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美经济强势 助众多CEO月进百万

目前美国强势的经济给美国人创造了几百万个就业机会,并提高了许多美国人的工资,许多大公司首席执行官月进百万。

目前美国强势的经济给美国人创造了几百万个就业机会,并提高了许多美国人的工资。它还使许多大公司首席执行官的收入进一步增长,每月可得到上百万的总薪酬。

2018年大多CEO大幅加薪

根据《华尔街日报》的分析,标准普尔(S&P)500指数上市公司中有132位首席执行官在2018年的薪酬中位数达到1,240万美元,高于2017年同期的1,170万美元。这一增长主要得益于强劲的企业利润和全年大部分时间股票市场丰厚的回报。

这些首席执行官中大多数人都得到大幅加薪——中位数为6.4%,尽管12月份股票市场低迷——意味着大多数公司在年终的股东回报疲软。

执行官薪酬咨询公司(Farient Advisors)创始人罗宾·费拉科内(Robin Ferracone)表示,强劲的经济同时伴随着对经济可能放缓的担忧,可能会促使许多董事会在2018年提高薪酬。

“市场表现相当不错,公司表现良好,经济持续稳定。”费拉科内说,“我的意思是,他们知道现在经济形势不错,他们可以通过绩效工资来体现这一点;他们还知道,当玫瑰凋谢时,他们就得摘掉它。”

如果标准普尔500指数中其它公司的薪酬继续增长下去,那么2018年可能成为连续创首席执行官薪酬纪录的第三年——也将是连续几年股东回报滞后于CEO薪酬的最典型例子之一。过去两年的投资者都获得了丰厚的回报。

经济形势厚待几乎所有人

2017年,标准普尔500指数中所有首席执行官的薪酬中位数为1,210万美元。《华日》的分析基于总薪酬,包括工资、奖金和证券申报中被估价的股票奖酬。

普通工人的工资也有所增加,但不是很猛。根据最新的政府数据,2月份非管理层平均每小时的收入较去年同期增长3.5%,但雇主增加的就业岗位远少于预期。(现在有几百家美国公司也披露了他们给工人的中位数工资。)

沃尔特迪斯尼公司(Walt Disney Co.)去年给其忠诚的领导人罗伯特·艾格(Robert Iger)的报酬为6,600万美元左右,是首批披露薪酬的公司中收入最高的首席执行官。他的薪酬在2017年3,600万美元的基础上涨了80%。

但迪斯尼最近几个月两次调低了伊格尔之后的工资,部分原因是迪斯尼收购了21世纪福克斯公司,以及迪斯尼与其执行官的合同做了续签。

来自金融服务公司杰富瑞金融集团(Jefferies Financial Group Inc.)报告称,首席执行官理查德·汉德勒(Richard Handler)的薪酬总额为4,470万美元,是一年前的两倍多。

医疗设备制造商合乐吉客(Hologic Inc.)给其主管斯蒂芬·麦克米兰(Stephen MacMillan)的年薪为4,200万美元,比前一年增加了近四倍。

股市直接影响CEO的腰包

这些巨额的年薪大多数都伴随着强劲的股票市场回报:迪斯尼9月底财政年度结束时的总回报率为20%,合乐吉客为12%,但杰富瑞的回报为负15%。

从更大范围来看,大集团2018年的股票回报滞后。在132名首席执行官中,股东回报率中位数为2.9%,然而三分之一的执行官的回报为负10%或更差。2017年同一组人的中位数股东回报率为21%,而再前一年是16%。总回报反映了公司股价和股息支付的变化。

一位迪斯尼发言人表示,该公司公布了2018年和过去十年中强劲的财务业绩。他表示,伊格尔的薪酬几乎完全与业绩挂钩,薪酬增加的主要原因是2017年12月他收到的延期合同中有相关的特殊股权赠款。

杰富瑞在其代理文件中表示,汉德勒的薪酬包括2018年的1,870万美元,其余的2,600万美元的股票奖酬只有业绩在未来几年达到衡量标准才能兑现。该公司表示,它不打算在2019和2020年支付额外的股权奖酬。

合乐吉客的一位发言人表示,该公司的董事会向麦克米兰提供了一项3,000万美元的特别股权奖酬,如果他得到一家更大竞争对手的工作机会,该项奖酬可以存续三、四年。

长期激励政策是留住CEO有效的方式

薪酬顾问费拉科内女士指出,其它公司可能也会担心能否留住他们的首席执行官,留住CEO最好的方式是采用长期激励措施。

有一些巨额薪酬方案不在《华日》的分析报告中,通常是因为这些公司不在标准普尔500指数公司名单中。

尼科甚·阿罗拉(Nikesh Arora)是Google和SoftBank前高管,于2018年6月接任网络安全公司Palo Alto Networks Inc.的首席执行官,他的薪酬是1.25亿美元。

阿罗拉得到的薪酬几乎都是限制性股票和股票期权,在不同条件下有的可以存续七年。 Palo Alto发言人表示,阿罗拉的一些股票奖酬与他自己对该公司的股票投资有关。

并非所有的CEO都得到加薪。有47位CEO薪酬降低,约占三分之一,其中22人的薪酬降低10%以上。

芯片制造商博通公司(Broadcom Inc.)的负责人豪客·潭是2017年收入最高的CEO之一。2018年,他的薪酬从2017年的1.03亿美元降至500万美元,其中包括四年来的一次性股权奖酬。博通公司公布截至11月4日的财政年度股东总回报率为负12.9%。

该报告分析了标准普尔500指数公司截至3月15日报告的CEO薪酬和公司业绩数据,使用了MyLogIQ LLC提供的薪酬数据和ISS Analytics的绩效指标。有19位CEO未在报告中体现,因为他们在最近一个财政年度刚就职或者离职。

通过股权奖酬 CEO巨额薪酬不难实现

那些财政年度结束时表现较好的公司是财务年度在第三季度结束的公司,中位数回报率为22.4%。由于股市12月份大跌,那些采用日历年经营的企业的中位数回报率为负9.7%。

披露CEO薪酬的方式有助于解释薪酬与绩效之间不匹配的原因。总薪酬额包括在薪资年度内授予的股票和股票期权的价值。这些股权奖酬通常反映了上一年的业绩。因此,2018年初的股权赠款将反映2017年的总体表现,但计入2018年的薪酬。

另一方面,现金激励的体现的方式不同:2018年初制定的绩效工资将计入2018年的工资总额。

股东服务代理顾问机构ISS Analytics的负责人约翰·罗(John Roe)表示,大部分CEO的薪酬激增是通过更大的股权奖酬和更小的现金奖励实现的。

2017年末关于高管薪酬扣除税收规则的一个变化是,公司不再需要至少每五年的时间赢得股东对股票薪酬计划的批准。罗先生说,“薪酬委员会可能会对他们股权薪酬有更大的自由度,现在他们不必经常去见股东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安琪编译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