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存照 > 正文

新西兰枪击案的危险信号:文明冲突论的升级版

1

新西兰枪击案其实是个非常危险的信号,这预示着塞缪尔·亨廷顿在世纪之交所预言的文明断层线冲突已经陡然升级。

如果说,震惊世界的911事件已经让亨廷顿的预言不幸言中,那么从那时候开启的断层线冲突很可能已经重新开启了热战状态。

从上个世纪下半叶开启的西方盛世,让很多过惯了安稳生活的欧美人,对于来自世界各地的不同文明表现出了难能可贵的包容和接纳,这其中就包括伊斯兰文明。

然而,在影响日益深远的多元文化浸润中,亨廷顿极为敏锐的洞察到:

"一些西方人,包括比尔·克林顿总统在内,认为西方只是与伊斯兰极端主义暴力分子之间存在问题。但是,1400年的历史却提出了相反的证明。伊斯兰教和基督教的关系经常充满风暴,彼此将对方视为外人......伊斯兰教和基督教之间和平共处只是短暂和表面的历史现象,在更多情况下,它们的关系是一种激烈竞争的、发生不同程度热战的关系。"

在经受了伊斯兰极端势力的长期的恐怖袭击和折磨后,新西兰枪击事件正式宣告:焦虑的西方极端分子开始反击了!

这意味着,伊斯兰教和基督教在多元文化庇护下的短暂蜜月期已经结束。

2

亨廷顿在1996年的预言并非危言耸听,几年后的911事件不但让美国人感受到了切肤之痛,也印证了他的担忧并非空穴来风,而是有着充分的历史和现实依据。

伯纳德·刘易斯曾经总结到,在将近一千年的时间里,从摩尔人首次在西班牙登录到土耳其人第二次围攻维也纳,欧洲不断处于伊斯兰威胁之中,伊斯兰是唯一让西方的存在受到过威胁的文明,而且这种情况在历史上至少发生过两次。

究其原因,亨廷顿认为这种冲突之所以无法避免就在于宗教特性和建立于其上的文明。

他认为,一方面,冲突来自于他们的相似性,如这两种宗教都是一神教,具备相当程度的排他性,一旦正面交锋就是电光火石、水火不容;另一方面,冲突也源自他们的差异,基督教持有政教分离的观念,而穆斯林的伊斯兰教观念作为一种生活方式超越并融合了宗教和政治。

也就是说,穆斯林作为一个整体,并不接受现代文明政教分离的基本原则,在我看来,这种文明异质就是伊斯兰世界屡屡成为当今世界主要冲突策源地的根本原因。

与其他大多数冲突类型不同的是,发生在伊斯兰世界边缘的暴力冲突,并非源自意识形态,而是源自文明类型的差异。

对日益世俗化的西方社会和其他本身没有太深刻宗教影响的国家来说,民族国家是政治忠诚的顶点,而伊斯兰世界则恰恰相反。

艾拉·拉皮德斯说伊斯兰世界有两种基本的、原始的、持久的忠诚结构,一方面是对家庭、部族和部落的忠诚,另一方面是对在更大规模上的文化、宗教和帝国的统一体的忠诚。来自阿拉伯世界的学者坦诚,部落主义和宗教(在伊斯兰世界)曾起过并仍然在今天起着重要的和决定性的作用。

最近数十年来,随着全球化席卷整个伊斯兰世界的伊斯兰复兴运动,和世界其他地方在世俗化的突飞猛进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已经过世的新加坡国父李光耀生前对这种复兴运动有着置身其中的细致观察,他说:

"过去30年,东南亚地区的伊斯兰的性质一直都在变化。首要原因就是,1973年,第一次石油危机期间,石油价格连续翻两番,自此,沙特阿拉伯一直乐于慷慨解囊,资助全球的伊斯兰传教活动,大肆修建清真寺、宗教学校,为世界各地的传教士提供资助,积极传播伊斯兰教瓦哈比教派的教义和行为方式。其次,1979年,伊朗爆发伊斯兰革命,国内推行全盘伊斯兰化,这极大地强化了穆斯林对伊斯兰力量的信念。最后,20世纪八九十年代,东南亚大批穆斯林参与了阿富汗的圣战运动,导致东南亚大量穆斯林走上了极端化的道路。"

这种超越国家和民族界限的宗教影响力,从逻辑上来说,一定会凌驾于任何一个国家的世俗法律之上,而这显然突破了现代社会赖以维系的基本原则。

试想,当一个人要同时面对两套截然不同的法律体系,会不会因无所适从而神经错乱呢?

