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川普特例(上):选民就喜欢他的斗士风格 能治“美国癌症”

胡佛研究所资深研究员汉森教授和他的新书《The Case for Trump》。(SOH合成图)

这个月又有一本关于美国总统川普的新书,书名是《The Case for Trump》(暂译《川普特例》)。这本书3月5日上架后两天就一跃成为亚马逊(Amazon)在美国历史类书籍中销售第一、在政治类书籍中销售第二,和在所有书籍中销售第八名的上好成绩,并获得很多媒体报道。

这本书的作者也是本台的嘉宾常客,胡佛研究所资深研究员、军事历史专家、古典学专家维克多·汉森(Victor Hanson)教授。汉森教授还是一位在加州中谷务农的农夫。为这本关于川普的最新畅销书,本台记者又特别专访了汉森教授,听汉森教授畅谈这本新书的特色内容,以及川普2016年为什么能够胜选,和川普2020年竞选连任的可能性有多大。

《The Case for Trump》(暂译《川普特例》)封面。

本台记者馨恬和胡佛研究所资深研究员汉森教授合影。(SOH摄影)

川普2016年胜选“特例”的三个方面

首先,记者先问汉森教授为什么起这个书名《The Case for Trump》。他说他原来的书名是《A Case for Trump》(川普案例),后来出版商给改成《The Case for Trump》,认为这样的表达更强一些。

汉森教授认为关于川普在2016年赢得大选的“特例”主要包括这么三个方面:

第一、赢得中西部选民

2016年大选中,为什么在没有人认为他可以赢的情况下,川普赢了呢?那是因为他的竞选信息帮他赢得了中西部7-8个关键州的选民,包括威斯康辛、密西根、宾夕法尼亚、俄亥俄、北卡罗来纳等,为什么那些州的选民被其他候选人忽视了呢?

第二、对手希拉里不受人欢迎

选民因为希拉里-克林顿长期不断的丑闻、她在担任国务卿时的表现、电邮门等事件而极其不喜欢她,所以川普是在跟一个极不受欢迎的对手竞争。

第三、选民需要一个能治“美国官僚癌症”的斗士总统

美国民众觉得这个民主社会已经病入膏肓,打个不恰当的比方,他们需要一位总统能够有像癌症化疗那样的解药,能够下重手治疗已经“患了癌症”的官僚政府,而不是一个一般的共和党人。川普说话和发推特的方式,就吸引到那些基本选民。他们觉得如果现在不去阻止美国越来越激进的政治趋势的话,可能就永远没有办法了。

这就是为什么当一半的美国人不喜欢川普的推文,不喜欢川普总是即兴讲话,并带着很强的批评意味的同时,这些特点却都很对他的支持者们的胃口。很多人都误判了这点,他们不明白其实川普的支持者不仅喜欢川普的政策,而且也喜欢川普像个斗士一样的风格。在汉森教授的书里,他详细地阐述了这些方面。

川普2016胜选是因为他真正面对长期存在的问题

总结上面这三个方面,汉森教授认为,川普2016胜选是因为他能够针对一些长期存在、但没有哪个政客能够真正面对解决的问题,例如:

非法移民问题

针对美国南部边境敞开,每年让50万没有经过审核的难民涌入美国这样的问题,没有哪个党派能够真正解决这个问题。因为共和党喜欢非法移民作为廉价劳工力,而民主党喜欢非法移民作为新的选民票仓。

制造业衰退问题

另外,大家都认为美国已经不能再工业化,再也无法经营制造业,并且成为永久性的情况。但是自从川普上任以来,仅制造业的新增就业就将近50万,是奥巴马政府最后两年制造业增长的六倍多。

贸易协定不公平问题

还有川普认为美国和中国的贸易协定、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以及美国和欧盟的贸易协定都是不公平的、不对等的。很多人认为他的观点很极端,是19世纪的重商主义、保护主义。川普当时是唯一说要重新谈判这些贸易协定、要求贸易对等的总统候选人。

川普能够质疑很多“政治假设”对美国更有价值

记者问汉森教授,川普作为一个政治素人竞选总统,这是他的优势还是缺点呢?

汉森教授认为,在美国,大家已经形成一种“政治道路”的习惯,比方说,你要先做国会众议员、然后参议员、然后再竞选总统,或者要先当过州长、或者有律师或学者的背景,才能竞选总统。

而川普是从曼哈顿房地产市场所积累下来的经验,那是一个非常激烈艰难的环境。他得跟环保社会主义者、政客、工会打交道,他得应对各种法规和各种媒体。在这个过程中,川普积累的各种技能,让选民们觉得是很有效的,因为美国已经到了一种程度,就是很多假设是不能被质疑的,例如:《巴黎气候协定》、《伊朗核协定》、以色列的首都一直在特拉维夫而不是耶路撒冷、资助哈马斯的伊斯兰抵抗运动、边境建墙不能超过800英里,这些事情全都不能被质疑。

