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存照 > 正文

宋金恒强奸案疑点重重

在宋有和张淑英眼里,宋金恒是个善良孝顺的孩子,更是沈阳某军区有名的发明能手,他发明的‌‌“移动缩小靶‌‌”、‌‌“单兵组合装具‌‌”、‌‌“夜间微光指北针‌‌”等革新器材至今仍被中国军事博物馆收藏。他们无论如何也不相信儿子会是强奸犯。

2018年12月10日上午8点40分,31岁的宋金恒走出辽宁省锦州监狱。身后随之关闭的大门,将他7年的牢狱之期划上了句号。

2011年12月11日1时许,宋金恒因涉嫌强奸在辽宁省铁岭市被抓,当时新婚三个月的妻子正在等他回家。2012年9月11日,辽宁省建平县法院做出判决,宋金恒因强奸罪获刑9年。之后,为其作证的11位证人也都受到牵连。

然而,重获自由的宋金恒,被关进了另一间‌‌“牢房‌‌”——每天被自己求而不得的清白折磨着。围绕他的是,倍受煎熬的亲人、家破人亡的证人,以及离散的婚姻和妻子。

2019年2月25日,宋金恒及代理律师王耀刚向辽宁省检察院递交了申诉材料。

宋金恒的母亲张淑英将案件申诉的所有材料都保管在一个橘黄色的包里,包括一沓子车票,她问儿子,要是案子翻了,车票能报吗?

宋金恒回答:‌‌“只要案子翻了,什么都可以不要。‌‌”

▷宋金恒服役时是全国的神枪手

回家路上突然被抓捕

位于西南关村的宋金恒家,时隔7年的团圆,让父亲宋有脸上有了难得的笑容。他左手拿起一张烟纸,右手捏起烟丝卷成烟卷,然后叼在嘴里。对于7年前的那场灾祸,他和妻子张淑英记忆犹新。

2011年12月10日晚6点半,3名建平县公安人员由村主任带路,来到家中,以‌‌“办理三代身份证‌‌”为由,抽取了宋有的血样,并详细打听了儿子宋金恒的情况,包括工作、住址、车牌号、手机号码等,临走前,还绕着厨房、卧室转了几圈。

大约6个小时之后,即12月11日1时许,宋金恒在铁岭市银州区汇工街美瑞小区被建平县公安人员抓获,连人带车押到朝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审讯室。当时宋金恒并不知道自己所犯何罪,而家中新婚三个月的妻子还在等他回去。

同日,宋金恒因涉嫌强奸罪被刑拘,19日被逮捕,羁押于朝阳市看守所。

宋金恒回忆被抓当天,整个下午都在自家小区内的麻将馆打麻将。下午5点左右,他注意到有一辆辽N牌照的卫星定位车围着麻将馆转悠,侦察兵出身的宋金恒很快认出,那是朝阳市公安局的车。因为小区里住着公安局警察,所以他也未在意。

凌晨麻将散场,宋金恒开着车刚走出100多米,辽N牌照车从胡同驶出,横在路中间,一个穿着皮夹克的男子下车后径直走过来问他,是不是宋金恒?宋金恒回答是,并听从对方要求下了车。瞬间十几个武警冲上来,把宋金恒按在地上,他这时才发现已经有六七台车将自己围住。

宋金恒后来才知道,当时自己是被建平公安局和朝阳市公安局合力抓获,而之所以有武警在场,他认为是因为自己有过五年的从军经历,还曾被评选为全国百名神枪手,因此引起了公安部门的‌‌“高度重视‌‌”。

随后,宋金恒被塞到车里,两个人夹着他坐在后座,两个手机被掏出来后直接关机。宋金恒对身边的警察请求给媳妇打个电话,因为刚出麻将馆的时候,宋金恒还跟她说五分钟以后就到家。对方没理会,只是回了一句‌‌“你心可真大‌‌”。

从铁岭到朝阳市公安局的一路上,宋金恒曾几次问自己被抓的原因,得到的答案都是‌‌“你自己心里知道‌‌”。一头雾水的他多次念叨‌‌“等着回家呢‌‌”,司机回应他‌‌“你觉得你还能回去吗?‌‌”

▷警方当年的悬赏通告,其中犯罪嫌疑人的体貌特征之一是‌‌“胸下有伤疤或其他印记‌‌”

