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文革浩劫——毁人无数的样板戏

所有的样板戏都对其剧情所处的历史背景作了手脚,以伪造的历史情节为其整部戏的谎言作铺垫。当历史的真相大白于天下的时候,其整部戏的谎言就不攻自破了。京剧《奇袭白虎团》在这方面表现的就很明显。《奇袭白虎团》的剧情发生在上世纪的五十年代初朝鲜战争时期。几十年来,中共总是宣扬:是美帝国主义和李承晚伪军发动了侵朝战争。其实朝鲜战争完全是也被共产邪灵操控的金日成在斯大林和毛泽东的纵容、帮助和指挥下挑起的。对于朝鲜战争,彭小明在“朝鲜战争纪念碑”一文中,有着非常有见地的论述:

“五十多年过去了,我们不宜仅仅站在血缘的立场上评价朝鲜战争,(“抗美援朝”的说法更不科学)。评价一场战争,大致要看战争保卫了什么,抵抗了什么,赢得了什么,做出了那些牺牲。现在历史尘埃落定,基本史实已经廓清:朝鲜战争是金日成长期策划,获得斯大林支持,首先挑起的。它不同于一般的国内战争,因为雅尔塔会谈已经划定了南北界线,各方已经达成和平协议。撕毁协议就是破坏世界和平,(台海两岸没有任何协议)。中共当局支持了金日成的冒险。解放军的三个朝鲜族师入朝,不论其国籍如何,大大加强了金日成军事冒险的实力。美军或联合国军是经过联合国决议派遣,合法执行任务的部队,而中国军队参战反而倒是未经国际认可的单边主义行为。金日成的冒险破坏了二次大战后的和平,志愿军的参战保卫了一个历史上罕见的封建独裁王朝,金日成金正日世袭政权。那里的人民至今饥寒交迫,痛苦万状。而统治集团却是挥霍无度、腐败透顶的流氓政权,发展生产无能,绑架人质、走私毒品、赝造美钞、核武威胁、虐待人民样样专精。美军的干涉保卫了韩国的独立和安全,韩国终于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不仅经济上独立与美日竞争,在政治上也独立与美日抗衡,文化上还能独树一帜,令世界刮目相看。战争双方的死伤对比,如前所述。中国在内战刚刚结束的时候,又被拖入了一场毫无意义的战争。人民贫困的生活雪上加霜,直到三年饥荒仍然在偿还苏联债务,即朝鲜战争军费。所谓入朝参战是为了“保家卫国”的宣传,跟美军发动细菌战争的说法一样,根本都是谎言。”以上的论述是建立在真实的历史事实上的,是可信的。

这里我们再看看《奇袭白虎团》中歌颂的金首相——金日成是怎样对待被骗在朝鲜战争中把命丢在朝鲜的中国死难者的。文革期间,红卫兵向世界宣传:“毛主席是全世界人民心中的红太阳!”金日成一听,怒火中烧:我的国家的红太阳是我金某人,你毛某人要在我这里来当太阳,是不是太狂了点,给一点厉害你瞧瞧,于是,下令捣毁志愿军烈士陵园,将烈士碑统统打烂,包括毛岸英的大碑也被砸得粉碎。此种卑劣行径,不正说明了那些在朝鲜战争中流血、流汗、甚至失去生命的中国人是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为了错误的目的打了一场错误的战争吗!,既然这场战争压根儿都是错误的,那么《奇袭白虎团》为一场错误的战争张目当然也是错误的,剧中的人物:严伟才、韩大年等众中、朝战士、崔大娘、崔大嫂等朝鲜民众,都是在共产邪灵附体挑起的这场不义战争中作了错误的付出,无谓的牺牲。剧中无耻的吹捧对中朝两国人民都犯了罪的毛泽东、金日成俩罪犯,毒害民众,也是有罪的。

邪灵附体的毛泽东以中国民众的财物、鲜血、生命的巨大付出去支持一场不义之战,是逆天之罪,上天自有惩治方式:其作为龙太子栽培的长子毛岸英就是在朝鲜战争中被炸身亡,此事的历史意义可从一位老人以下的一段话中去品味:“朝鲜战争最大的收获就是把毛泽东的儿子打死了,要不然,中国现在和朝鲜一样穷。”(《朝鲜战争读者投书:朝鲜战争的最大收获》)。

