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大陆 > 正文

320国际幸福日 大陆各界人士谈感想

3月20日是每年的“国际幸福日”,但很多中国大陆民众表示不幸福。图为祖孙示意图。(公有领域)

3月20日是每年的“国际幸福日”,在这一天记者采访了中国大陆各界人士,谈谈他们对幸福的定义和感受,他们普遍反映,毒食品、毒空气、毒疫苗随处可见,以及思想上、行动上的禁锢,是造成他们最不幸福的主要原因。

“国际幸福日”由联合国于2012年创立,每年的这一天联合国都会发表“全球幸福指数报告”,2019年报告指出,在156国家评比中,北欧的芬兰连续第二年排名第一,在东亚地区,台湾比去年上升1名到25名,香港第76名,中国大陆从86倒退为第93名。

报告指出,幸福指数的衡量标准不只限于经济表现,还包含健康预期寿命、社会支持、信任感、政府的贪腐程度、在生活上能自由选择等等。

恐惧、麻木不是真幸福

大纪元采访了多名中国大陆民众,其中北京新公民运动的张宝成提到,食安与假疫苗等问题泛滥,让中国民众没有幸福可言,“每天呼吸毒空气、吃毒食品、孩子被打假疫苗、牛奶喝的是三聚氢氨,不像权贵阶层吃特供,普通中国老百姓根本没有幸福。”

在思想的禁锢上更为明显,张宝成说,“中国人没有一丝一毫幸福,我们最起码的言论自由没有、思想被禁锢,谈什么幸福呢?70年了,我们绝大多数人都生活在谎言、恐惧中,多数人以追求物质生活来自我麻木,但不是真正的幸福。”

一位大陆保障权益方面的专家谈到“国际幸福日”时表示,消极意义上,幸福是忍受、超越痛苦;从积极意义上讲,幸福就是自我实现,就是自由、平等、公正和爱的实现。

他认为,对于现在大陆底层的劳工而言,能够生存并得到平安,就很幸运了,哪里有什么幸福可言?“中国人的幸福指数最低,即使是有钱有势的人,也没有人身和财产安全,更没有政治自由和心灵的平静。”

不随共产党干坏事心安理得

大陆北京的一名大学生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说,“我感觉我的很多同学,虽然在很好的学校,也有很好的成绩和履历,看上去很光鲜,但是他们是在追名逐利,每天还要算计别人,而且经常要为了迎合中共说一些他们自己都不相信的话,他们并不幸福。”

“另外,现在整个高校乃至中国社会肯定都是处在极权专制的高压恐怖下,有时候我也会感到彷徨和害怕,但是我会尽力做一个行得正的人,即便可能因为坚守自己的理念,丧失一些诸如入党、攀附权力带来的物质机会和好处,但是这都没有我的内心平和重要。”

大陆一位遭受迫害仍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经历了8次被抓、3次劳教,亲兄弟在劳教所被折磨死,谈及幸福,他说,“幸福就是能够做自己认为有意义的事情,坚持真理、讲清真相,这是最值得的事情,也是最根本的幸福。”

维权人士320仍需外界关注

维权律师余文生被关押一年三个月,一直无法获得与辩护律师会见的机会,妻子许艳近一年多来,一直在为余律师维权奔波,3月2日到16日她被限制出门、遭受女警恶骂,在这天,刚给官派律师打电话询问余文生的情况,官派律师没说什么就挂掉了,让家属深感得不到法律的保障。

亲身经历这些,许艳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在“320国际幸福日”这天,她并不悲观,因为有许多公益人士的关注与支持,“我心里一直相信会有对良知、对法律有信念的人,会帮助我的家庭,虽然眼下遭遇困境,但我还是相信余文生律师,相信我们的爱能战胜一切困境。”

推翻暴政为下一代幸福着想

大陆一位追求民主自由的伍先生接受采访说:“我觉得推翻中共暴政,重建一个自由、尊严和安全的生活,不让我们的孩子活在谎言和恐惧中,能够在阳光下,表达自己的观点,拥有自己的信仰和追求,这就是最大的幸福。”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大纪元记者骆亚、林岑心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