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文集 > 正文

崔士方:为何新疆办主任6年半换4次

超100万的维吾尔人及其他少数民族成员被关押在再教育营,图为被关押的维吾尔人。(新疆司法行政微博)

“再教育营”引燃国际怒火的背景下,政协主席汪洋3月下旬到访新疆,这已是他一年内的第二次。这次最令外界瞩目的却不是汪洋,而是陪访官员中,中共新疆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主任已变成侍俊,而非史大刚。这意味着,在不到6年半的时间里,新疆办主任就换了4次。

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后,周永康退休,政法委书记被降格为政治局委员。新疆工作协调小组也改弦更张,大老板从被政法委书记换成了政协主席,新疆办也相应搬到中央统战部,新疆办主任由时任统战部副部长兼国家民委主任王正伟接手。

显然,当局是寄望在对周家党削权的同时,也顺带换个新衙门,让王正伟在宁夏回族自治区浸淫30年的那点本钱,来个依“回葫芦”画“维瓢”。然而,回、维虽然同是穆斯林,但两者无论外貌、衣着、常用语言、生活环境差别都不小,结果如何可想而知。王正伟混了也就3年多,在2016年4月被悄然免职,仅保留一个全国政协副主席的虚衔。

接手新疆办的是以内蒙古自治区主席身份进京的巴特尔。既然靠回族官员摆不平,来个蒙古族干部如何?结果,巴特尔只干了2年。2018年4月,随着中共搞机构大改组,国家民委并入统战部,巴特尔升格为政协副主席的同时,新疆办主任也改由史大刚担任。

这位史大刚是山西人,但从在新疆当知青到出任新疆政府副主席,已近40年,且在南疆当局最感烫手的喀什地区主政13年(地委副书记、书记)。本来呢,这位已届60退二线年龄的史兄,已经到全国人大民族委报到,等盖几次橡皮图章就彻底退休。

但当局在“回蒙治疆”方案没有起色的情况下,看中了这位汉人中的“新疆通”。于是,史大刚就罕见的以非统战部官员的二线身份领过了新疆办主任的帽子。

不料,这个“新疆通”更短命,才热了一年的板凳,就被从公安部副部长调任中央统战部副部长的侍俊夺去了新疆办印信。

侍俊是江苏人,出身于四川,整个仕途与新疆毫无瓜葛,其令外界猜测的“中选”因素无外乎两点。一是他的前公安部副部长身份,二是他曾当了5年四川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就是那个藏人自焚频发的地方)州委书记。

如果把陈全国从西藏党委书记调任新疆一把手,以及中央统战部在2017年5月新设新疆局(九局),与西藏局(七局)并列来看,我们多少能看出当局的一种“新思路”,就是将治藏的高压经验移植到新疆,侍俊的公安背景也正是为此而备设。

不过,即便如此频繁换头头,只要中共对待少数民族的敌视防范思维不变,中共为保政权的维稳思维依旧,结果如何,也是大家都可预期的。

新疆之火虽然表面被铁桶式布防摀住了,但这被压抑在人性深处的怒火,迟早是要烧到表面来的。不但纸包不住,铁桶也是包不住的。因为高压之火最终会酿成大爆炸,铁桶越密闭,爆炸的杀伤力反而越大。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文集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