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存照 > 正文

李劼:遥祭六四

惟躁动不安之元,草木峥嵘之月,血雨腥风之日,西闲园草芥,默点心香一柱,遥祭故国死不瞑目之冤魂:

春暖夏暑之际,帝都浮云蔽日。香车寥寂,人潮汹涌。贤者猝逝,朝野悲愤。太学请命斥官倒腐败,庙堂惊悚呈云波诡谲。人各一命自尊者当仁不让,易有三解天行健变易首冲。下接清末民初自由之地气,上承民主联邦人权之天运。古有齐恒尊王,管仲攘夷,普天之下并非王土;今当杯酒释权,还政于民,文明世界岂得独裁。所幸民意似水,川流潺潺;奈何权贵如泥,先人板板。

慈禧老羞成怒,伞兵暗通款曲;鸠鸩鸟气急败坏,梯也尔密令屠戮。曩昔怜苍生物宝,名将忍辱献城;今日为一党天下,屠夫坦克横行。当街碾尽庶民骨,弹孔染红学子衣。刑天慨然执戚,黄帝失色;领袖黯然退场,万木涕泗。长安街头罹难者惨不忍睹,纪念碑下播音人泣不成声。三尺微命,怎奈机枪狂扫;一介书生,徒叹手无寸铁。屏幕报章,曝北京城血流成河;大街小巷,见平板车义薄云天。这当口,缺的是陈蕃李膺;那年头,要的是孟德公瑾。世无英雄,遂成侏儒沐猴而冠。

警笛凄厉,囹圄昏暗。申囚待毙,寒蝉嘶鸣。花谢花飞,朦胧间人亡政息;潮涨潮落,依稀处王朝流转。长歌当哭,悲戚域内多殇,山河残照;投笔止流,冷眼满朝文武,遍地流氓。倏忽三十载血迹未干,转眼七十年创痛犹在。我有迷魂兮招不得,伫立断崖兮风萧萧。天尽头,寰宇转;六四冤,何时雪?偕朝云作长空遨游,洒暮雨见江川迷蒙。烟波浩渺,远山叠翠。念天地之苍黄,终豁然而寥廓。

呜呼哀哉,尚飨!

二〇一九年三月写于美东新州西闲园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纵览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