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中国文化 > 正文

日月换新象 汉服在白宫

唐仕女大袖衫礼服(中华文化协会提供)

引子:1700年第七天

1700年的第七天,巴黎凡尔赛宫举行了一场盛大的新年化妆舞会。太阳王身穿华贵的中国丝绸,坐在一座八抬大轿上,在众人的簇拥下来到了庆典。这场宴会被命名为“中国皇帝”。就这样,欧洲开始了她的十八世纪。

在十七、十八世纪,来自遥远东方帝国的丝绸曾让欧洲皇室贵族如痴如醉,在当时的欧洲,穿汉服是一种最高品味的时髦。在今天,西式现代服饰成为全球化时代人们普遍的穿着,欧洲中国热的那一段往事早已被人淡忘。

然而历史充满了不可思议的转折。今天,在己亥新年开始之际,美国白宫举行了一场庆祝活动,彷佛穿越时间隧道,我们再度看见了汉服那无与伦比的大气与高雅。2019年,世界格局正在悄悄改变,天象已然变化,在这时,又一回,来自中华神传文明的华贵汉服出现在世人面前,彷佛一个失去的文明辉煌再现,赢得了人们热烈的赞叹。

《骏马上的太阳王路易十四》,by Pierre Mignard。(公有领域)

东西方文明的交辉

在华府白宫椭圆形大楼西侧有一栋白色花岗岩、石板、铸铁建成,浅绿屋顶的庞然建筑,这是艾森豪威尔行政办公大楼,白宫的许多机构(包括总统行政办公室和副总统办公室)都设在这间法国第二帝国风格的建筑中,今天它被视为美国国家历史的一座里程碑。

艾森豪威尔行政办公大楼原先属于海军部门的东翼有一间印度条约室,室内装潢端庄大气,四壁悬挂硕长的油画。从窗户看出去可以看到白宫川普的房间。这里曾经是总统举行记者招待会的地方,1955年,艾森豪总统在这儿举行了史上最早的一场现场电视直播记者会。今年2月12日,己亥正月初八,白宫的中国新年庆典就在这举行。

艾森豪威尔行政办公大楼。(公有领域)

印度条约室。(公有领域)

这场庆典由白宫亚太裔行动计划AAPIs举办,许多重要官员都在这场新年庆祝上致辞。行动计划执行长梁荷莉(Holly Ham)分享了中国新年的故事,并祝贺在场人士新年快乐。交通部长赵小兰表示作为亚裔美国人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在两种文化上都有优势。总统策略助理Brooke Rollins报告未来的优先经济事务。少数族裔发展办事处国家主任Henry Childs讨论川普领导下的经济成长及对白宫亚太裔行动计划的影响。国务院助理秘书Michelle Giuda就美国在地区事务的领导发言。

庆典的压轴是亚裔的艺术演出。华盛顿地区韩裔基金会的韩国鼓舞、台湾室内乐的中西乐器合奏、越南文化表演团的舞蹈、中华文化协会的汉服走秀、中国少年俱乐部的舞狮一一上场,古老亚洲大地上各族裔的传统艺术使得这间典雅的条约室生机盎然。

在今年的新年庆祝中,亚裔的艺术演出有一个全新的节目,带来了出乎意外的惊喜,使得这场庆典有了不一般的意义。这就是中华文化协会汉服社的汉服走秀。这场演出不到十分钟,然而展现的古老中华文化的优美气度却震动了全场的观众。头一回,优雅大度的各朝汉服出现在富有古风的条约室内。在这传统新年庆典上,来自东方的传统文化不意在这间具有西方古风的室内展露光华,与之相互辉映。

没有伸展台,这间典雅的印度条约室就是最好的舞台。一扇长门打开,穿着汉朝、唐朝、明朝服饰的模特一个个从门后缓缓走出来,慢舒长袖,款款移步。模特缓慢的步伐,端庄而宁静的身形好似古人复活,把人们带回了古代。刹那间,白宫好似变成了一座东方皇宫。

