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古诗古文 > 正文

讲述深情女子的纳兰词 如此地感动人心!

声声菩萨蛮,唱出离人愁。​​​​(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情,难解,亦难合。那么我们将时光机倒流到清初:威严的宫门之外,一位含情脉脉的少女,含泪挥手。目及所处便是一名白衣男子,英俊的脸庞上,已是两泪俱下。两人虽是表兄妹,但从小就是青梅竹马,二人以为可以私定终生,怎奈何表妹被选进宫,自此与他永远分离。一堵城墙似剪刀,将两人厮守终生的红线剪了两节。从此,二人不得相见,这段情,却终生不悔!声声菩萨蛮,唱出离人愁。

是的,在这里要介绍的,正是大名鼎鼎的纳兰性德的大作《菩萨蛮》。

纳兰性德《菩萨蛮窗前桃蕊娇如倦》

窗前桃蕊娇如倦,东风泪洗胭脂面。人在小红楼,离情唱《石州》。

夜来双燕宿,灯背屏腰绿。香尽雨阑珊,薄衾寒不寒。

译文:

窗前桃蕊娇如倦,东风泪洗胭脂面:那窗外的桃花开得很是娇美,如同一位慵懒的美人一般。“倦”指慵懒之意,李清照的《武陵春・春晚》词中所写:“日晚倦梳头”慵懒得不想梳头。而此刻,微风携着雨点缓缓袭来,这雨如泪水一般,将这位美人满脸的胭脂弄花了。

前两句是拟人句,将桃花比作幽怨的女子,在窗下低声哭泣。

人在小红楼,离情唱《石州》:“石州”是一种非常哀怨、伤感的曲子,借唱词曲,表达一种哀怨凄凉的意境。就在此时,忽然听见有人在低声吟唱哀愁的曲子,极目远望,却见一女子立在红楼,此刻正凭窗远望。

夜来双燕宿,灯背屏腰绿:就在这般黑夜,一双燕子,飞入红楼之内,它们相互依偎,微弱的灯光将影子映在了屏风之上。燕子都是成双成对的,而此刻楼上的女子却显得那么的孤单落寞!

香尽雨阑珊,薄衾寒不寒:此刻,屋里的香已经燃烧成灰,窗外的雨也即将要停了,那穿着薄薄衣服的女子你到底冷不冷啊!

最后的这句“薄衾寒不寒”,笔者认为有一语双关的语境:一种是女子站在高楼之上,凝神远望,晚风袭来,试问女子此刻冷不冷。第二种则是,屋内香尽、屋外雨歇,在这般凄凉的环境里,女子今晚又将是孤单一人,试问女子此刻心里是否孤单。

总结

这是一首怀人的闺房词。我们在赏析这首词的时候,可以将自己融入到词境之中:将自己想像成楼下观景之人,前有桃花,如凄凉、娇美的女子一般,在微风中轻轻摇曳;抬头见一女子站在高楼上面,低声吟唱着怨曲,她凭窗遥望远方,仿佛是在思念着故人,那娇美、轻柔的侧影着实惹人怜爱!此般情景如同画一样让人深陷其中,不忍将思绪拉回现实!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宁成月 来源:看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古诗古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