两起强奸案与四份口供

到达朝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审讯室之后,宋金恒被脱掉所有衣物,七八个警察围着他转悠了20分钟,之后面面相觑,并相互交流‌‌“没有啊‌‌”。他们寻找的正是两起强奸案共同嫌疑人的特征之一:左胸下有一道T形伤疤。

2009年8月30日上午10时许,建平县昌隆镇三道沟村,11岁的女生李文顺着大坝往家走,途中遇到一名骑摩托车的男子问路,李文指路后对方并未离开,而是捂住李文的嘴,将其拖到玉米地里实施了强奸。受害人内裤被建平县公安机关收集在案,但案件并未破获。

2011年10月16日早7时许,建平县太平庄乡郎家村‌‌“仁和铁粉加工厂‌‌”南侧100米处的田地里,王亚娟被一名驾驶黑色轿车男子强奸。王亚娟称当时自己正在道边等去朝阳的客车,该男子驾车经过,掐住她的脖子将其拽上车,并用剪刀相威胁,强行与其发生了性关系。

王亚娟在建平县公安局太平庄派出所报案时称,作案者左胸下侧有一T形伤疤,横着是4厘米左右,竖着是5厘米左右,宽度大约3厘米。

据宋金恒家属了解,王亚娟的父亲当时是建平县公安局警察,案发后曾多次找到公安局领导,要求尽快破案,并施加压力称破不了案就去公安部上访。为此,县公安局在全县范围内发出悬赏5万元的通告,通告中明确标出犯罪嫌疑人的体貌特征:胸下有伤疤或其他印记。

然而这块疤痕却并未出现在宋金恒的身上。

宋金恒回忆,12月11日凌晨被抓后当即被戴上了头套,警察从他手指上采集了两滴血样,随后将他带进一间摆放物证的扣押室,用两副手铐将其双手、双脚固定在一个上下铺的铁床上,呈大字型的姿式让他站不直也蹲不下。

据宋金恒描述,接下来16名办案人员4人一组,每组1小时,轮番对他进行‌‌“别出心裁‌‌”的审讯。办案人员从头套的小孔往里灌辣椒水,用电棍电击嘴巴,牙签扎手指心,还用缠了布的木棒敲打宋金恒大腿内侧……

在与律师的会见中,宋金恒称自己被打昏过无数次,都是用冷水浇醒的,‌‌“他们所做的这一切,就是想让我在他们写好的笔录上签字。‌‌”

在经受了10多个小时的折磨后,宋金恒感觉精神和体力再也无法支撑,只好妥协。于是办案人员抓住宋金恒的手,逼着他在已打印完毕的讯问笔录上按了手印,而笔录上记载了什么,宋金恒并不知道。

12月11日14时许,宋金恒被刑事拘留,羁押于朝阳市看守所。次日,警察提审宋金恒,照旧要求他在事先拟好的笔录上签字,并威胁说,‌‌“如果不配合,结果会跟昨天一样‌‌”。恐惧之下,宋金恒又一次违心地在认罪笔录上签了名。

侦查期间,除了两份认罪笔录,宋金恒还有过两份不认罪但承认嫖娼的笔录,他说是在被诱骗的情况下形成的。

被拘留期间,看守所的管教告诉宋金恒,他强奸一事已经通知给了家人,妻子决定跟他离婚,父母和岳母对他的所作所为失望至极,给他请律师只是尽一点义务而已。宋金恒顿觉五雷轰顶,心理防线彻底崩溃。

宋金恒的号房中有一个叫刘延平的人,对他很关心,几乎天天过来‌‌“套近乎‌‌”。得知宋金恒并不想违心认罪,刘延平开导道:‌‌“不认罪要重判,你得自己救自己啊,不如把这件事说成嫖娼,或许就能轻判了。‌‌”

一周后警察又来提审,除了告知了家人的‌‌“离弃‌‌”,还称认罪就可能轻判,于是宋金恒只好违心招供,想以此获得从轻发落,于是就有了这样的供述:以前交待2009年的那一起不是事实,后一起我与那个女孩子是自愿发生关系的。

直到一审法庭上,律师给宋金恒作无罪辩护,他才知道原来家里并没有抛弃他,而那个叫刘延平的人,他怀疑与办案警察有着某种道不清说不明的关联。然而此时,一切辩解都无济于事。

