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公子沈:凭什么仇视穆斯林?

我们看沙特、卡塔尔、印度尼西亚、马兰西亚、巴基斯坦等穆斯林国家就知道,正常的穆斯林社会宽容异教徒,和谐共存并没有太大问题。正统的伊斯兰国家在运作中并没有那么绝对和严格实行《沙里亚法》,特别是在1924年哈里发制度被土耳其总统凯末尔沉痛打击之后。这就像是改革开放之后中国人把社会主义放在嘴上,私下的资本主义大行其道一样。

近日,一名澳大利亚籍的极端主义者血洗新西兰两座清真寺,枪杀50人,震惊了世界。

这名枪手以身试法的行径,与本拉登没有什么不同。

他们用暴力手段无差别屠杀其他种族和信仰者,无论男女老幼,不论无辜与否。

对于这种典型的恐怖主义行为,坚决反对是无可厚非的。

伊斯兰教作为世界三大宗教之一,信奉者超过16亿人,遍布全球每一个角落。

伊斯兰教为“一神论”,教徒阅读《古兰经》,遵守“念、礼、斋、课、朝”的“五功”,传承了自己的传统和礼仪,拥有强大的地方组织动员能力。

穆斯林之所以招来不少异教徒的反感和仇视,主要的原因不是他们不吃猪肉,也不是一夫多妻,而是伊斯兰教内部产生的极端原教旨主义。

这一极端理论的创始者,是埃及穆斯林兄弟会的赛义德·库特布。

库特布中学教师出身,看不惯现代社会的灯红酒绿,认为西方拜金、堕落和个人主义,痛恨美国把资产阶级的享乐主义污染到全世界。

库特布从美国访问和学习归来,便开始在埃及积极参与政治活动并遭受到牢狱之灾;他发表的《路标或里程碑》等畅销书充斥了他对西方的敌视与仇恨。

他要求人们回归伊斯兰教法,净化伊斯兰教,号召在各地建立“圣地”,发起“圣战”,反对资本主义世界的价值观。

为了维护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以及维护穆斯林当权者的利益和权威,埃及在1966年8月29日将库特布处决。

库特布虽死,但他成了穆斯林世界的殉道英雄,他的思想继续流传和影响下一个世代。

许多极端组织,如阿富汗的塔利班、本拉登的基地组织、巴勒斯坦的哈马斯,多多少少都在按照库特布写下的伊斯兰教组织原则开展活动。

要命的是,库特布把伊斯兰教从一个宗教信仰和社会组织模式上升为人类的普世价值、世间的绝对真理,要求所有人都必须拜倒在真主安拉之下。

他认为许多穆斯林国家甘愿做美国的走狗,没有遵循伊斯兰教的真理,这才是当今世界一切问题的根源。

我们看沙特、卡塔尔、印度尼西亚、马兰西亚、巴基斯坦等穆斯林国家就知道,正常的穆斯林社会宽容异教徒,和谐共存并没有太大问题。

正统的伊斯兰国家在运作中并没有那么绝对和严格实行《沙里亚法》,特别是在1924年哈里发制度被土耳其总统凯末尔沉痛打击之后。

这就像是改革开放之后中国人把社会主义放在嘴上,私下的资本主义大行其道一样。

即使是地位最崇高的教法学家,也没有人会把他当做先知的化身,认为他绝对公正的。

每个派别对教法的解释都纯属一家之言,可以有互相辩论、批评、否定的空间。

只有库特布这样的极端分子认为,他自己就能够代表先知默罕默德,其他人并非“异教徒”,而是伊斯兰教所谓的“蒙昧者”,所以要被改造或被消灭,“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正如有人宣扬通过消灭资产阶级实现共产主义天堂,库特布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宣扬用至高无上的《沙里亚法》净化整个世界。

库特布知道,实现净化伊斯兰的目的必须依靠武装斗争,也就是恐怖活动。他最后被判死刑的罪名之一就是搞恐怖主义,参与暗杀埃及总统纳赛尔。

在原教旨主义者眼里,圣战的目的是“让政权只建立在神的律法之上,并彻底清除由人所设立的法律。”

这种抢夺释法权和破坏既得利益的活动,首先在穆斯林国家内部就被取缔和压制,他们只好可悲地转为地下恐怖主义组织。

其中,库特布学生的学生本拉登最为臭名昭著,制造了九一一恐袭事件。

伊斯兰教的极端思想和恐怖主义是可以与伊斯兰教本身区分开的,而反穆和仇穆的人却不相信这一点。

他们过虑了,没有必要杞人忧天。

伊斯兰教和穆斯林没有我们想象得可怕,极端的原教旨主义才是我们共同的敌人。

只不过,在美军从伊拉克撤兵留下真空的时候,极端原教旨主义者有了可乘之机,在最近这些年制造出了一点混乱,如伊斯兰国IS,被西方媒体过度渲染了。

随着基地组织头目接连被击毙,伊斯兰国IS也基本被消灭,极端主义已经有了偃旗息鼓的态势。

他们对西方国家的影响和渗透是有限的,我相信法治国家对自由价值的坚守能力。

我们所要做的,就是确保到西方生活的穆斯林移民接受尊重自由民主人权的价值观。

在教法与宪法发生冲突时,不能以“政治正确”为挡箭牌,以“多元文化”、“反对种族主义”为借口,把自己的教法置于西方国家的法律之上。

其实,仅仅是伊斯兰教内部的逊尼派和什叶派之间的冲突和仇恨,就比伊斯兰教极端分子和西方社会之间的冲突和仇恨大得多。

别忘了,库特布就是被自己人干掉的。极端原教旨主义在伊斯兰教内部就很难坐大,遑论在西方基督教文明的现代世界。

相比极端分子滥杀无辜的恐怖活动,像是频繁的礼拜、不吃猪肉、或是女性戴面纱等伊斯兰教礼仪,那都不过是小事几桩,不值得大呼小叫。

如果非要说《古兰经》的经文可以解读成恐怖主义,那么所有的宗教或歪理邪说都可以解读成恐怖主义,十字军东征就是很好的例子。

从更高层次来分析,关键并不在于某一个学说和理论是否邪恶,更重要的是,我们要确保生活在一个各方权力相互制约的环境下。

只有在发达国家这种多方利益交错与平衡的前提下,人民才有可能获得自由与安全的保障。

历史证明,不论是伊斯兰教还是其他任何宗教或政治组织,只要任何一方独大,都会给我们带来巨大的灾难。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