古人的复活

中华大戏五千年,这五千来汉服不断变化着,展现各朝代的文化及独特的美学。汉服不只是外在的衣饰,并且结合了人内在的风度气韵,规范着人的行动举止,使人敦敦有礼,进退合节,男子阳刚潇洒,仕女端庄婉约。从柔软细韧的丝绸到上衣下裳的裁剪,都蕴含着古人天人合一,敬天敬地的精神。正由于汉服文化的丰富内涵,汉服成为带有民族韵味,意蕴无穷的一种古典艺术。

一扇长门打开,一位穿薄荷绿唐朝礼服的模特徐徐移步,缓缓来到了观众前。她立定之后,缓缓把双臂拉开,展现了一双线条优美的垂地大袖。而后她转身轻移裙裾,展露出腰背曲折有致的侧影,配上同色的披帛,宛如一座古代的雕像。这件薄荷绿唐代大袖衫是贵族的礼服,在中晚唐流行,那时候大袖衫的袖宽往往四尺以上,一般多在如朝参、礼见及出嫁等重要仪式上穿着。因穿着这件大袖衫时,唐朝仕女发上多簪有金翠花钿,所以又称“钿钗礼衣”。

薄荷绿唐朝礼服。(中华文化协会提供)

穿一身薄荷绿礼服的仕女转身消失在门后,随后出现的是一位穿汉代曲裾的模特。她庄重地一步步缓缓前来,立定之后,把一双浑厚的矩形宽袖一左一右舒展开来,特别有一种古朴和厚重感。曲裾的全名是曲裾袍,原称绕襟袍。汉代曲裾上下分裁式,类似深衣,所以又称曲裾深衣。《礼记正义·深衣》中提到“深衣”上衣和下裳相连,被体深邃,称作深衣。深衣使人身体深藏不露,雍容内敛,别有一番气度。这位穿月黄色汉代曲裾的古装女子出现在白宫,展现出汉人特有的谦逊之美。

接下来出场的是手持花束,身穿墨绿、浅绿互搭的明代女袄裙的模特。外衣为收袖口的琵琶袖,袖口有缘边,领子加护领。下裙是一件及地的淡绿色褶裙。身穿袄裙的模特焕发出一种内在的沉静,与汉服的宁静祥和结合为一。她缓缓转身移步到门的右边,手持花束垂首静立一旁。

门后走出了一名穿酱紫色明代官吏常服,戴乌纱帽、身穿补服的模特。补子上绣走兽。这是明代官吏的主要服饰,补子上文官用飞禽,武官用走兽。这名官吏踏大步走上前,走到左边立定后抬手至胸前向来宾环视作揖,而后转身向手持花束的女子揖身一拜,女子把手放在身侧屈膝回礼。这一短暂的互动展现了古人男女之间彬彬有礼,井然有序的伦理,恍若古代再现。

接下来,一位身穿明代直裾深衣,外披一件飘逸大氅的男模特快步上前,两层相套的赭红色汉服闪烁着丝绸之光,十分耀眼,衣襟和大氅随着他大步前行而随风摇曳,有一种少有的气度。玉树临风的模特侧身在门前立定,大袖一挥,大氅微敞,展现了中国古代男子独有的洒脱的气质。立定之后,他向来宾擡手作揖,长袖在胸前垂下来,完全似古代雕像上古代先贤一双肥厚硕大,内蕴天机的宽袖。双手拱手而立的身形对称,谦恭,浑然一体,展现出一个内蕴,完整,立于天地之间的人。而当他转身踏步离去,身披大氅的背影豪气而又动人,一双大袖如翼一般微微飘动,长襟摇曳,更显出了古代男子衣袍说不出的一种风流蕴藉。

最后,门打开,走出了一双穿唐朝仕女袍服,巧笑倩兮的模特。她们高挑的身形,华美的服饰展现了一种现代衣着缺乏的磅礴的风度,观众席传出了一声赞叹。这两件紫红色、橙色唐代大袖衫和璀璨的头冠、披帛体现了大气、恢弘的唐代文化。唐代大袖衫礼服由长裙、宽袖对襟大袖纱罗衫和披帛组成,曲折有致的披帛垂在肩后,长圆形的纱罗下摆在薄荷瓷砖地板上摇曳生姿,宛如从唐代壁画上走下来的一双丽人。

