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鲜事 > 万花筒 > 正文

生活就像椰子 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甜不甜!

情感剧鸡汤文演多了写腻了,今天清静一点寡淡一点,随手写几句,说说椰子。

最近成都的水果店里,椰子突然成了叫火又叫座的明星产品之一,价格不贵货量又足又新鲜,走进店看到那满嘟嘟的货架有时候会以为自己穿越去了海南。

度假去过两次三亚,夏天一次,冬天一次,不论阳光暴晒或是暖风微微,我都执着的每天沉迷于买椰子,一天喝它四五个,甚是过瘾。

路边随便一个小店门口都会堆着百十个刚从树上摘下来的椰子,付了钱,老板二话不说掂着大砍刀走向那一堆椰子,甩手劈刀下去就正砍中其中一个,抽手抬刀,那椰子就好像粘在刀上跟着离开椰子堆,随刀去了案板上,任人摆布。

椰子外壳又厚又沉,抱着太费劲,不便食客惬意开喝,所以厚厚外壳被店老板手起刀落咔咔几下全部砍掉,只留着白色的纤维层,顶部切成塔状,外观看起来好像堆满粮食的小粮仓。处理完外部厚壳以后,老板再次抬手下刀,最后这一刀更是技术活,刀锋嗖的斜劈下去,刀尖角度刁钻,既能瞬间攻破椰子内壳这一最后防线,开出一个孔来,又不会让内壳爆裂到处洒汤。

不管男老板女老板,不管身形魁梧还是弱柳扶风,他们砍椰子的时候看起来都一样的杀气腾腾,江湖沧海一笑般的快意恩仇,麻溜利索,绝不拖泥带水藕断丝连。

抽根吸管塞进去开好口的椰子里,抱着一路走一路喝,等喝完全部椰汁后我绝不丢掉椰壳,待再路过哪个卖椰子的店家,求他帮忙掂刀给椰子最后一记重击,内壳一破两半后雪白的椰肉就显露出来,那是更让我心心念念的好东西。三亚度假的日子里,我居然每天随身带着一把小的不锈钢汤勺,只为了刮椰肉吃,可见中毒之深。

吃椰子的心情往往是带着些赌徒般激动和期待的,因为不到进嘴那一刻,谁也不知道那椰汁多不多甜不甜,不到开膛破肚那一刻,谁也不知道那椰肉厚不厚香不香。有的椰汁甜,有的则泛酸,有的甚至清水般淡然无味;有的椰肉雪白肥厚,脆且耐嚼,椰香浓郁,有的则清透薄滑,好像没成型的果冻,吞下去也品不出啥味道。椰汁多少和椰肉厚薄之间貌似有关联,却也好像不绝对,反正我是始终摸不到挑椰子的门道的。按着店老板们传授的要点选来选去,十个里面最多也就五六个选的特别甜,其他的不好不坏也能吃,难得遇到个无法下咽的。于是大多数时间我也懒得选,直接让老板随机砍一个,椰子带来的喜乐也就顺便随机了。

喝到超甜款的椰汁时那真是开心的手舞足蹈,忙不迭递给身边人催其赶紧分享鉴定,‌‌“你尝尝!甜吧?哈哈哈!‌‌”看着人家点头称好,心里甚是得意。挑到不好喝的,总难免瘪着嘴嘟囔一句‌‌“哎呀,不咋地!来来来你多喝点儿…‌‌”却依然不死心,寄希望于等下能刮出来好吃的椰肉,‌‌“喝完不要丢,我要拿去砍开看看,没准儿有惊喜。‌‌”期待了那么多次惊喜,还是得用数据分析,靠事实说话,好喝的椰汁不一定有好吃的椰肉,而不好喝的椰汁基本上就遇不到好吃的椰肉。

三亚城市里海岸边随处可见椰子树,又直又高,粗壮有力,风吹不动,树冠下面大多挂着一嘟噜的椰子无人关注,显得它们又空虚又寂寞。苦于自己不会爬树,且身边游人如织,身披文明外衣的我只能觊觎那挂在高处的免费甜品,不敢下手,更别提下口。后来偶然在三亚湾走过一段杳无人烟的海滩,旁边有几株椰子树最多只两人多高,树上几个椰子个头不大,有气无力的挂在那儿,看起来歪瓜裂枣青黄不接,却陡然令我歪念丛生,于是开始摩拳擦掌四处打望。

