

这才是中国人之所以为中国人的原因。

值得一提的是,四大名著的作者都是饱学之士,通天文、晓地理、明辨阴阳。吴承恩参尽古今天下事,独留一语于书中。曹雪芹更是看透末法之现状,却用一书“残局”来惊醒世人,其用意直指今日之中国。“红楼”者,喻指今日邪共之大厦,“梦”者,一切皆虚幻也。看看中共的历史与现状,多么恰如其分的道出书中玄机:沉迷于“红楼”中不愿“醒”的人也只能随着楼塌而身亡,“痴迷的,枉送了性命”。能明红楼真相的人,自然能离开红楼,保全性命。而能够行使唤醒梦中人使命的人也只有修炼的人。书中一僧一道贯穿始终,不只是结构的需要,和作者表达主旨的方便,还指明了救度的方式,就是让人抛弃对红楼的痴迷,回归自然本性。

梦醒还分时候吗?《红楼梦》行文的中断,寓意正在此!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宁成月 来源:传统文化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万花筒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