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动态 > 正文

王友群:今年头3月被审判的十大贪官排行榜

中共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前参谋长房峰辉,因犯受贿罪、行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进入2019年才3个月,中共统治下的丑闻一个接一个,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全都是因为中共已经腐败得没治了。下面,就对今年头3个月已被送上审判台的十大贪官进行盘点。需要先说明一下的是,本文提到的这些贪官的涉案金额,都是中共官方给出的数字。而中共官方的数字都是有水分的,是根据政治需要确定的。对某些高官来说,实际涉案金额可能大得多。

房峰辉排名第一涉案金额大得不敢公布

2月20日,中共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原参谋长房峰辉,因犯受贿、行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三宗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房峰辉到底贪了多少钱?中共不敢对外公布。据海外中文媒体报导,房峰辉担任北京军区司令员时,曾卖出不少军产地皮,仅292医院的地皮,就卖出47亿元人民币。另外,房峰辉还指使下级拆掉原北京军区大院内的数十栋楼,再斥资近10亿元,新建五星级的华北宾馆。房峰辉还斥资6000万元兴建军区大院南大门和院内道路,新建的门诊部大楼改为京西医院,由其亲信任院长。在此过程中,肯定有相当多的钱落入他的腰包。

房峰辉曾经被认为是中共“军界举足轻重的耀眼将星”:他被提拔为北京军区司令员时,是当时七大军区司令员中最年轻的;担任过中共国庆60周年阅兵的总指挥;59岁晋升上将军衔;中共十八前夕升任军委总参谋长,是第一位直升总参谋长的北京军区司令员;2015年11月担任军改后的首任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房峰辉之所以被拿下,贪腐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很可能是他想谋反。

周春雨排名第二涉案金额10多亿

2月22日,安徽省前副省长周春雨因犯受贿、隐瞒境外存款、滥用职权、内幕交易等罪,被判刑20年,罚款3.61亿元人民币。

周春雨被控在1996年至2017年,利用担任中共安徽省委办公厅秘书,省财政厅副厅长,马鞍山市副市长、市长,蚌埠市市长、市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受贿折合人民币1365万余元;对陆续存在境外银行的412万美元隐瞒不报;在担任蚌埠市长期间,徇私舞弊,违反规定,决定向有关公司返还土地出让金6.65亿余元,给国家造成重大损失;通过内幕交易,买入2.7亿元股票,非法获利3.59亿余元。

周春雨是近些年来安徽省被查处的第7位副省长。此前被查的6位副省长分别是:王怀忠(被判死刑)、何闽旭(被判死缓)、王昭耀(被判死缓)、倪发科(被判刑17年)、杨振超(被判无期),陈树隆(受贿折合人民币2.758亿余元,滥用职权造成经济损失29亿多元,通过内幕交易,非法获利3031万余元,还未宣判)。2004年2月,王怀忠被执行死刑。但是,杀了王怀忠,自有后来人!

雷志强排名第三涉案金额3亿多元

1月9日至10日,甘肃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原理事长雷志强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开庭审理。

雷志强被控2000年至2017年,在担任天水市副市长、甘肃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理事长期间,利用职权,受贿折合人民币2亿4千万余元,另有8198万余元巨额财物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此前,据《财新周刊》披露,雷志强贪污超92亿元。雷志强案发后,其子也被抓。知情者说,雷志强自己交代的2亿多元,均不在中共当局事先的掌握之内,另有90亿元的账外资金。据称,“雷志强生活之奢靡,令人叹为观止,抄家时各种古玩字画拉了两卡车”。

中共十八大以来,继前甘肃省委书记苏荣被查后,甘肃省委书记王三运2017年7月11日落马。在王三运落马前半年,甘肃省已有8名厅(局)级官员落马,同时还有多名官员自杀。

李贻煌排名第四涉案金额2亿2千万余元

1月29日,江西省前副省长李贻煌因犯受贿、贪污、挪用公款、滥用职权四大罪,被判刑18年。

李贻煌被控:2004年至2017年,利用担任江西铜业集团公司总经理、董事长,江西铜业股份公司总经理、董事长,以及江西省副省长等职务上的便利,受贿折合人民币5119万余元,贪污268万余元,挪用公款1亿4千万余元,造成国有资产损失2087万余元。

此前,江西省落马的省(部)级高官已有6人:前江西省委书记苏荣(被判无期),副省长姚木根(被判刑13年),省人大副主任陈安众(被判刑12年),省政协副主席刘礼祖(被连降7级,从副部级降为科员),省委常委、秘书长赵智勇(被连降7级,从副部级降为科员),政协副主席许爱民(连降4级,从副部级降为副处级)。

彭庆国排名第五涉案金额2亿多元

2月3日,原山东省滕州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彭庆国,因贪污、受贿、挪用公款等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彭庆国被控:2004年4月至2013年5月,利用职务便利,侵吞、骗取公款1亿4千多万元人民币,挪用公款6480万元,索取贿赂142.9万余元;行贿210万元。

