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科教 > 正文

9岁学童死亡 揭吉林玉琨学校黑幕

吉林省玉琨国学实验学校一名9岁学生就读期间死亡,其身上有淤伤。(网络图片)

吉林省玉琨国学实验学校(简称玉琨学校),因一名9岁学生死亡事件,陷入舆论漩涡。该校涉虐待学生并要求家长不断捐款以及教师无资格证等黑幕被曝光。

9岁男童被延误治疗不幸死亡警方不立案

3月18日,上游新闻刊发的《国学学校九岁男童之死》披露,去年12月,玉琨学校三年级学生睿睿(化名)在校生病,11日凌晨在治疗途中死亡。睿睿父母认为学校延误孩子治疗外,还怀疑有瘀伤的睿睿生前可能遭到了体罚。

据报道,睿睿父亲周建奎年近40岁才得子,他于2016年听过王竑锜的讲座后,把儿子从重庆老家,送到吉林四平伊通县的玉琨国学实验学校读学前班。

去年12月5日,周建奎如往常致电给班主任,才得悉儿子已发烧一周。两天后,校医闫振丽发现睿睿腹部有包块,校方通知家长到校接睿睿就诊。翌日,闫振丽先后带着睿睿辗转去了两间医院。

周建奎质疑,为何不早将儿子送院,闫振丽拿出睿睿的血常规检验报告表示,得了白血病,若在医院化疗会更快病死,建议求助中医,并推荐其在河南平顶山的师父王某。周建奎父子于同月10日抵达当地,但王某未出手医治,建议去当地三甲医院诊治。翌日凌晨,睿睿在河南一间医院经抢救无效不治。

周建奎披露,王竑锜曾对他说:你孩子得了白血病,是因为你们家杀业太重,作家长的应该忏悔。”“你不服爱上哪告上哪告去,我等着瞧!”

当地教育局事后发布调查报告,提到校方主要问题是延误睿睿的治疗,又指闫振丽只有中专学历,曾用刮痧、拔罐等方式为男童降温。周建奎报警,提出闫非法行医,但警方以“该案不符合立案标准”不予立案。

据报导,睿睿死后,校方与家长签订协议,赔偿55万元人民币了结此事。

学生惨遭体罚“太子”踢孩子下身

报导说,玉琨学校最让家长们难以接受的是原本活泼机灵的孩子变得精神紧张,经常表现出胆怯等状况。多名学生家长称,他们的孩子曾遭到不同程度的体罚,至今仍有心理阴影,不敢独自入睡。

7岁男童小浩然曾因调皮被老师惩罚做了一个多小时的蹲起,膝盖劳损后也没有被重视,才越来越严重。小浩然终因“不听话”被开除。回家后的小浩然经常在晚上睡觉时候说:“奶奶,我害怕”。

一名来自浙江的三年级男孩,则是被该校老师踢中下身,未来是否有后遗症还未可知。

打人的老师叫杨松,是该校闫校长的儿子,不到30岁,在学校里被称为“太子”。据家长们反应,杨松并没有教师资格证,此前他是当地一家驾校的教练。

据报导,伊通县教育局职教科秦科长对杨松没有教师资格证的情况没有否认。

家长被不断要求捐款学校获巨额利益

有义工家长介绍,每次家长培训时,学校老师就会引导家长捐款。他们声称家长“捐款越多,越能消除自身业障。”

这所民办学校收费不菲,每年学杂费2.5万元,还不包括各种额外的捐款资助。

每次家长会,家长们会购买粮油、蔬菜等给学校,平时也会网购餐具、米面粮油、仓库杂粮等。

连玉琨学校的部分教学设施也是家长出钱建设的。例如塑胶跑道、绿化、楼房玻璃、监控设备,寝室洗衣机等。班级的书柜、电视,都是由各个班级承包,只要坏了,就找班级家长“化缘”。

一名原玉琨学校的老师透露,多年来,该校获得了巨额利益。有的家长甚至卖了房子捐款。

这名老师说,大约在2015年年中,她曾给学校写过一篇文章,大致内容是列举出给学校的捐款人,表面上是在感恩,实则是劝没捐款的家长捐款。

“这种情况发生过好多次,学校一困难就号召捐款,实在捐不上去了,就预交学费。”建校时,学校要求家长交2万元保证金,家庭困难交不起的,学校就要求孩子退学。

王竑锜到底是什么人?

玉琨学校官方网站显示,王竑锜是着名民营企业家、慈善家、教育家,中共航空大学德育教授、吉林大学以及东北师大客座教授。

但陆媒记者发现上述大学的官网,均没有王的有关资料。

曾与王竑锜共事过的长春当地人李先生对陆媒表示,“王竑锜就是普通农民出身,也没读过什么书,做扶贫大市场以后才慢慢挣了钱,想不到他还能被当成国学大师给人讲课,真是奇了怪了。”

据悉,王经过核证的身份包括,长春市玉琨扶贫大市场和玉琨学校的法人代表(持牌人),前者为农业、建材、杂货的综合商场。

报导说,玉琨学校位于吉林伊通农村的一片农田中,四周都是荒草和山坡,学校被铁栅栏围住,大门紧锁,不允许外人进入。

有大陆网民跟帖表示,现在有人打着“国学”学校的概念。实际上跟之前的问题学生教育基地网瘾戒断中心之类的都差不多,全封闭,用高压手段驯服爹妈搞不定的孩子。这学校绝对有问题,要深挖!

“现在不骗的学校有几个?只不过这个学校骗漏了底罢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科教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