如果在中国的历史上没出现被共产邪灵附体操控的毛泽东,在朝鲜的历史上没出现被共产邪灵附体操控的金日成,也没出现过什么朝鲜战争,整个朝鲜就像今天韩国一样富,那么,我们中国人就可能说出这样的话:咱们中国可比韩国富得多!(指人均收入相比,而不是拿十几忆人的总收入和人家几千万人的总收入比高低。)这才真正是值得中国人自豪的事,像《奇袭白虎团》这样扭曲历史的戏,只能扫进历史的垃圾堆了事。

所有的样板戏都是在推销毛泽东的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邪理,这一点,在所谓的样板戏《海港》中表现得尤为明显。《海港》的剧情发生在一九六三年夏天的上海港,是从淮剧《海港的早晨》移植过来的,原来的淮剧是写高中毕业生余昌宝来到码头当搬运工,不安心工作,将入库的小麦误当出国大米装上外轮的故事。被共产邪灵附体操控的江青派人劫过来进行革命性的改造,就成了一个推销毛泽东的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邪理的喷毒物件。

原来的淮剧没有所谓的阶级敌人,《海港》里就凭空捏造了个阶级敌人调度员——钱守维搞破坏,还拿匕首杀人。以此证明毛泽东的那套“阶级斗争要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的邪理的正确。这个凭空臆造的阶级敌人就成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对象,这是《海港》里第一个被整治的对象。

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邪理的邪恶特征之一,就是钳制人的思想,要人按照共产邪灵附体的要求去思维,否则,就有可能遭到各种不同的无产阶级专政形式的钳制,使人只能在共产邪灵附体划的圈子里动,不能跳出圈外。

《海港》里第二个被整治的对象是青年装卸工人韩小强,他遭遇的就是一种看似隐蔽的无产阶级专政形式。剧中,高中毕业的韩小强理想是当个海员,不想当装卸工,这种思想是正常的人的念头,但被非人族类的共产邪灵附体操控的人就要钳制这种正常的人思想,使被钳制的人变成不能正常思维,而只能按照共产邪灵附体的邪理去思维的人。它是从两方面去达到钳制目的:一是从非法的行政权力去钳制,不批准韩小强的请调报告。由于中共掌握着所有的就业机会,营造了很紧张的就业氛围,代表着共产邪灵附体组织的装卸队党支部书记——方海珍行使非法的行政权力,不批准韩小强的请调报告,就能使韩小强想当个海员的理想成泡影。另一方面,它用阶级斗争的邪理去哄骗、去压制、变异韩小强原有的人理,认可自已“沾染了资产阶级坏思想”,撕掉请调报告,表示以后要听毛魔的话,“改造思想,革命到底”。就这样,舞台上,一个思想比较单纯的年轻人变异成了按照共产邪灵附体的邪理去思维的所谓的革命人。

当时的高中生并不多,文盲倒不少,即使四十多年后的今天,中国大陆也没有达到“教育普及了,人人有文化”的状态,但是,剧中的主要英雄人物,装卸队党支部书记——方海珍,就敢从其嘴里吐出这样的牛皮谎言:“现在教育普及了,人人有文化,”且把这与现实完全对不上的假话一唱就是十多年,其剧之无耻也可见一斑了。,

由于《海港》所表现的是中共非法建政后的假现实,任何人都可以拿它与真现实相比较,所以,这个谎话就特易穿帮,露馅,文革浩劫期间,囿于毛泽东的淫威,这个谎话早已穿帮的害人的戏还能演唱多年,文革浩劫后,就基本销声匿迹了。但是,其中的个别唱段还在播放,还在放毒。

