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钢铁谷」毕生民主党人是如何变成川普铁粉的

吉诺·迪非比奥在川普总统俄亥俄州杨斯顿集会上(图片:SOH)

美国中西部「钢铁谷」杨斯顿的民主党人吉诺·迪非比奥(Geno Difabio)的生活在川普总统上台后发生了改变,「钢铁谷」开始重现生机。那里的人们相信,杨斯顿也许恢复不了当初的16万人口的那么一个荣景,但是我们能做得更好!方法就是通过川普总统的政策,他让每个人都感觉更加有希望!

川普总统上台后引起了很大争议,很多人喜欢他,也有很多人攻击他。当初川普赢得大选可以说是个奇迹。他是怎么被选上的?媒体至今都不能完全明白。是什么人把川普送上了总统之位?他们是怎样的人?本台系列采访报道“被遗忘的土地”(The Forgotten Land)采访的正是这些把川普选上总统的人们,他们当中也有很多是民主党人,来看看这些被左翼媒体遗忘的人们,他们的生活和所思所想,来了解一个完整真实的美国。

本文记录的是美国的“钢铁谷”、俄亥俄州杨斯顿(Youngstown)机器修理厂司机吉诺·迪非比奥(Geno Difabio)的故事。现在媒体把杨斯顿叫做“铁锈地带”。吉诺是中西部一个毕生的民主党人,但是他支持川普总统,在川普总统集会时,还把他请上了讲台。

生活在“钢铁谷”55年 毕生民主党人

吉诺·迪非比奥(Geno Difabio)出生和成长在俄亥俄的杨斯顿(Youngstown)市,靠近宾夕法尼亚的东边。整个这个地方是美国从1900年开始生产钢材的地方,所以又被叫做“钢铁谷”,是一个蓝领的城市。吉诺在“钢铁谷”生活了55年。

在过去的25年,他在一家机器修理厂工作,维修各式各样的机器,他的客户就是当地的各种厂家,象核发电厂、煤场和一些塑料工厂等等,所以他们叫做机器修理行。

俄亥俄州杨斯顿(Youngstown)机器修理厂司机吉诺·迪非比奥(Geno Difabio)在「钢铁谷」生活了55年,是典型的中西部民主党人。(图片:SOH)

杨斯顿市以前是一个很旺的城市,但在60、70年代的时候,出现了很大的衰势。1977年的一天,发生了“黑色星期一”:在一天之内1万5千人被解雇。当时那里的顾主有4家是很大的公司,几乎都有百年的历史,一夜之间就解雇了1万5千人。原因是什么呢?他们说,是外国的竞争、政府的监管,以及环境保护等等,总而言之就是没法跟外国竞争钢材的生产了。

自“黑色星期一”以后,衰势在发展,一夜之间砍掉1万5到1万7千人,后来,基本上在杨斯顿市就没有什么工业存活了,只有一家在这个城市外的通用汽车的汽车厂。在城市里面,最大的顾主就是政府,给政府上班成了最大的主流。城市的人口从16万跌到了现在的6~7万之间,跌得非常厉害。

吉诺的父亲早年在钢材厂工作,30岁的时候转行当了警察。虽然他父亲很喜欢这个工作,但是警察的工资太低了。在这样的小城做警察,其实就是一种使命感,有点象做牧师一样,没钱只有责任,真的是想做的人才会去做的。吉诺的父亲自此就一直做警察,妈妈在家里没有上班,两个人拉扯着5个孩子。吉诺有4个姐妹。

吉诺的太太在一个牙医诊所里做助手,他们有一个儿子,儿子刚刚从本地的杨斯顿州立大学毕业。

吉诺一生都是个民主党人。他说,我一生下来就是民主党人,我们这儿因为工会的关系,钢材厂,汽车工业,大家都是民主党人,民主党人在这里是绝大多数。但是我在奥巴马竞选的时候,并没有投他的票,因为我是一个很注重家庭价值的人,我相信上帝,我也赞成拥枪。而现在的民主党已经变成完全跟我们不一样了!我从小到大都是跟着民主党的,一辈子都是,但是它现在已经不是那么回事了。

