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存照 > 正文

未普:中共全面钻营侵蚀全球新闻自由

——警惕中共侵蚀全球新闻自由

在国内,中共政权习惯性地以恐吓和暴力阻止国内的异议者;在国外,他们居然如法炮制,以恐吓和暴力阻止国外的异议者。

上周五(22日),无国界记者组织(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发表了一份「中国追求的世界传媒新秩序」(China's Pursuit of a New World Media Order)的报告,在全球媒体界引发关注。这份以中文、英文、法文发表的报告,描述了中共政权过去10年中,如何在世界各地媒体以各种手段扩大其意识形态影响力,图谋重塑全球传媒秩序。该报告发出警告,中共此举已经对世界的新闻自由造成威胁。

中共的手段有这样几种︰第一,大力投资开发中国的海外媒体,以抗衡西方媒体对中国的批评,改变国际传媒现有格局。过去十年,中国政府大手笔投资的海外媒体网络已经成形。中国环球电视网(China Global Television Network, CGTN)目前以中、英、阿、法、俄五种语言制作节目,在全球140个国家播放。CGTN有一万馀名员工,分布在全球70个据点,在伦敦、华盛顿特区及奈洛比制作节目。中国国际广播电台(China Radio International)拥有约2000名员工,其透过中国国际广播电视网络台(CIBN)下的70个海外电台分支,以65种语言广播节目。。

中共意欲改变国际传媒现有格局的投资行为始于胡锦涛时代,到了习近平,此举进一步被强化。习近平曾于2016年2月19日,在央视、人民日报社和新华社视察时提出「要加强国际传播能力建设,增强国际话语权,集中讲好中国故事,同时优化战略布局,著力打造具有较强国际影响力的外宣旗舰媒体」。CGTN的全面开张和扩张正是始于2016年。习近平的讲话无疑激励了中共官方喉舌为增强国际影响力而在海外攻城掠地的扩张行径。

第二,收买批评中共政权的海外华语媒体,宣传中国政府的正面形象。中国政府自1989年的六四事件之后即了解到,分布在世界各地的海外华人若批评中国,将会是政府建立正面形象的阻碍,于是展开收购媒体的行动。例如,新西兰《先驱报》被中国新中传媒收购、香港《星岛日报》和台湾《中国时报》被亲中商人收购,泰国《新暹日报》跟中国《南方报业》合作等。这些媒体引进中国资金后,报导内容和方向更多的取自中国官媒,对中国政府的正面报导明显增加。

第三,构建世界传媒新秩序,争夺国际话语权,中共提出「世界传媒新秩序」的构想,是为了在舆论导向中取得领导地位。为此,中共采取了许多手段,其中一个手段是,由中国政府资助新兴国家记者免费前往北京参加训练,以换取对中国有利的新闻报导。此外,美国的一些CGTN受众开始喜欢它演播的内容。笔者认识的一个美国律师,因曾在中国教书,对中国有感情,而喜欢接收CGTN的节目,并相信它的报道。

第四,输出审查和监控工具,包括百度搜索引擎和微信即时通讯软体,鼓励集权国家复制中国的压制性法规,这项策略在东南亚国家特别见效。这些国家信奉北京政权的说法,记者不是抗衡的力量,而应为国家的宣传服务。在北京政府与中国媒体的协助下,柬埔寨强人洪森出手管制该国媒体。

第五,使用中国外交机构采取恫吓骚扰等手段攻击所驻国家媒体。2018年7月,中国驻瑞典大使馆公开抨击《快报》(Expressen)记者悠野(Jojje Olsson),说他意图制造对中国的仇恨情绪,只因这名记者发表了一篇详述中共资讯控制政策的文章。无国界记者瑞典分部负责人哈尔克亚尔(Erik Halkjaer)批评中共外交机构违背国际常识的行径,「外交机构无权对其所驻国家媒体的报道内容说三道四」。

中国方面这种肆无忌惮的做派,最近更是变本加厉。几天前,习近平访问意大利期间,一名中国外交官员威胁当地一名女记者,要求她「停止说中国的坏话」。事件引起意大利舆论和政界强烈反弹。在国内,中共政权习惯性地以恐吓和暴力阻止国内的异议者;在国外,他们居然如法炮制,以恐吓和暴力阻止国外的异议者。他们的手伸的太长了!

中国的传媒硬件和新闻软实力,借助于其雄厚的经济实力,不择手段的攻势,和必欲重构国际舆论新秩序的决心与意志,导致国际传媒格局发生了对中国有利对西方不利的巨变。在这场没有硝烟的传媒争夺战中,全球新闻自由受到了明显的威胁。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