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蓬佩奥出席预算听证 称首要需确保中、俄无法获得战略优势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3月27日出席众议院听证会。

美国国会众议院周三就美国国务院的外交政策战略以及2020财年的预算情况举行两场听证会,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出席作证。

蓬佩奥国务卿周三上午在美国国会众议院拨款委员会国务、外事行动及相关项目小组委员会(The House Appropriations Committee Subcommittee on State, Foreign Operations, and Related Programs)举行的听证会上介绍说,特朗普总统已经为国务院和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提交了400亿美元的预算请求,他说这笔预算将使国务院和国际开发署能够保护美国在国内和海外的公民,促进美国的繁荣与价值观以及支持美国的海外盟友和伙伴。

蓬佩奥国务卿还具体谈到这项预算请求将能够帮助国务院达成多项外交目标。

他说:“这项预算请求将帮助我们以多种方式实现我们的外交目标。首先我们将确保中国和俄罗斯在一个重新开始的大国竞争的时代无法获得战略优势。我们将继续推进朝鲜最终实现完全可验证的去核化进程,并且为努力实现和平恢复委内瑞拉民主与繁荣的委内瑞拉人民提供支持。我们还将继续直面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恶意行为,并将帮助我们的盟友和伙伴变得更加安全、经济上更加自我依靠。我还将确保我们世界级的外交人员获得他们在21世纪执行美国外交政策所需的资源。”

当被问到有关中国的问题时,蓬佩奥国务卿说,众所周知,美国与中国有着重要的经济关系,美国乐于在公平、透明以及遵守法治的前提下与中国在世界范围内竞争。此外蓬佩奥国务卿还谈到了美国的印太战略与中国的关系。

蓬佩奥国务卿说:“但是中国对美国和西方世界愈加构成的风险是真实的,这种风险在他们的‘后院’更加真切。我每次出访亚洲或东南亚时都听到他们想要美国在那里的呼声。所以我们提出了我们所称的‘印度-太平洋战略’,在这项战略多个组成部分当中当然有一部分是我们的军队能够确保我们在那个地区的水道上有着自由、公开航行的能力。但也有很重要的一部分是外交。其中包括美国在那一地区的存在,包括我们协助我们的公司确保当在印尼、越南、澳大利亚、日本或韩国有大型投标机会出现时,竞争是公平和自由的,并且确保当中国以外交手腕或更糟的腐败贿赂出现时,不会驱离我们所致力于的法治和透明。我将出访亚洲,我计划在今年中期以前要至少两次到访亚洲,持续努力发展我们的外交。我们将与东盟的合作视作这一努力的核心。”

蓬佩奥说,东盟国家现今也更加意识到有关的风险。

他说:“东盟国家现今更加意识到这一风险,我们还有着一项任务,就是确保我们与他们共享我们对于这些威胁的了解并且帮助他们了解真实的情况。”

众议院外事委员会下午也就国务院的外交政策战略及预算举行了听证,蓬佩奥国务卿在下午的听证会上再次谈到了中国。

他说:“我们首先做的事就是识别出来自中国的威胁。此前一些行政当局不情愿这样做。我明白。我们与中国有着重要的经济利益。许多美国人的工作都依赖它。特朗普总统正在尽全力设定这一经贸关系使其公平、互惠。因此我会说这是本届政府的首要事务。第二件事就是我们意识到这是一场大国竞争,我们在全世界范围内都参与到这场竞争中。这有关东盟国家的支持,我们识别出来自中国国有企业、科技公司的威胁,将其与中东和欧洲地区的国家共享,识别出这些风险使世界各地的西方民主国家能够对这些风险清醒起来并且进行反制。”

此外蓬佩奥国务卿还谈到了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以及美国与中国竞争等话题。

他说:“我们正在尽我们所能确保有西方的竞争者存在。中国方面提出的每个计划我们都乐于与之竞争,前提是这是公平、透明、公开的交易。你知道中国方面可能会有一些机会,但我非常自信美国企业会在有关领域做的非常出色。但我们看到的正相反,我们看到交易并不是直接的,并不是公平的,这些交易是出于国家安全利益而不是他们国家民众的经济利益。我们美国国务院已经将参与这些交易的风险分享给了有关国家、他们的民众以及他们的领导层。坦率地说,我认为亚洲、东南亚的国家也正在对这一担忧清醒起来。”

当来自俄亥俄州的共和党籍议员夏伯特问及《台湾旅行法》是否有助于发展美台关系的问题时,蓬佩奥国务卿也给出了明确的回答。

他说:“这是非常重要的问题。与台湾的旅行关系是本届政府付出很多努力去实施的一项重要立法。我确定之后还会有很多。我不想要在我们做之前讲太多,但需要明确的是,我们了解美台关系的重要性,更重要的是,与以前的行政当局相比,我们已经进行了更为全面、完整的审视。这不是党派行动,这可以追溯到共和党和民主党。担忧是关于中国对美国创造财富和我们持续的民主所构成的风险。”

特朗普总统于去年签署了《台湾旅行法》。法案规定,美国的政策应该允许各级官员到台湾旅行,会见台湾对口官员,并且允许台湾高级官员“在受尊重的条件下”进入美国会见美国官员,同时鼓励台湾经济和文化代表在美国开展工作。

中国方面称这一法案“严重违反一个中国原则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规定,”中方对此“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并已就有关问题向美方提出“严正交涉”。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