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新西兰恐袭黑暗的一夜 西方主流媒体不让你知道的内幕

阿波罗网报道,研究显示,文明存续,要求家庭要有2.1以上的孩子,但是欧洲人口,这个数字只有1点多,按这个计算,30年之后,欧洲将成为穆斯林国家。

网友“David_BB‏”就以上录像说:这是枪手承认决定改在新西兰作案的最后一根稻草。当地一个清真寺脸书主页上的录像(已删除),提示是内部传阅,不要声张。这证明,伊斯兰世界知道并认可亨廷顿理论。共产国际掌控下的'主流媒体',封锁消息,禁止讨论,是真祸首。

Neuseeland Anschlag in Christchurch (Reuters)

枪手血洗新西兰清真寺

旅美经济学者学者和前检察官、中国知名异议人士沈良庆及网友,就新西兰恐袭的讨论,这些信息是西方主流媒体、左媒屏蔽的信息。

旅美经济学者何清涟说:“主流媒体与社媒对新西兰杀手事件的态度,呈现了两个撕裂的世界。从被零星引用的塔兰特自白书内容、此案背景是难民潮对欧洲永久性的改变、以及被拉进来的中国,亨廷顿《文明的冲突》里三个要角全部到场:基督教文明、伊斯兰文明、儒文化已经毁灭的中国。文明的冲突恰好是主流媒体刻意回避的实质问题。

“‘把挖掘造成恐怖活动根源视为替恐怖主义辩护,犹如抱薪救火。这些人忘了古训:“扬汤止沸,不如去薪;溃痈虽痛,胜于养毒”。这些年来欧洲发生多起恐怖袭击,凡穆斯林发动的恐袭,就只听见媒体与左派教导,要把恐怖分子与其他穆斯林区别开来,这是个体事件。是白人则是各种帽子加之,犹恐痛剿不足。

“自个作,自个受,能作又能受才算真本事。能作不能受,算什么本事?再逢某教发动恐怖袭击时,仍然献上鲜花就是。我是懒得多看这些表演了。尤其是政客们的眼泪,比如默克尔的眼泪,就流给自己看。

“谈起印巴分治,又想起大英帝国。拓展了不少殖民地,最后都是草草收场。中东问题甩锅给了美国。加之二战后,西方国家为了对付共产主义,与伊斯兰结盟,如今火药桶炸一次,中东难民向外大流散一次。我总觉得,ISIS并非中东问题的终结。”

 

人权一词在不同人眼里有不同所指,可以是个体人权和集体人权,可以按照其发展阶段分为第一代人权、第二代人权、第N代人权。人们通常认为发展是个好东西,社会主义者尤其迷信发展。其实发展可以是好的,也可以是坏的。早期人权诉求主要是面对不法侵犯保护个体生命、财产和自由。

随着大众人崛起,尤其是社会主义运动蓬勃发展,出现了以集体主义名义提出的五花八门人权诉求。冷战条件下联合国人权宣言两个最重要的基础性人权公约,公民与政治权利公约和经社文公约,是一种博弈结果。前者由西方民主国家主导,后者是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为了对抗前者提出的集体主义诉求。

此为第一代和第二代人权。以后由不同群体发力,尤其是左翼知识分子、人权组织和活动人士创造性发明,更发展出五花八门甚至很变态诡异的只要无边自由和权利,不要承担相应责任的人权诉求。我们只要记住人权是一束权利,而权利是自由的法律术语就够了,并非所有人提出的所有诉求都是自然正确的权利。

 

zyp_45:‏美国的“拥抱熊猫派”原以为中国在经济发展,生活水平受教育水平提高了,也会追求平等自由和普世价值,融入世界主流体系,但现在发现情况不是那样。伊斯兰国家穆斯林家庭和后代信奉伊斯兰是一种强制性的信仰,高生育,禁堕胎的信仰的一部分。认为”生育率就会下降“太乐观了。

 

walkwithyou‏:有种发展手段叫做寄生。

阿波罗网孙瑞后搜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