此前有报导称,彭庆国是滕州的“大哥”,手下“小弟”数百,资产上亿元,滕州的房地产项目大多由他说了算,无人敢惹。其口头禅是:“对待百姓和拆迁工作必须‘白加黑’!”“教育不是万能的,不打还是不行的!”由此,产生了一种“跟着彭老大混,什么都不用问”的黑恶势力横行的局面。

白向群排名第六涉案金额1亿4千万余元

1月31日,内蒙古自治区原副主席白向群受贿、贪污、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案开庭审理。

白向群被控1999年至2018年,利用担任共青团内蒙古自治区书记,中共乌海市委副书记、市长、市委书记,中共锡林郭勒盟委书记,以及内蒙古自治区副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索贿、受贿折合人民币8515万余元,贪污折合人民币712万余元。进行股票内幕交易,非法获利1717万余元;泄露内幕信息给他人,令其非法获利4052万余元。

近年来,内蒙古自治区落马的省(部)级高官还有:自治区副主席潘逸阳,政协副主席、原公安厅厅长赵黎平,政协副主席韩志然,统战部长王素逸;政法委书记刑云。另有公安厅副厅长孟建伟被查,公安厅副厅长、呼和浩特市公安局长李志斌自杀,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副局长杜宝君被查。

蒲波排名第七涉案金额7126万余元

3月21日,贵州省前副省长蒲波受贿案开庭审理。

蒲波被控1999年至2017年,利用担任四川省广安市副市长,巴中市市长,中共四川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以及中共德阳市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和职权、地位,直接或通过他人受贿折合人民币7126万余元。

贵州省是中国西南最穷的省份。2018年1月22日,蒲波被任命为贵州省副省长,5月4日即被查。而在2018年4月1日晚,贵州前副省长王晓光落马。王晓光被控受贿4870万余元,贪污500万元,内幕交易盈利1.6亿余元。

莫建成排名第八涉案金额4259万元

1月24日,原中纪委驻财政部纪检组长莫建成,因犯受贿罪,被判刑14年。

莫建成被控2000年至2017年任中共内蒙古通辽市委副书记、副市长、市长、市委书记,内蒙古自治区委常委、包头市委书记,江西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副省长、省委副书记,中纪委驻财政部纪检组长等职务期间,利用职务便利,直接或通过其子受贿4259万余元。

莫建成于2017年8月底被查。大陆媒体曾用中纪委“内鬼”来称呼他。当时,他还是排名第一的中共中央候补委员。莫建成是中纪委2017年“揪出”的三名部级“内鬼”之一。另外两人分别是:中央巡视组副部级巡视员张化为,中纪委驻民政部纪检组长曲淑辉。莫建成在任时曾大谈特谈反腐倡廉。

季缃绮排名第九涉案金额3795万元

3月19日,山东省前副省长季缃绮,因犯受贿罪、贪污罪,被判刑14年。

季缃绮被控:在2003年至2017年担任山东商业集团董事长、山东世界贸易中心董事长、山东银座美术馆法定代表人,以及山东省副省长等职时,受贿折合人民币2571万余元。2004年至2013年,季缃绮利用担任山东商业集团董事长、山东银座美术馆法定代表人等职的便利,以公务送礼为由,骗取银座美术馆馆藏书画作品等财物非法占为己有,贪污1224万余元。

鲁炜排名第十涉案金额3200万余元

3月26日,中共中宣部前副部长、网信办主任鲁炜,因犯受贿罪被判刑14年。

鲁炜被控2002年至2017年,利用担任新华社党组成员、秘书长、副社长,北京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副市长,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副主任,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中宣部副部长等职务便利、职权、地位,受贿共计3200万余元。

此前,有消息人士对海外中文媒体透露,鲁炜被查的真实原因至少有五个:一是对新疆无界网转发要求习近平下台的公开信负有责任;二是打着习近平的旗号扩大自己的影响;三是利用习近平重视网络工作的机会,试图控制习近平获得的信息;四是他手下有一名负责网络封号的军转干局长,长期抵制习近平在军中反腐;五是网信办通过删帖等成为获利最多的部门。

古诗云:“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中共是“年年岁岁反腐败,岁岁年年照样腐”。以上十大贪官,个个都是“台上反腐败慷慨激昂,台下搞腐败贪得无厌”。中共早已堕落成全世界最腐败的政党。对于早已病入膏肓的中共来说,不反腐败亡党,反腐败也亡党。为什么?

因为中共的假、恶、斗的理论,中共既当运动员,又当教练员,又当裁判员的体制,中共高压和欺骗的机制,以及党高于法、权大于法的所谓“法制”本身,就是滋生腐败的温床。查处一个腐败分子,一批腐败分子又被这种理论、体制、机制、法制迅速复制出来了。

到今天,中共的腐败分子是查不胜查,防不胜防,按下葫芦起来瓢。死刑、死缓、无期、警示录、忏悔录、这个法、那个法,所有的“药”,统统都不管用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