2012年9月11日,辽宁省建平县法院作出刑事附带民事判决,认定宋金恒于上述两起案件中实施了强奸,判处有期徒刑9年。宋金恒不服并以‌‌“侦查人员伪造证据、栽赃陷害‌‌”为由,提出上诉,被朝阳市中院驳回。

2013年1月8日,宋金恒被送往辽宁省锦州监狱服刑后,先后向朝阳市中院、朝阳市检察院、辽宁省高院提出申诉,均被驳回。

疑点重重的控方证据

一审判决后,宋金恒的岳母项丽君聘请王耀刚律师作为宋金恒的二审辩护人。王耀刚曾有30多年公安工作经验,熟稔各类刑事案件现场勘查及痕迹物证提取程序,通过阅卷及会见宋金恒,王耀刚发现案件存在大量疑点。

两起强奸案的受害人在报案时均对作案人有过具体描述,其中身高、眉目、脸型、牙齿等特征均与宋金恒不符,特别是王亚娟称作案人左胸下有一T型伤疤,而宋金恒并没有。

宋金恒所驾驶的海马汽车的车标与王亚娟的描述不符,车轮胎宽度及花纹结构也不同;王亚娟在口供中称对方车辆内饰为米黄色,而宋金恒的海马汽车内饰为灰色。

宋金恒的父母告诉深一度记者,2013年,他们从建平县法院取回被扣留的海马汽车时,发现灰色内饰已经被换成了米黄色,且车上的GPS已经被拆掉。

王耀刚发现控方证据还存在其他严重造假情况。白色纸巾等检出宋金恒DNA的关键物证提取不符合程序,且并未出现在现场照片中,甚至《提取物品清单》上的两名提取人宋东波、吴云飞均有不在现场的可能,一份询问笔录显示宋东波在提取物证期间正在派出所询问被害人,而吴云飞则根本没有出现在现场勘查笔录中。

除此之外,疑点最大的还是朝阳市公安局提供的DNA数据库资料。

二审开庭后,王耀刚律师向法庭申请调取朝阳市公安局受理DNA检验手续等资料,后朝阳市公安局提供了李文、王亚娟被强奸案的DNA数据库资料。

拿到资料后,王耀刚律师发现宋金恒血样代码S2113220002011101700004不正常。法医解释说,代码中的‌‌“20111017‌‌”意为录入时间为2011年10月17日,即王亚娟被强奸案发次日。而宋金恒是在2011年12月11日凌晨被抓获,此前宋金恒从未被列为嫌疑人,更没有被采集血样进行检验,侦查机关是如何获得宋金恒的血样,并在案发第二天录入DNA数据库的呢?

王耀刚律师多次请教公安法医朋友,得知全国DNA检验均使用美国生产的基因测序仪,这种仪器会将原始的DNA数据存储在硬盘中,还会将检验日期和时间同时存储,且无法删除和修改。如果需要打印DNA图谱或查看DNA数据,需要将数据从测序仪拷贝到电脑中特定的分析软件,利用分析软件,不仅可以查看DNA数据,还能对数据编号进行修改。

若想在这个环节伪造DNA,只要采到嫌疑人血样,并将其DNA图谱在分析软件上复制,再将血样编号修改成某起案件编号,这样不管现场物证有没有检出DNA,均可以作出嫌疑人血样DNA与现场物证一致的鉴定意见。

搞清这一问题后,王耀刚律师在朝阳市检察院复查宋金恒申诉期间,同两位检察官一起到朝阳市公安局法医室查看DNA检验情况。

然而,两位法医仅在电脑的分析软件上打开了两起案件及宋金恒的DNA图谱,当要求打开测序仪查看原始数据时,法医竟问:‌‌“什么是测序仪?‌‌”随后以‌‌“出现场‌‌”为由迅速离开。从事DNA检验的法医不知道什么是测序仪,这样的荒唐让王耀刚律师百思不得其解。

被逮捕判刑的证人们

据宋金恒回忆,第一起案件发生时他还是‌‌“神枪手四连‌‌”的班长,因作出多项发明受到中央军委领导接见,连长给了他20天假期。案发前一天即2009年8月29日,他与当时的女友离开西南关村父母家,前往鞍山市岫岩县一位朋友家住了两天,随后于9月2日才回到部队。

