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SNC听证被终止 特鲁多总理究竟怕什么?

轰动全国、世界关注的加拿大SNC兰万灵事件的国会听证被终止了,此案究竟真相如何?特鲁多总理有没有干预司法?他为什么就是不让王州迪继续作证?如果王州迪讲出更多的内幕与细节,情况又会怎么样?可惜这些问号,如今在特鲁多笔下都变成了句号。

加拿大国会司法委员会的SNC事件听证会是从2月21日开始的,一个月以来,委员会先后传召了现任司法部长拉梅蒂、枢密院秘书长韦纳肯、前任司法部长王州迪以及特鲁多的前政治顾问巴茨等人作证。

原本不在证人名单中的巴茨是因为2月27日王州迪在作证中提到了他干预司法,而主动要求作证的。韦纳肯则是出于同样的原因,被传召了第二轮作证。由于这两人的先后作证都与王州迪的证词反差极大,所以听了他们的证词之后,王州迪表示:她的第一轮作证只是结论概括,还有更多具体内容佐证,如果委员会传召,她会出席第二轮作证回应。

可惜自由党成员占多数的司法委员会以听证已经足够为由,拒绝了王州迪本人及反对党的要求,在3月19日强行通过了终止听证的动议。同一天下午联邦财长莫奈宣布了大选前的最后一份预算案,加拿大各大媒体的头条顿时被预算案的派糖内容覆盖,特鲁多总理一如预期地转移了舆论对SNC的关注。加拿大民众想更多了解事件的真相,至少在本届政府执政期间,希望变的渺茫了。

特鲁多总理为什么那么急于终止SNC事件的国会听证?其原因究竟何在?应该讲从事件曝光开始,尤其是王州迪作证之后,联邦自由党的支持率就表现不佳,多个民调都反映出落后于联邦保守党。

在这个关键时候,随着国会听证的深入,疑点也越来越多,比如那位不肯在宣誓下作证的巴茨,他与王州迪证词为什么差别那么大,两人中究竟谁讲了假话?在两轮作证中都语言强硬的枢密院秘书长韦纳肯,为什么在毫无症兆之下突然宣布提前退休,他心虚什么?相信如果听证继续进行,王州迪再有机会讲话,这一系列疑问有机会被一一抽丝剥茧,届时支持率已经不妙的自由党还有可能情况恶化。紧急之下,为了救党特鲁多总理也只能当机立断,腰斩了尚未结束的国会SNC事件听证会。

SNC事件爆发以来,特鲁多及其幕僚曾经以挽救魁省就业的理由替干预司法作辩解,但是在不少经济专家看来:政府的关于起诉SNC公司会导致9000员工失业的理由根本站不住脚。根据新闻报道,SNC公司总裁Bruce就曾明确表示,他没有讲过如果不给公司延迟起诉协议会导致9000名员工失业的话,公司总部也没计划搬迁到外国。

如果公司被诉,可能会有人材流失到其它公司,所以不用担心失业。特鲁多及其幕僚为了让王州迪改变检察长的起诉决定,一再将SNC的工作岗位当作筹码摆上台,谁知公司总裁Bruce却没有与他对上口径,关于这方面的内幕,王州迪究竟是否知道,由于听证会被终止,公众也就无从得知了。

2004年,加拿大自由党政府爆出了联邦赞助丑闻,当时的马田总理面对铺天盖地的批评,任命了退休法官戈梅里领导独立调查委员会进行调查。尽管结果可能会令执政党最终下台,但马田还是没有干预调查。

相比当年自由党政府的做法,现在特鲁多政府中途腰斩国会司法委员会SNC事件听证,就显得相当没有底气与自信。如果我们的总理真的如自己所言:没干预司法,如果他真的认为自己的幕僚没有做错,那么让国会听证继续下去又何妨?让王州迪自由讲出所有的话又有什么关系?如果前司法部长讲的内容站不住脚,没准还可以帮总理“洗底”。

加拿大选民一人一票选出了自己的政府和议员,他们当然也有权利知道那些被选出的人是怎么施政、问政、工作的。现在联邦政府发生了那么大的事件,整个真相都没大白于天下,就终止了国会听证,这将老百姓的知情权置于何处?如果选民连这点知情权都得不到保证,那么他们的投票又有什么意义?所以特鲁多总理急于终止SNC事件国会听证,不仅有试图掩饰之嫌,还是对选民权利的一种冒犯。

SNC国会听证被终止了,总理说公众还可以等道德操守专员迪翁的调查报告,可是他口中的迪翁专员却偏偏又在这个关键时刻请了长期病假,什么时候重返工作岗位还不知道。看来公众寄希望于迪翁的报告,暂时也不可能了。事实上关于SNC事件真相的追究,早已超出了反对党互相攻击的党争层次,此事关系到公众利益,选民当然不希望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被蒙混过去。

对特鲁多总理而言,他的当务之急不是用各种方法掩饰或派糖转移焦点,他所应做的是:学习一下同样是自由党的前总理马田,也任命一个由退休法官领导的独立调查委员会就SNC事件进行独立调查,如果他真的这样做了,谁还会再说他心中有鬼呢?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加国无忧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