橙色大袖衫的配色尤其奇妙,蜜一般的橙色长裙罩上大袖纱罗衫、配上鹅黄色披帛,再配上宝蓝色腰带和胸前的花卉,浑然天成,穿在美若天仙的模特身上,宛如一幅画中的天人,浑身散放出一种说不出来的光,犹如甜蜜的发光体。

唐仕女大袖衫礼服。(中华文化协会提供)

面对这见所未见,闻所未闻,气宇轩昂,大气风流,来自大唐的华服,望着这一双高大俊美的仕女,观众席有一种难掩的兴奋。贵宾们眼睛都睁得大大的,特别亮,纷纷站起来拍照摄影。对于许多人来说,这样正统而贵气大美的唐朝汉服是他们一辈子都没有见过的。见了这华贵天然,妩媚生姿的大唐仕女大袖衫,我们明白了何以大唐一直被视为中华文明难以逾越的高峰。

又一次,这些汉朝、明朝、唐朝华美端庄的袍服一个个穿过来宾的眼前,一字排开在条约室前方立定,然后,所有模特舒展右臂向嘉宾致意。之后他们列队徐徐穿过条约室,鱼贯穿过大门走出去。

最后一位穿唐朝仕女橙色大袖衫的模特转身徐徐穿过门离去,身后曳着呈弧形的披帛和拖地摇曳的裙裾,背上是挑高的腰饰,头上是高耸如冠的头饰。就这样,她穿过门离去,留下一个华贵绝伦的唐人的背影。

谢幕。神赐之衣:大美汉服。(中华文化协会提供)

中华文化协会会长Cindy Shao对于能在白宫演出,感觉是一个最高的荣誉,“这次中华文化协会汉服社受邀参加白宫的中国新年庆祝活动,对亚裔来说是最高的荣誉。参加庆祝活动的嘉宾都是一些机构和组织的官员和主管,或是跟亚裔社区互动的机构领袖。

这是第一次汉服服饰和文化在白宫展现,以前从来没有过,真是特别有意义。今年庆祝活动的地点印度条约室高贵典雅,和华贵端庄的汉服相得益彰,东西方文化在此和谐相聚,美好的画面定格在这里,成为我们珍贵的回忆。”

这次白宫的汉服走秀背后的灵魂人物是天韵国际汉服研究中心主席Grace Chen,这场演出所展示的七套汉服都是出自于她的设计。从2008年新唐人举办的全球汉服回归设计大奖赛开始,Grace就立志研究汉服文化,并把推广纯善纯美的传统文化艺术,特别是以正统汉服为主的礼仪道德、人文艺术为己任。

对于这次的汉服演出,Grace表示:“我们受邀在白宫展示汉服,也是希望透过汉服传统服饰之美让人们了解中国传统文化,以促进中西传统服饰、文化艺术的发展,并为世界各国传统文化艺术互动与合作尽一点微薄之力。透过主办方以及现场观众的反馈,可以感受到主流社会的人们对传统汉服之美的由衷喜爱之情。由此可见我们在白宫展示汉服文化也是意义不一般的。”

在中国和巴黎,Grace所学的都是西方礼服的设计和裁剪。通过近十年来对汉服文化的学习和研究,Grace切身体会到中国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体现在汉服服饰文化上,可以看到汉服形制与服饰中体现着天人合一的理念。

现在越来越多人喜爱汉服,不仅是因为汉服所展现出来的形式美,人们真正感受到的美是来源于汉服体现了传统文化的内涵。任何艺术作品设计的美,其内涵和精神展示了一位艺术家的境界。

Grace认为纯净自己的思想,提高自己的艺术修为,对一名设计师来说尤为重要,所展现的作品就是要带给人们向上与光明的感受。从她设计的纯净高雅的汉服中,我们能感受到艺术家对自己艺术的期许。