中国传统戏曲起着反映社会生活的作用,,虽然它对社会生活运用艺术的形式进行了加工,但社会的真实并没有因此而改变,而且比之真实生活让人看得更加清楚了。好的戏曲作品起着教人重德行善做好人的作用,京剧、芭蕾舞剧作为艺术门类,也是以反映生活为己任的,但是,离开了生活真实也就谈不上艺术真实了,而在样板戏中,大的时代背景是歪曲的,甚至是伪造的,人物形象是变异的,许多故事情节在现实生活中要么根本就不存在,例如,《海港》中的钱守维搞破坏,还拿匕首杀人一事在现实生活中根本就不存在;要么扭曲得完全变形,例如,芭蕾舞剧《白毛女》中的白毛女的故事与此故事的原型,白毛仙姑的故事就完全对不上号了。

样板戏最大的不真实就是每个作品都在全力塑造假神和歌颂假神共产邪灵附体组织——中共以及毛泽东。而它们实际上是给中华民族和全人类带来巨大灾难的妖魔,这是已经被历史与现实证明和正在证明的事实。这个事实是用无数个被这两个妖魔残酷杀害的无辜者的生命和鲜血写就的。样板戏置这个用无数个无辜者的生命和鲜血写就的事实于不顾,伪造历史,粉饰现实,为给中华民族和全人类带来巨大灾难的妖魔唱颂歌,骗人、害人,何其毒也!

大家知道,构成人类社会的基本单元是家庭,在家庭生活中,是存在夫妻生活的,这是人类社会得以延续的基本要素,通观整个样板戏系列,人们可以发现一个与人类社会基本状况完全不同的现象,就是,在整个样板戏系列中,基本没有正常的家庭生活和夫妻关系。例如,京剧《红灯记》中的李玉和虽有家庭,但未娶妻。《智取威虎山》与《奇袭白虎团》中的杨子荣,严伟才都是单身汉,,《海港》与《龙江颂》中的两位大龄女子方海珍与江水英没有情感生活,《沙家滨》中的阿庆嫂有丈夫,但阿庆已经到上海“跑单帮”去了,《杜鹃山》中的柯湘的丈夫在柯湘未出场前就已经牺牲了,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中洪常青与吴清华只能是同志关系,……….。在样板戏中,不仅仅所谓的英雄人物基本上是单身男女,没有正常的家庭生活,就是所谓的反面人物,也没有正常的夫妻关系和家庭生活,例如,《海港》中的钱守维,《龙江颂》中的黄国忠,也都是孤独的单身汉。……

如果说,某一部的样板戏无正常的夫妻关系和家庭生活或许不值得奇怪,但是每一部样板戏都无正常的夫妻关系和家庭生活就不是奇怪二字就能了结的了。在整个样板戏系列中,煽动的是人与人之间的不共戴天的阶级仇恨,鼓吹的是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这里显露着共产邪灵附体要想毁灭人类的险恶用心,一个没有正常的夫妻关系和家庭生活的社会是一个没有未来的社会,一个人际关系是以不共戴天的阶级仇恨,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为基调的社会是一个走向毁灭的社会。这就是样板戏系列向人们展示的共产邪灵附体最终所要的一个没有未来,走向毁灭的人类社会。

样板戏不仅骗人、害人,而且还要毁掉它利用的艺术形式,这里极简单的提一下,例如,交响音乐若按照交响音乐《沙家滨》的路子走,那今天就不会有能称之为真正交响音乐的艺术了。有艺术界的专家撰文论述样板戏毁了中国的京剧,芭蕾舞剧乃至祸及其它剧种,这里就不赘述了。

属于中国传统文化的戏曲历史悠久,其表现的内容更是源远流长。上溯至远古时的大禹治水,乃至各个朝代、各个历史时期的生活都有所反映。戏谚说“唐三千,宋八百,演不完的三国戏”,即是这种状况的生动写照。反观样板戏的生存期,共产邪灵附体在中国的历史不到一百年,样板戏所能表现的被伪造的历史时期更短,样板戏本身生存的时间就短之又短了,根本就不够资格与历史悠久的传统戏曲作比较。而整个的所谓的样板戏,来也汹汹,去也匆匆。这个事实,似乎也在向人们揭示一个理,别看中共现在还能闹一点花架子,真要它完蛋,也就是一早,一晚的事。这个日子真的就要到来了。还没有退出中共、共青团、少先队的人要快快退出这些共产邪灵附体组织,千万别做了共产邪灵附体的殉葬品。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