川普首次辩论 赢得民主党人心

吉诺说,我当初对川普一点都不了解,当川普宣布要竞选总统的时候,我当时觉得这很好玩啊,真是一团乱账,是很可笑的事情。但是当吉诺一旦开始听川普讲话的时候,他就觉得:咦,这个人讲的怎么跟我想的一样呢?吉诺第一次听川普演讲是第一次的总统辩论。

吉诺说,他首先讲的是政府监管,政府监管就是扼杀这个国家的东西,要干一件什么事,要经过这个批准那个批准,当然谁都知道工作要安全,要保护环境啊,但是层层的监管把我们的脖子都勒死了,生意就没法做了。所以川普说现在美国的状况是过度监管,吉诺是很同意的。

另外一件事情就是贸易。贸易在美国是非常不公。吉诺举了个例子:在俄亥俄州有一个电子厂,派克电子厂,是做汽车喇叭的,当初雇工1万4千人。北美贸易协定通过之后,工人掉到400人,对整个电子厂的工作伤害非常大。

吉诺也非常认同川普总统的移民政策。他说,我们现在谁都不敢挡住,谁都可以进来,而这些非法移民进来,没有保险,充满了我们的学校,增加了犯罪率。总而言之,吉诺觉得非法移民是一个大问题。

吉诺说,我的爷爷奶奶他们是第一代移民,他们是移民来美国的。他们来了之后,学英文,把自己变成美国人,认同美国的价值。但是现在的这些非法移民跑来,他们不仅不认同美国的价值理念,他们还烧美国的国旗,践踏国旗,大声嚷嚷说要坚持他们的权利。我们不需要这样的人。谁来都得付出,不能什么都不付出只是索取。他说,没有边界就没有国家,所以他很赞成川普总统的移民政策。

川普不是政客 直接率真表里如一

因为吉诺认为川普讲的话不象一个政客,政客讲话有政客讲话的方式。吉诺说,我不是骂政客,他们就是那么做事的,因为他们谁都不敢得罪,尽说人家好听的话。民主党候选人在竞选期间就会偏左边,共和党的候选人竞选的时候就会偏右边。拿到选票选上之后,他们就会走中间路线。什么叫中间路线?就是什么都不做,什么都做不成。

他说,在辩论台上,其他所有人都是政客,都是按政客的方式讲话,只有川普不那么讲。所以吉诺觉得川普是很不一样的。

媒体说川普是一个很粗鲁的人,还有好莱坞的视频说他讲粗话。吉诺认为,当时川普是和好莱坞名人拍戏,那个戏是肥皂剧,很多肥皂剧都有很多性诱惑这些方面的东西在里头的。在我看来,那就是男人在跟男人说话,你能理解男人跟男人怎么说话。我就是这么看这个问题的。

媒体从第一天起就攻击川普,要把川普给弄掉,连篇累牍的这么一个负面报导。他说,想想看,6千3百万美国人投票选川普,这些人怎么来的?因为媒体这样去公开的攻击川普,很多选民不接受电话民调,他们也不明确地张贴支持川普的海报,民调也调不准。但是私下里问他们,他们都说,我不可能投给希拉里,我想投给川普。结果到投票那天,他们都真的跑出来投了川普。川普就是这么赢的。

对于媒体说的川普行为粗鲁,吉诺说,我不觉得他有问题,川普只是不陷入“政治正确”里,“政治正确”的人我们试过了,每次都是“政治正确”的人,可这些政客说一套,翻过来对美国人做另外一套。川普是这么说,结果也是这么做的,他是表里如一的。