3

伊斯兰世界在现代化进程中的失败毋庸置疑,而伊斯兰社会的封闭性让他们更容易把这种失败归结于西方的欺压。所以,西方社会的高福利和无偿接纳,在某种角度上来说,并没有起到伊斯兰文化融合进多元文化熔炉的目的,反而成为了伊斯兰主义迅速成长的契机。

随着中东难民大量涌入西方社会,不但带去了高犯罪率,也带去了更多同时更加难以防范的恐怖袭击。

在多元文化占绝对主流的欧美社会,大多数人会认为,穆斯林融入现代社会仅仅是个时间问题,需要社会更多的宽容和耐心。

让那些温和谦虚的穆斯林给那些恐怖分子背锅,把矛头简单的指向他们,那样会丧失掉我们同为人类的同理之心和自由平等的原则,有失公允。

然而,伊斯兰世界的极端化不断蔓延和不可遏制的趋势,让我知道,如果完全忽略现实带给整个世界的"伊斯兰焦虑",也并不可取。

欧美主流媒体秉持"政治正确"的一贯作派,把新西兰枪击案简单归结于当事人的所谓"白人至上"观念,实在犯了思维懒惰病。其实,从事情的起因和过程来看,我们都可以清晰的看到这个悲剧跟白人种族主义一毛钱关系都没有,而是弥漫于西方社会的"伊斯兰焦虑"的总爆发。

这种焦虑不是今天才有的,恰恰是在当今西方社会因为政治正确,一而再、再而三忽视并刻意回避文明冲突所带来的危害,所孕育出来的。

新西兰枪击案所暴露出的,不是欧美白人的强大,而恰恰透着这些西方人对自身文明走向衰落,而无法通过正常途径改变的悲观与绝望。

据美国国情调查局估计,到了2050年美国种族人口将发生根本性的逆转,拉美裔会占到23%,黑人占到16%,亚裔占10%,而欧裔美国人将从此变成少数族裔。

在美国的许多地方,西班牙语已经取得和英语一样的合法地位,不但店招已经双语并用,而且在有些社区说英语会没人理你。

但不管是拉美裔和黑人群体,仅仅以世俗层面而言,都会和主流社会保持相当程度的交流沟通,在价值体系上保持基本的一致,承认法治和自由的原则和多元文化的准则,这也是西方社会保持活力的主要推动力,虽然在某些局部时刻会造成一定的混乱,但这都在可控的状态。

然而,穆斯林社区因着自身的封闭性,似乎成了一个例外。

4

亨廷顿说,穆斯林社群,无论是德国的土耳其人还是法国的阿尔及利亚人,都没有融入所在国的文化,而且几乎没有迹象表明将来会如此。

对此,身为穆斯林恐怕都心知肚明。

2018年9月,在法国马赛郊区的一家麦当劳餐厅发生了一起让人啼笑皆非的抗议。在信仰伊斯兰教的穆斯林占绝对多数的圣巴托洛缪区,餐厅员工和周围居民纷纷起来抗议麦当劳被清真快餐并购的计划,而当地居民代表表示,原因是这家有25年历史的麦当劳已经是当地社区文化的一部分,将穆斯林人口占多数的社区与法国社会、与世界联系起来的唯一地方。关闭麦当劳会让这个穆斯林社区更加封闭。

居民代表无意中说出了实话,伊斯兰社群自身的封闭性导致了他们在相当程度上拒绝被融合,而这种封闭性恰恰是导致极端化的沃土。

随着中东战事不断,穆斯林群体不断以各种方式进入欧美国家,凭借着比本土白人高的多的生育率,迅速提升在这些民主国家中的人口比例,在穆斯林人口占据这些国家的多数人口之后,会发生些什么呢?

而欧美社会的政治正确和无限包容的氛围,也在一定程度上纵容了事态往极端化发展的趋势。

5

西方社会对于穆斯林包容到那种程度了呢?轰动全英国的罗瑟勒姆案件就可以一斑窥豹。

从1997年到2013年期间,至少有1400名未成年少女在英国小城罗瑟勒姆遭受严重的性虐待,最小的受害者仅11岁。而施以暴行的多数都是当地的巴基斯坦裔居民。然而,让人瞠目结舌的是,面对如此令人发指的罪行,当地警方和议员都因为害怕粘上"种族歧视"的标签而坐视不管,甚至连声援的记者也被驱逐出境。

这种啧啧怪事,可能让远在万里之外的我们都感觉到匪夷所思的地步了吧。

在提供高福利和无条件包容接纳之后,却换回看不到尽头的恐怖袭击和治安问题,这也许就是"伊斯兰焦虑"在西方社会悄悄蔓延的主要原因,而新西兰枪击案就是这种焦虑累积出的悲剧。

从量变到质变,从默默无声到一鸣惊人,正如鲁迅所说,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爆发,被政治正确压制的不满情绪,一旦喷薄而出,其破坏力和极端倾向将处于失控状态。

美国前总统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在他的《大失控》中就一再强调,美国人口的根本逆转将会导致美国社会有解体的危险。

而在亨廷顿看来,替代意识形态冲突的七大文明冲突,会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里都无法消解并愈演愈烈。

当年李光耀在看到亨廷顿的文章后,意味深长的说:

"只有涉及穆斯林时,我才能同意你的观点。温和的穆斯林不会给社会制造麻烦,但世界上的穆斯林太分散,差别太大了。"

作者:北游。自2004年起坚持互联网写作至今,笔耕不辍,长期专注哲学和政治哲学领域,对社会热点和公共事务见解独到。用哲学解剖生活,给您不一样的解读。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北游说事儿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