因此,支持川普的选民认为,像川普这样能够从不同角度看世界,而且不是政治圈内的人,可能对美国更有价值。

川普选民是些什么人

汉森教授说,川普的基本选民大约占38-41%,他们是被希拉里·克林顿称为“deplorable可悲的人”、“irredeemable不可救药的人”,或被奥巴马称为“clinger依赖于枪支和宗教的人”,他们很多都是失去工作的蓝领工人。

这些人他们觉得已经没有什么好再失去的了,因为他们是全球化经济和庞大的贸易赤字的牺牲品,不管川普怎么做,他们都会支持他。

但是川普要赢得大选,这还不够。虽然90%的共和党人投票给川普,但他们并不全是川普的基本选民,包括郊区妇女、商人、乡村俱乐部成员等这些选民都是冒了一定的风险投票给川普的。

可是共和党的权威专家人士、贵族阶层,包括共和党的媒体都不支持川普,如National Review《全国评论》、Weekly Standard《标准周刊》都反对川普,一些保守派团体也反对川普,一些著名的权威人士如George Will(乔治·威尔,《华盛顿邮报》的政治评论员)和David Frum(大卫·弗鲁姆,政治评论员、共和党说客,曾是小布什总统的演讲撰稿人)等都反对川普。

所以2016大选那时候有5-10%的选民是冒了风险投票给川普的。

2020年大选会怎么样?有人可能会说,川普讲话太冒犯人了,无法支持他。

不过,汉森教授认为,另一种看法是,针对美国政府的官僚现状,我们就是需要这样一个强硬有力的人来打破。那么2020年大选的关键就在于大约10%选民的意愿,包括前面讲过的那几个中西部州,是否还会投票给川普。汉森教授觉得,川普在这方面不太会是大赢或大输。

川普一定会建起边境墙那是他对选民的承诺

对于持续引发争议的边境墙问题,汉森教授认为,川普是一定要建墙的,因为这是他对支持者们许下的承诺,要阻止住非法移民。川普认为非法移民对美国是危险的,其它那些方式,包括电子监控、无人机都不管用;唯一能够让边境巡逻队腾出人手到边境去巡逻,阻止非法移民入境的方式,只有建墙,这是最经济的手段。假如川普不建这个墙的话,他的38-41%支持者就不会继续支持他了。

而在民主党方面,尽管他们在2016年都支持了边境围栏,但现在如果他们同意建墙的话,他们觉得就等于是给川普增加了气势,所以他们不想对川普做的任何事情给与加分。

不过,在美国政治中,可能因为边境墙的分歧而让川普受到一些人的责难,但是,还是要看长期下去,哪一方提出的信息更好。汉森教授认为,川普的信息更胜一筹,因为川普会说,看看那些被非法移民杀害的美国人、看看那些源源不断而来的“大篷车”,而川普所要求的建墙经费还不到年度预算的1%。

川普2020大选的挑战——拿到郊区妈妈们的选票

汉森教授认为川普2020年大选的挑战是,他需要拿到郊区妈妈(suburban mom)们的选票,就像汉森教授自己的女儿那一类的选民——有高学位,有三个孩子,最关心的议题是医疗健保,关注总统是否关怀民众、做事是否公平有礼等等。

所以,川普得保持GDP3%的成长率或经济往上发展的趋势,外交政策方面他做得很不错,但国内的文化舆论方面对他很不利,90%的媒体报道是负面的,好莱坞不喜欢他,大学不喜欢他,而民主党已经往极左方向发展,他们一直想要弹劾他。

因此,要克服所有这些负面因素和反对势力,川普得想办法拿到那些郊区选民的支持,帮助他把支持率从42-43%提升到46-47%,那就是川普在2016年竞选之夜的民调。

郊区选民也是非法移民问题的受害者

对于非法移民带来的问题,那些郊区选民也关心吗?汉森教授回答说,是的,因为比方说,中西部人他们不希望自己的薪资受到非法移民低工资的竞争;共和党主流人士发现2016年大选中可能有非法移民投票,或者即便没有投票,他们组织起来去收集选票,这是共和党不喜欢的;对其他人来说,人们希望自己去看医生时,能够及时接受看诊,而不是要跟那些不讲英文、刚来美国也没有缴税的非法移民一起排长队;或者人们希望自己的孩子在上公立高中时,能够去上大学先修课程(即AP课程),而不是上双语课程;或者人们去海滩或公园游玩时,希望每个人都知道应该遵守一样的规定。

人们不认为,在每年涌入100万非法移民的情况下,以上这些愿望都能够实现,尤其是在加州。对美国人来说,让那么多健康背景和法律身份毫不知情的人进来,他们不懂英文,高中也没毕业,没有支持自己生活的方法,也没有合法身份,美国人不希望自己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的身份已经被盗用。根据国税局IRS的数据,在过去四年里,有100万美国人的身份被盗用。

所有这些社会问题都对郊区选民有吸引力,所以川普在非法移民和边境墙问题上能够拿到至少50%的支持率。

(未完待续)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冬琪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