对此,刘闯、宋启超、张悦、杨生志等四人均可作证,而鞍山市岫岩县距离案发地朝阳市昌隆镇约450公里,穿越近千里去强奸幼女几乎没有可能。

第二起案件发生时,宋金恒正处在新婚蜜月中,他能清楚地回忆起当时的情形。2011年10月14日,他和妻子从唐山岳母家驾驶自己的海马轿车回到黑水老家。10月16日,即宋金恒回老家的第三天,他一早起床就去帮邻村的同学张可欣收割苞米,出发时间在6时45分左右。

基于此,警察说他起大早驾车到50公里以外强奸的指供无法成立。宋金恒的父母、妻子及张可欣、孙颖、赵振民、王小丽等人均可作证。

2012年12月20日前后,上述证人均被刑事拘留,后被逮捕。

2013年7月10日,建平县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为宋金恒父母及张可欣等八人在不能确定宋金恒离家归队的时间、以及为张可欣家掰苞米的时间的情况下,受宋有、张淑英等人的指使,故意作虚假证明,意图隐匿宋金恒作案的时间。宋有、张淑英因犯妨害作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张可欣等8人因伪证罪被判处拘役三个月。

宋金恒的发小张可欣将自己形容为‌‌“带头的证人‌‌”,因为按照村里的辈分,王小丽是他的二姨,赵振民是他的表姑父,加上妻子孙颖,张可欣家中有四人为宋金恒作不在场证明。在被建平县法院认定为作伪证之后,张可欣不解,‌‌“作伪证还有像我这样拖家带口的吗?‌‌”

2012年12月21日,得知张小丽和赵振民被抓,身在外地的张可欣赶回黑水镇,打算去派出所问个明白。在此之前他打电话给住在娘家的媳妇,让她把手机关机之后扔在家里,带着孩子先到别处躲一躲,还嘱咐:‌‌“除非我本人找你去,剩下谁也别信。‌‌”果然,询问情况的张可欣当晚就被扣住,一小时以后,警察赶到孙颖娘家,但并未抓到人。

张可欣回忆,当晚11时许到第二天天亮,他一直被要求做口供,反复说明收割苞米那天的情况,当口供与宋金恒‌‌“作案事实‌‌”明显不符时,警方对他说:‌‌“你知道法字怎么写吗?案子已经判了,就是宋金恒干的,你再扛着属于违法。‌‌”

一通吓唬之后,对法律一知半解的张可欣有些慌神,但并没有因此改变口供,而是反复强调当天宋金恒确实在他家干活。直到第二天早上7点左右,警方把一摞子口供摆在张可欣面前,对他说:‌‌“你这样的口供录不了,看见没,其他人都招了。‌‌”

面对没完没了的询问与警告,张可欣只得把口供改为‌‌“干活是事实,但是他来我家之前作没作案,我不确定‌‌”。之后,张可欣因涉嫌犯伪证罪被建平县公安局刑事拘留。

在此期间,妻子孙颖被挂上了‌‌“网逃‌‌”的罪名,带着刚满两岁的儿子在娘家、婆家、亲戚家到处跑,这住几天,那住几天。无论在哪儿,孙颖都整宿整宿睡不着,除了上厕所,几乎不踏出屋门半步。

第二起案件发生当天,张可欣的表姑父赵振民也去了张可欣家帮忙掰苞米,宋金恒比他晚到。宋金恒出事之后,赵振民被张可欣拉叫来作证人。赵振民是个文化人,一辈子没犯过错误,因为这个案子被抓之后,派出所的一个管教十分诧异地问:‌‌“赵老师,你怎么进来了?‌‌”

之后,赵振民的妻子为此急火攻心,得了脑血栓,没几年便去世了,但他并没有因此责怪张可欣,表哥虽然有怨言但也选择了隐忍。直到表姑去世这天,表哥的情绪一股脑的爆发,对张可欣说:‌‌“我这家完了,全让你整败了。‌‌”听了这话,张可欣的心里苦楚,后来还跑到表姑的坟地上恸哭。

宋金恒出狱以后,张可欣在饭桌上跟他说:‌‌“案子你能翻就自己翻吧,翻不过来这辈子就算认了,我们实在有心无力。‌‌”

▷上诉材料

清白和自由一样重要

宋金恒入狱的这七年,岳母项丽君从未放弃伸冤,即使女儿已于2017年7月5日和宋金恒办理了离婚手续。在她看来,执意要离婚的宋金恒与被迫离婚的女儿之间,没有任何怨恨。

