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动态 > 正文

可心:从清华北大教授因言获罪看中国教育

中国教育不强调批判性和创造性思考技巧,使学生缺乏独立思考的能力,甚至依赖记忆和抄袭应付学业。图为安徽省一所学校,学生们正在上课。(AFP

不久前,北大前讲师柴晓明被指定监视居住了,南京市国安指控他“涉嫌颠覆国家政权”。近期,另一知名学者,中国知名法学家、清华大学法学教授许章润被校方停职并接受调查。主要原因是自2018年7月,许章润以“为自由发声”为名发表了3篇文章抨击中共极权统治,并在中国社会引起了巨大反响。其中一篇文章中他呼吁中共在2019年两会期间再度修宪,平反六四,杜绝“大撒币”,实施官员财产阳光法案等。

由此,笔者想到了当今中国教育界最突出的两大问题。一是学术自由被剥夺,二是教育商业化。

首先,中共承诺“保证学术自由”,抛开其自执政以来对大陆教育界的管制,即使是中国境内的外国大学也受中共控制,学术自由在中国根本就不存在。自从2003年以来逾2000所中外合资大学在中国建立。2017年中共曾下令在中国境内的外国大学设立党支部,并要求让共产党官员拥有决策权,如高级人员聘用、预算分配等,每所合资大学的党支部书记都将获得副校长的地位以及董事会席位。

根据中共现有法律,合资大学被视为独立法律实体,本地合伙人持有51%股权,外国合伙人持有49%股权。其中许多大学发放自己的文凭。这些大学现在必须建立党支部,党支部将监视学校运营,并且在行政大事上拥有发言权。据海外媒体报道,有关建立党支部命令的传言从八月份就开始在教育界流传。中共在十九大之后做出正式执行的决定,并称“政府、军队、社会和学校等一切”均需服从党的领导。学术自由对于在华的外国大学来说,一直是个敏感问题。这些大学被批评同意在一个人权记录糟糕的国家里运营。

第二是教育商业化。近年来“十大缺德行业排行榜”在大陆微博上持续流传,教育行业总是名列榜首。高校腐败表现在诸多方面,包括:基建、人事、招生、学术、科研费等等。据大陆《法制日报》统计,2016年,中纪委监察部网站纪律审查栏目总计通报高校领导干部执纪审查15人次、党纪处分17人次,合计通报27名高校领导干部(5人在一年中既被执纪审查又被处分)。另有官方资料披露,仅在2015年,就有34所高校的53名官员因违纪被通报,平均每周有一名高校领导被通报。2015年,全国一本院校共有33人被通报,约占总人数的62%。其中,985、211院校有21人,约占被通报总人数的40%。中南大学、四川大学、中国传媒大学、中央音乐学院等知名院校“榜上有名”。据北京市海淀区检察院对2005年至2012年高校与科研院所职务犯罪所做的统计,涉案范围遍及财务部、图书馆、博物馆、餐饮部、装备处、教材科、车队、卫生科等40多个部门。

外界认为,1998年至2003年任职教育部长的陈至立对当今中国教育界的腐败和乱象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陈至立自1998年起按江泽民指示下令“高校扩招”和“教育产业化”,这两项政策被指祸国殃民。高校扩招造成众多大学生毕业后找不到工作,教育产业化导致教育界全面腐化堕落。

2003年12月16日,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布:2003年中国治理教育乱收费专项检查共查出12,600多件教育乱收费案件,违规收费金额达21.4亿元。例如:2002年1月至2003年9月,华南理工大学对考试不及格的学生收取重修费达310多万元。中小学也成为暴利行业,一些名校向家长收取高额赞助费、选校费等,谋取不正当利益。

高昂的学费把大批穷困地区的孩子堵在校门外。即使手握一张大学录取通知书,也因交不起学费而弃学,还有家长在接到子女的录取通知书时,因无力负担学费而自杀。“教育产业化”把教育界变成以盈利为目标的经济行业。学校以各种名目乱收费,学费直线上涨,教育界的腐败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美国耶鲁大学著名教授康正果曾说,现在中国的教育体系,有三大利益集团在控制。一就是教育的官僚体制集团,从教委教育部,一直到省教育厅,教育局,这些人制定指标,教师如何排名次考核得奖。这些都和部长局长校长是否能升官得利挂钩。二是商业体系,如出版社、课外的培训班等。三是利用教育换取个人利益的伪学者伪专家们。

近年来中共所谓的教育产业化改革虽然增加了中国人上大学的机会,但它并不是通过增加国家教育投入延长义务教育年限的方式实现的。它是以牺牲大学教育品质和大幅增加国民教育成本的代价来实现的。这种以经济发展为目的教育体制产业化改革几乎毁灭了中国的高等教育,使学生素质迅速降低,最终形成博士生硕士化、研究生学士化、大学生中专化的现状。

教师历来被称作“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但中共统治下学术研究和教育被商业化。北京作家李红雨曾说,官场有多贪腐,学校就有多贪腐。“这种腐败是体制造成的,如果不改革体制的话这个腐败还会延续。高校去党化是应该的,过去的大学都没有党部,党不能领导一切。”

中国教育界这一系列的问题,根本上都是中共的极权制度导致的。中共为了消灭反对或可能威胁其极权统治的声音,剥夺学术界、教育界应有的最基本的研究自由言论自由。中共统治下只有御用文人,从没有独立学者。香港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曾说,大陆教育部的政治要求,就像是要将人的脑子和学术自由精神交出来,让人只跟中共走,放弃学术原则。最早的学术起源于古希腊,哲人们通过观察、推理、猜测、辩论和体悟获得对世界和人生的认识。学术研究的基础是对真理的追求,是神圣的。真正的学术要能寻根溯源。

对知识的探求直接影响国家甚至世界的发展,需要人专心致志,而当今中国,真正潜心做学术搞教育的人有多少?本文所阐述的只是大陆教育体系成百上千问题其中之二。要想从根本上解决这一系列问题,就只有解体中共,重建一个健康的中国教育系统。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