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川普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主权与中共有关?

3月25日,美国正式宣布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川普总统表明的这是基于对以色列国家安全的考虑,除此之外,美国的这一举措,还有那些因素的支撑以及战略的需要呢?

2019年3月25日,川普在白宫宣布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主权。

3月25日,美国正式宣布承认以色列戈兰高地的主权,川普总统表明的这是基于对以色列国家安全的考虑,除此之外,美国的这一举措,还有那些因素的支撑以及战略的需要呢?

戈兰高地的历史

戈兰高地是占地1800平方公里的高原,与以色列、黎巴嫩和约旦接壤。在古代历史中,戈兰高地历经了多个民族和王朝的统治,从戈兰这个地方,几乎可以看到本次人类文明中,整个近东(中东)各民族的历史,各个文明的兴衰更迭。

根据圣经,以色列从亚摩利人手中征服了戈兰。在整个旧约时期,戈兰是“以色列国王和以现代大马士革(叙利亚首都)附近的阿拉米人之间权力斗争的焦点。”旧约时期指摩西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时开始,时间大约是公元前1445年,直到耶稣出生前500年,前后历经约1000年时间。

公元前8世纪,亚述人控制了该地区,其次是巴比伦帝国和波斯帝国。公元前5世纪,波斯帝国允许从巴比伦归来的犹太流亡者来此地重新安置。

在伊苏斯战役之后,戈兰高地在公元前332年归古希腊马其顿王国国王亚历山大大帝控制。后来罗马帝国也扩张至此。

戈兰高地有组织的犹太人定居点在公元636年结束,这时戈兰被阿拉伯人征服。此后,该地区又历经了包括乌迈耶王朝、阿拔斯王朝、花剌子模和蒙古帝国的统治。16世纪,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征服此地,1918年控制权被转移到法国。

戈兰高地(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六日战争、水战争

各个民族在戈兰高地的征伐,证明了这是一个极具有战略性的军事要地。除此之外,戈兰高地还是一个重要的水资源之地,戈兰高地海拔较高,冬季积雪覆盖,有力维持着干旱季节河流和泉水的基流。以色列15%的水由戈兰高地供应。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世界格局重塑变迁,美、苏两个意识形态对立的超级大国崛起。1946年,叙利亚共和国独立,戈兰被划归叙利亚。1948年,以色列复国。

自以色列复国以来,一直被生活在周边的阿拉伯人所抵制,阿拉伯人认为以色列复国占据了他们的家园。以色列几面受敌,西南部有敌对的埃及,东部有控制着耶路撒冷和约旦河西岸的约旦国,北部有敌对的叙利亚。

1948年至1949年,第一次中东战争(也称1948年阿以战争)爆发,战后,戈兰高地由以色列、叙利亚停战协定非军事化。但接下来的几年里,该边境地区发生了数千起暴力事件。冲突的根本原因是两国对非军事区的法律地位、土地耕种和水资源竞争方面的分歧。此后,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之间因水资源产生的武装冲突也被称为“水战争”。

戈兰高地的Banyas瀑布(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1953年至1955年,美国驻中东特别水务代表埃里克・约翰斯顿参与推进约旦河谷统一用水计划,试图以协商等方式永久解决约旦河水系水资源分配问题,使以色列、黎巴嫩、叙利亚、约旦的约旦河周边国家达成共同开发约旦河及周边水资源的协议。阿拉伯联盟拒绝这一计划,以色列则表示认可。

1965年,以色列从加利利海向约旦河谷下游抽调水的管道工程竣工,以色列开始向人口稠密的南部沿海平原输送淡水。黎巴嫩、叙利亚、约旦等周边国家则试图截断约旦河原水、袭击以色列国家输水系统。同期,叙利亚企图将巴尼亚斯河改道(约旦河河源之一,位于戈兰高地),这一事件成为六日战争的一大导火索。

1967年4月,叙利亚向戈兰高地的以色列村庄进行大举炮击,以色列击落了6架叙利亚米格战斗机予以警告。此事直接引发了1967年6月5日,埃及、叙利亚及约旦等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之间的第三次中东战争,也称六日战争,以色列在6天时间内,将阿拉伯联军击败。

六日战争中,站在哭墙旁的以色列士兵。(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52年川普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主权

六日战争之后,戈兰高地西部三分之二的地区由以色列占领和管理,而东部三分之一仍在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的控制之下。在叙利亚内战中,政府军与反对派也经常在此地开火。

52年后,2019年3月25日,川普与到访美国的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白宫会晤,在之后两国举行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川普正式宣布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随后川普签署公告。

2019年3月25日,川普正式宣布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随后签署公告。

对于这一历史性行动,川普表示以色列拥有对戈兰高地的永久主权至关重要,否则,在叙利亚南部活动的伊朗及伊朗支持的武装分子将利用该地作为攻击以色列的跳板,该决定将提升以色列的自卫能力,促进以色列真正享有他们有权拥有的强大的国家安全。

美宣布以色列对戈兰主权的四点考量

美国现时宣布以色列对戈兰主权,我认为主要有几方面考量。

首先,美国在中东地区有着较强的影响力,对维持该地区的和平方面,一直扮演重要角色。美国不仅十分支持与其信仰、意识形态相近的以色列,同阿拉伯国家间也是重要的盟友。

川普当选后,致力于与海湾阿拉伯国家、埃及和约旦组建新的安全和政治联盟——“中东战略联盟计划”(MESA),这项计划被白宫和其阿拉伯盟友称之为逊尼派穆斯林的“阿拉伯版北约”(Arab NATO),目的是为了“对抗伊朗侵略、恐怖主义和极端势力的堡垒,将给中东带来稳定。”

从经济角度看,川普上任,美国经济强劲,在世界经济普遍低迷的形式下,2018年12月6日,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公布,美国75年来首次成为原油和成品净出口国,打破了多年来对进口原油的依赖。从前美国石油受制于人,规定禁止出口,川普上台正好页岩油增产,这给美国增加了底气,废除了石油出口禁令。从上述两方面看,美国在与阿拉伯盟友的关中,一方面合作紧密,一方面实力充足,占主导地位。

2018年3月20日,川普在白宫会见沙特阿拉伯王国王储,举起军事硬件销售图表。

第二,从现实角度来看,支持以色列是完全符合美国利益的。2018年5月,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开始对伊朗政权重新施加核制裁。而以色列无论在情报上,还是在军事上,都能给美国以最需要的支持。

伊朗在上世纪巴列维王朝时期,曾有过一段政治开明、经济飞速发展的时期,当时德黑兰一跃成为世界大都市,国王与西方国家的关系良好。1979年伊朗爆发黑色革命后,霍梅尼等教士们上台,建立了实行伊斯兰教法的政教合一的国家,整个国家开始退化,现在的伊朗成了整个中东最封闭、对地区和平威胁最大的国家。

第三,在剿灭ISIS的过程中,川普在中东采取了一种收缩政策,这种情况下,美国不希望撤出这个地方后,影响力由俄罗斯或者中共来填补,如果与其价值观接近的民主以色列能更多介入中东事务,对美国来说当然是有好处的。

第四,川普上任后,于2017年12月声明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并下令将美驻以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这一举措获得美国两党和社会的广泛赞扬。

这是因为美国国会曾在1995年通过一项《耶路撒冷大使馆法案》(Jerusalem Embassy Act),参议院以93票支持、5票反对,众议院以374票支持、37票反对的压倒性票数通过法案。该法案要求把美国大使馆搬到耶路撒冷,并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

2018年5月14日,伊万卡与美财长努钦出席美国驻耶路撒冷大使馆的开馆仪式。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看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