老天赏光,不远处海滩上遇到一条正在修葺的木船,旁边靠着一根很长的木条,寻得这一宝器真是令人如虎添翼,朝着椰子伸出魔爪,站在树下一通猛鼓捣之后椰子非常配合的跳着砸向地面。然而胜利的喜悦很快被现实锤打,如何徒手破开椰子坚硬的壳,这一定是人类进化之初认真研究过的课题,答案当然是找块石头,怒砸。我为了喝个路边偷摘的椰子能做出这般事来,以后再也不想标榜自己是个文明人了。

费半天劲亲手鼓捣下来的椰子汁没有期待中的好喝但也没有那么难喝,那感觉好像打了一下午的麻将,不输不赢。还是开开心心一饮而尽,抬手擦擦嘴巴,吐出来一个字,爽。

我不喜欢上赌桌,就算小赌怡情也不喜欢,到处都是算计、心机和摸不着的运气,那种太动荡的未知不是我智商情商能驾驭的领域,得敬而远之。可抱着椰子,却感觉自己比谁都更像个不走回头路的痴情赌徒,人在面对可控的未知时候才最是敢于晾晒勇敢。

说起来椰子这种一肚子甜水和奶香的大家伙,成份健康口感讨喜,很难有人不喜欢它。椰汁清甜可口,椰肉奶香诱人,用椰子当原材料的食物更是不胜枚举,芒果椰浆糯米饭、椰子鸡、椰蓉包、椰子饭、椰奶清补凉,样样是我心头爱。

那些复杂的椰子制品我做不来,椰子鸡倒是好说,剥去椰子外壳只留内壳,顶部锯开做盖子,直接用椰汁做汤底,放进去焯过水的鸡块,丢两片生姜几颗枸杞,椰肉不可刮去,放盐后盖上顶盖,隔水蒸上两个小时就是一盅清甜的椰鸡炖品。这说起来是好做又好吃的炖品,却也难得出现在家常餐桌,一来耗时久,出货率不高,二来锯开盖的工具要另外寻觅,锯不好了椰汁洒的到处都是,覆水难收,浪费的让人心尖尖疼。

所以最偷懒又解馋的方子是椰奶米糊,按照豆浆机设置的最大容量倒上一半椰汁一半牛奶,标配量杯1/4杯大米、1/4杯麦仁,再刮下整个椰子的椰肉,一起丢进去,选择营养米糊功能,一键到位,绝不浪费,等豆浆机欢快的唱起歌来,一杯椰奶米糊就搞定了。大米和麦仁作用是增香增稠,搭配的比例会决定米糊的浓稠程度,可以根据个人喜好调整,不要过稠,否则影响口感且易糊。

此方子人见人爱,撒网范围超级广,没牙的小宝宝和老太太都能吃,我现在倾囊相授,你们可不要说我整天光写鸡汤,只授人以虚幻鱼不授人以渔了。

如果非要说它有什么不足,那‌‌“赌‌‌”就是唯一的不确定因素,赌椰子汁多不多甜不甜,赌椰肉厚不厚香不香,这和翡翠原石赌石倒是有点异曲同工之妙。小心脏扑扑通通,激动忐忑七上八下锯开原石一看,呀呀呀老坑祖母绿!发啦!哎哟喂一水儿的二氧化硅!哭啦!

好翡翠难求,但是好的椰子还是很多见,味蕾的幸福很容易实现,椰子开了壳即便不很满意,无非也就是汁不够甜肉不够厚,顶多惋惜几句换下一个再开,一切都还是可以重新开始的嘛。

这种低投入低失望率的椰子赌局我可一点都不排斥,甚至,异常上瘾。毕竟生活本身就是一场大型赌博游戏,逃不开只能当个座上宾,不管荷官发牌还是自己摸牌,赌注都得自己下,输赢都得自己担。有时我们赢,有时我们输,甚至输的远比赢多,并且很多时候都没有重新开始这四个字,这远没有椰子赌局能够让人感到期待多多,幸福满满。

虽说输赢乃平常事,可我们总是愿意怀着希望上路,难道不正是因为我们并不想输吗?轻描淡写说出平常心三个字,是我们面对输局不得不给出的、继续往前走的台阶。别不承认,谁都想做赌局里的常胜将军,就算只是赌个甜椰子。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宁成月 来源:深夜谈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万花筒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