至于说川普说话的方式,吉诺说,川普说话的方式和我说话差不多,只是他比我多几十亿美元而已,唯一的区别就是这个。我们是一类的人。

川普真的带来了希望和变化

吉诺说,我的选择太对了!你看川普上来之后,经济多好啊,股市创新高,他的减税法案也通过了。在我们俄亥俄,两个大的钢铁厂要重新开火了,我们本地的经济开始往上走了。

吉诺谈到现在他身边的人,都对未来感到更加有希望了。有的政客在竞选时,就是惯用希望和变化的口号,但那只是说好听的话,而川普是真的带来了希望和变化。

作为民主党人的吉诺·迪非比奥(Geno Difabio)变成了川普总统的铁粉(图片:SOH)

吉诺举例说,他是一个机器修理厂的员工,以前很多顾客的机器坏了就不修了,就放在那儿,因为他不知道修好之后拿去干嘛,对未来没希望嘛。但现在都要修,人们都说,你把我的机器修好,我拿去有用,我有客人了。

杨斯顿市现在失业率在下降,但是我们这个地方是民主党执政的一个城市,所以在其他各个城市,包括周边的哥伦比亚也在大兴土木的时候,象杨斯顿这样的城市是被遗忘的城市,所以还是象70年代一样的。他说,因为我们民主党人的地方官员太烂了,搞不好事情。

吉诺举了个例子:一个跟他一起开机器修理厂的伙伴,62岁了,他从来就不关心政治,什么政治都不管,他大概从来都没投过票。结果有一天,他跟我说,那些媒体能不能不要说那么多废话!让川普总统做他总统该做的事情行不行啊?!可见,对一个从来都不关心政治的人,他都会注意到现在对川普的这些攻击,把他们惹火了!吉诺说,我认为他们下次(2020年)会投川普的票。

媒体失责 真相要靠自己拼出来

吉诺说,那天我在家里看CNN,我太太也在看,她看了一半就说,他们怎么这么恶毒啊!对川普很恶毒。吉诺说,我看媒体我是要看事实,可他们报导的满篇全是他们的编辑观点。所以一个人得很警惕才能看明白是怎么回事。他说,现在媒体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

对于媒体,吉诺表示他什么都看,福克斯新闻看得多一些,其它也都看,也会看推特,到处看。因为现在媒体都有自己的观点,要找事实的话,需要仔细地钻来钻去的才能看明白,才能把真相拼出来。这就是目前的状况。

川普总统用推特与民众直接对话

说到对川普总统大量发推文的看法,吉诺说,我一点都不在意。这些媒体拼命地攻击川普总统,一波攻击之后,他一个推特出来就够了,直接解决问题。想想看,我们小时候,谁能听到总统说话?那时候只有在大街上出现了很大很大的事情,有人才会说,总统在电视上说话了。那时候你才能听到总统说话。现在川普总统直接越过媒体跟我们说话。

吉诺说,媒体对川普总统很不公正,对他做很多负面的报导,报导多了,总统就发一个推特,就全部澄清了,他就要把话说到位。当然了川普总统每发一个推特,媒体就要忙一天,把它拆开了这么分析,那么分析,这么解析,那么解析。吉诺说,我也能做一样的事情,你去解析你的,我不同意啊,我用推文发布我的看法。我们能从中看到真相。

吉诺说,总统刚开始发推特的时候,我都很紧张,因为他发个推特,媒体就会扑上去,说他3、4天。所以我挺紧张的。但是,你想想看,就象总统现在在哪里做了个演讲,媒体去报导,结果媒体报导出来的都是按照他们想的角度去报导的,这报导出来的东西跟总统讲的话已经是大相径庭了。但是总统用一个推特推出来,他真正的意思就出来了,公诸于众了。所以现在我看这个推特一点都没问题了。

川普集会上意外与总统会面攀谈

去年夏天,一个福克斯(Fox News)的记者在中西部的几个州走来走去的,到处去问这些民主党人,他们为什么会支持川普总统?