这次特殊的汉服走秀在白宫举行,躬逢其盛的模特有许多深刻的体会。在七位模特中,有一位是2018年DC小姐AllisonFarris,有着东西方血统的Allison豪爽帅气的外形给这次的汉服走秀带来了一股新鲜的气息,慿添了另一番情调。她表示能参加这次汉服演出特别高兴。

第一次穿上汉服走秀,穿沉静的明朝女袄裙的Alisa说:“汉服展现的不是外在的美,要提升自己的修为,才能体现汉服的美。穿汉服不只是外在的,汉服这种美是由内到外,要是自己没有这种美,就很难展现出来汉服的美。要内在有一种提升,才能展现汉服的美。”

对于穿汉服,穿薄荷绿大唐礼服的Lilian有特殊的体会:“中华文化是神传文化,古人穿的衣服也是神赐给人的,所以想通过这次汉服演出证实神的存在。”

穿月黄色汉朝深衣的安妮说穿上汉服,更能体会到古代和现代文化的差异:“古人内敛,温文尔雅,文静的修为,这种美和现在的美是不一样的,现代的美都比较张狂,都是表面的,比较低浅。这和古代的美感完全不同。”

模特合影。(中华文化协会提供)

一位来宾在演出结束后痴痴望着穿着古典袍服的模特们,流连忘返,一直指着一位模特问:“她是谁?”彷佛这些模特来自另一时空,另一世界。这次的汉服演出不仅震撼了在场的嘉宾,一起参与演出的亚裔艺术家也深受吸引,十分惊艳。

安妮说起了换装室里的一个插曲:“我给DC小姐梳好头,戴上头饰,一旁的演员看得目不转睛,简直太惊奇了,‘这东西是戴在头上的?你这不是queen(皇后)吗?’”

一位白宫官员询问文化协会汉服社是不是第一次来白宫,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服饰,会长Cindy告诉他这是中国几千年朝代的服饰,他很惊讶,有点难以置信。其实对于那天的很多官员,这见所未见的汉服彷佛打开了一扇天窗,让他们窥见了另一种文明,另一种生活,甚至是另一种人类。这来自五千悠久文明的汉服背后的文化底蕴深厚博大,和我们现在生活于其中的现代文明不可同日而语。

其实,从2008年新唐人举办第一届全球汉服回归设计大奖赛开始,汉服之美逐渐回到人们的视野。在2010年、2011年、2013年,汉服三次受邀参加着名的纽约时装周走秀,来自五千年古老文明,大方热情而又典雅宁静的汉服风靡了整个纽约服装界。

而在2018年,在华盛顿DC国会山庄草坪上,中华文化协会也举办过一场汉服走秀,华美端庄的汉服出现在广大的翠绿草坪上,美不胜收,震动了在场的世界各国游客。近年来,大陆也掀起了汉服热,但所穿戴的大多不是正统的汉服,缺乏汉服必有的端庄和内在的美德,给予人的感受也就缺乏汉服深广而平和的美感,更失去了其深厚的文化内涵。

己亥年伊始,这一场在白宫的汉服演出遥遥呼应1700年凡尔赛宫的“中国皇帝”新年宴会,预示着新纪元的到临。三百多年前的一个新年,来自中华神传文化的高贵汉服引领欧洲走入了十八世纪;今天,在悄然移转的天象下,在又一个新年的开始,犹如一双奇特的镜像,来自古国文明的汉服再度引领人们走入辉煌的宇宙新篇章。

从柔韧爽滑的丝绸材质到裁剪得大气雅正的袍服,美质独具的汉服妆点着人们的身体,也规范着人们的内心。来自古老中华帝国的汉服出现在白宫,这亚美利坚的现代皇宫,冲击着人们的心灵,彷佛在告诉人们:从现在起,人类全新的服饰,全新的生活要开始。

在这地球上,人的生活就要从新开始。褪下那变异、缺乏美感的现代服饰,回到那大气雅正的古典服饰,那祖先留给我们的真正属于人的,神赐的服饰,人就要从新开始。穿上宁静祥和的汉服,归正我们的心,寻回我们原有的神性,我们再度开始生活。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冬琪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文化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