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对比 > 正文

杨喜慧: 柯文哲的“天助自助者”美国人懂

柯文哲访美,和前AIT处长包道格会面。(作者提供)

柯文哲市长充分展现身为“医生”的思维。身为一位医生,他的使命就是要“救活”病患,所以“生存”的信念才是最重要的。他的两岸、台美也是围绕这核心概念而来。

台湾能生存是最大命题。而谈到如何生存,首先必须具备对于不同环境的适应力,以及针对变化的应变能力。如果谈到两岸只着重意识形态,反而会失去弹性,失去应变的空间,并不是身为医生的他所关切的,所以他才会一直重复统独是假议题。

再来,根据生物学的命题,要生存还要强化“物种特殊性”。如同水族箱里,不同的物种共同相处在同一空间,反而相安无事,各自生活,维持一种平衡的关系。但是同物种生活在同一空间,反而彼此“竞争性”,斗争更为强烈。所以,台湾应该要强化与中国的“分别性”,如果彼此渐趋同,只是台湾被中国“吸收”而已。所以,捍卫台湾的自由民主价值是生存的重要课题。

关于大家最担心,如果中国出兵台湾的恐惧,台湾如果要生存下来,能做的是,尽一切最大可能让中国“犹豫”去武统台湾。他认知到,一小国要生存,是必须让敌对的一方,“充分体认”到如果攻击,“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让对方知道伤害是双方面的,结局是“两败俱伤”。维持住这样“恐怖平衡”,才是台湾的重点。所以加强台湾自我防卫,以及更重要对付“不对称战争”的能力才是生存的重点。

那么美国的角色呢?在这里分两部分,第一,美国在台湾人民的存在感“薄弱”,台湾的媒体生态可以感觉到中国“实质”介入,那是看得到,感觉的到的。但是美国的存在,在台湾人的感觉却非常“飘渺”,这会造成台湾人民意志的动摇(shake the will),当然就往中国渐渐靠过了。所以他建议美方,如果要“维持现状”,应该要想办法增加在台湾人民心中的存在感,以牵制这股拉力。

第二,柯文哲认知到“天助自助者”。台湾要生存,除了自己,还有美国的帮忙。但是在这里,美国只是援助的角色,两岸问题并不是理所当然是美国的义务,台湾自己的依赖心不能太强,事事都靠美国撑腰。柯文哲此务实的想法深得美方的“欣赏”。

目前看来,柯文哲由于医学背景,在两岸、台美领域有渐渐发展出自己的逻辑及论述的“雏形”。而美国对于柯文哲对于事物的“认知”,是持正面态度。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