吉诺就跟福克斯的记者聊天,聊得挺好,然后互换了电话号码,有事没事的就互相打个短讯之类的。

结果去年7月份,总统要来杨斯顿做集会,吉诺就给这个记者打了个短信,问他说,你知道吗?总统要来我们这儿了。你要不要来啊?那个记者就又问吉诺,你要不要上我们的晨间节目啊?吉诺就答应了,结果他就上了福克斯的晨间节目。做完节目之后,他就去参加那个总统集会了。吉诺说,川普的集会,是大家兴高采烈的时候,大家都说说笑笑,非常高兴。

吉诺说,他早上9点钟就往市中心走,要去参加集会,那个时候,我的电话响了,显示是从弗吉尼亚打来的。我纳闷,这是什么人啊?我的朋友就说,你接接,搞不好是白宫的?我说,开什么玩笑!我接了电话,结果那边就说,我是白宫。我对电话那头说,你开什么玩笑?别跟我开玩笑了!那边说,我真的是白宫,总统在电视上看到你了,他想见你。白宫那边说,你到时候去,我们给你安排位子,我们会找你的。

结果吉诺后来就接到通知,请他又接受福克斯的另外一个采访。再后来,他就被安排坐在第一排。晚上6点半的时候就有人来找他,叫他到后台去,结果那里一帮人都是本地的显要,西装笔挺。吉诺说,只有我穿一个汗衫。总统警卫处的人过来对他说,你待会儿第一个过去,让你拍两张照片就好,因为很多人都要拍照片的。

吉诺回忆说,这个时候我看到总统下车了。总统对吉诺说,哎,这是我的伙计啊,吉诺。总统认得我!能叫出我的名字!吉诺当然紧张了,总统就跟他说,哎,你怎么样啊?他说,我挺好的。总统说,你过来、过来。他说,我照完两张照片我就得走的。总统说,我是总统哎,你哪也不用去,你过来就好了。所以总统和吉诺两个人就在那里聊天。

吉诺说,我就跟总统聊最高法院大法官格萨奇的事,这个最高法官挺不错的,会做挺好的。然后我还跟总统说,第一夫人也挺好的,我非常喜欢她。川普总统就跟梅拉尼娅招手说:你过来,吉诺说他很喜欢你耶。第一夫人就走了过来,跟吉诺握手。之后,总统又说,怎么样,我待会儿上台讲话,你要不要跟我一起来?吉诺想了一下,然后说OK。

川普总统亲和具独特幽默感信任民众

说到对川普总统的印象,吉诺说他完全就是个普通人,非常非常的亲和,而且有他独特的幽默感。还有,总统很高,我有六尺一,总统说他有六尺三,我没想到总统这么高啊。总统对我说,你可以在这儿待着,也可以上台跟我来,随便都可以。当然,吉诺上台去了。总统就把麦克风递给了他。

吉诺说,你想想看,总统对我并不熟,他不知道我的底细,他就敢把麦克风给我,他也不知道我会说什么,总统就敢冒这个风险。川普总统对吉诺的信任使他非常感动。

川普的政策让每个人都感觉更加有希望

吉诺说,我认为在川普上台的时候,美国处于一个衰败的边缘,非法移民大量涌入,根本就没有边境,我们其实会逐渐沦落成第三世界国家。但是总统挡住了这件事情,带着美国往回走。我们不能再接受有人把我们的国家再往下拉了。比如我们这个地方,媒体把我们叫做“铁锈地带”,如果我们承认这个的话,那就意味着我们接受这个啊。我们不是“铁锈地带”,我们是“钢铁谷”!

吉诺最后说,杨斯顿也许恢复不了当初的16万人口的那么一个荣景,但是我们能做得更好!方法就是通过川普总统的政策,他减税,他砍掉多余的政府监管,给每个人工作,让每个人都感觉更加有希望!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希望之声 记者子涵、制作人方伟采访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