宋金恒刚刚被抓的时候,妻子韩旭去看守所给他送衣物,见了面还没打招呼,宋金恒就蹦出三个字‌‌“离婚吧‌‌”,被韩旭断然拒绝,她流着泪对宋金恒说:‌‌“不管判多少年我都等你。‌‌”然而宋金恒并未作出任何回应,拿着包裹转身就走。

出狱后的宋金恒回忆当时的情景,坦言自己也舍不得,但当时最好的爱也就是放手,他不确定多少年才能走出那堵高墙,更不确定出来以后能否给妻子好的生活。

之后韩旭几次去探监,但始终没有见到宋金恒,于是只能住在宋金恒的老家陪着公婆,直到2012年12月20日前后,包括宋金恒父母在内的10位证人被拘的时候,正在北京找律师的韩旭被建平县公安局认定为网逃,不得不过上躲躲藏藏的日子。

宋金恒的避而不见加上案子的压力,甚至让韩旭患上了抑郁症,经过长久的‌‌“拉锯‌‌”,2017年韩旭与宋金恒离婚。

对项丽君而言,申诉与女儿的婚姻并不挂钩,更多的是对冤案的愤恨。宋金恒的父母及其他证人被抓之后,家人担心项丽君也被抓,但她说:‌‌“我不怕被抓!倘若DNA都可以造假,岂不是人人都能被认定为罪犯。‌‌”

刚开始申诉的时候,看守所的管教曾劝她,‌‌“取保吧,同意取保就能放人‌‌”,但在项丽君看来,这样的说法更加印证了女婿的冤屈,‌‌“这个程度的刑事案件怎么还能取保呢,更何况第一起受害人还是幼女,太蹊跷了。‌‌”

宋金恒出事,项丽君常常整宿睡不着,琢磨如何找到真凶,帮他翻案。怕影响家里人休息,项丽君只得蒙住被子,偷偷翻看手机,在微博上不间断地发布宋金恒的伸冤信息,同时拼命联系好的律师。谈及过去的7年,以及未来没有期限的申诉之路,项丽君说:‌‌“我不会泄气,每一天对我来说都是刚刚开始。‌‌”

每一天都是刚刚开始,也是宋金恒父母的心声。

在宋有和张淑英眼里,宋金恒是个善良孝顺的孩子,更是沈阳某军区有名的发明能手,他发明的‌‌“移动缩小靶‌‌”、‌‌“单兵组合装具‌‌”、‌‌“夜间微光指北针‌‌”等革新器材至今仍被中国军事博物馆收藏。他们无论如何也不相信儿子会是强奸犯。

宋金恒被抓之后,项丽君问宋有老家这边是否有监控,宋有恍然大悟,寻找老家到案发现场的监控摄像头确实是个好办法,要是监控视频里从未出现儿子的身影,不就能证明清白了嘛。于是宋有和儿媳妇韩旭一人骑着一辆摩托车,顺着老家到第二起案发现场的路线,边走边做笔记,宋有负责辨认每一个小村子和加油站的名字,韩剧负责画图写字。一天下来,发现路上有很多怎么绕路都躲不过的监控摄像头。

发现这一情况后,宋有及律师向法院申请调取途中监控视频,但法院却给出情况说明,称监控视频图像模糊,无法辨别,所以不能提供。

无奈之下,宋金恒的父母寄希望于证人证词,却没想到正是因为证人证词,两人被冠以‌‌“妨害作证‌‌”的罪名,均被判处有期徒刑10个月。宋有和张淑英是地地道道的农民,拿不出钱,文化水平也不高,出来以后对申诉的事情无能为力,只能竭尽全力打工还债,截止到2019年年初,因为打官司拉的20万饥荒还剩下两三万没还。

经过三次减刑,宋金恒于2018年12月10号出狱。然而比起失而复得的自由,遥遥无期的清白同样让他焦虑与难过。

2019年2月25日,宋金恒及代理律师王耀刚向辽宁省人民检察院递交了申诉材料,目前已被受理,但能否再去朝阳市公安局法医室复核DNA仍是未知数。

张淑英将与案件有关的所有材料都保管在一个橘黄色的包里,除了申诉书、判决书、释放证明,还有一沓子车票,那是他们这些年奔走的证明,她问宋金恒要是案子翻了,车票能报吗?宋金恒回答:‌‌“只要案子翻了,什么都可以不要。‌‌”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深一度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