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港台 > 正文

泛民前议员称中共每天约有30名党员渗透香港

早在香港回归之前,中共已在港府内安插地下党员,尤其是纪律部队的警队、入境处和海关三个部门,料部份人现今已升至不同纪律部队的领导层。

香港民主党前主席李永达在即将出版的回忆录中引述熟悉保安政策的权威人士透露,在每天150人的单程证(全称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前往港澳通行证”)名额中,约30至40人是“有特别任务的共产党员”,从而推断中共在过去逾二十年内已渗透最少二十一万名地下党员来港。至于港人会否因此像汉人移入西藏般被“换血”,李永达认为,须视乎港人能否加以提防和防止渗透。

单程证是让中国大陆人士申请成为香港永久居民,以便家庭团聚的制度,每日名额上限是150人,但审批权不在香港,而是广东省公安厅按公布资格负责全权审批,李永达在即将出版的《判刑前的沉思》的回忆录中引述一名“在殖民地政府时候已有政治部联络”,回归后仍“时常得到有关警方的机密资料”的“香港保安政策的权威人士”指出,单程证制度由广东省公安厅审查申请人提交的文件,若当局制造文件,“将部份配额配给来香港进行特别任务的人士,确是非常容易”,而港府亦不敢详细向公安厅查询这些已审批数据。

根据《苹果日报》的披露,该名权威人士指出,回归后以单程证配额来港的中国大陆人士中,每日约有30至40人是“有特别任务的共产党员”,人数还会按香港政治情况而增加,例如2003年50万人上街抗议就《基本法》第23条订定国家安全法后,渗透人数便稳步上升;2014年伞运后又大幅增长,“可能达到每天40至50个的数量”,推论回归后逾二十年就有约21万至29万名中共党员以单程证来港。

李永达在书中指出,这廿多万中共地下党员潜藏于大多数亲共机构,包括政党、商会、地区组织核心,甚至是各区家长教师会、业主立案法团、互助委员会,“都有一定数量的共产党员渗透”,若以全港四百多个区议会选区计算,即每区有550名中共地下党员,亦即是“每一座楼宇都应该有几个甚至几十个共产党员居住”,这些地下党员到选举期间便会发挥助选作用。

故此,虽然近年要求削减单程证名额的呼声日高,李永达相信,中共一定不会修改单程证,因为这涉及“政治任务”,是“国家安全问题”。至于长此下去会否发生“换血”?李永达向《苹果日报》表示难以推断,认为这主要视乎港人能否努力提防及抵抗中共的渗透。

他举大专学生在雨伞运动后退出香港专上学生联会事件为例呼吁港人警惕,他指出,“退联”一事相当诡异,他怀疑中共派人扮作学生积极分子,渗透学生会,看准占领失败的时机即鼓动学生“退联”,瓦解学生力量,令学界失去中共抗争桥头堡的地位,提醒年轻人警惕中共的渗透。

李永达在回忆录中又引述一名殖民地时代的高官透露,早在香港回归之前,中共已在港府内安插地下党员,尤其是纪律部队的警队、入境处和海关三个部门,料部份人现今已升至不同纪律部队的领导层。

现年64岁的李永达,自上世纪八十年代起参与香港民主运动,曾任八年立法会议员,2004年获选为民主党主席,翌年参选行政长官,但因未能取得足够提名而未能成为候选人。他在2012年失落议员资格后,组成土地智库;2014年占领运动期间,曾呼吁市民参与而遭检控,与戴耀廷等八人同案审讯,称为占中九子案,法庭排期下月9日宣判。他声言,把握可能被判入狱前的自由时间撰写回忆录。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法广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