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官场 > 正文

湖北贪官落马涉嫖娼 江泽民当年在拉斯维加斯也干过

在江泽民手握党政军大权的十几年中,中国的“娼盛”已经远远超过了先进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

湖北省长江经济带产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中共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王含冰日前涉嫌受贿、贪污被起诉,王含冰还被指进行嫖娼活动。中共官员嫖娼已成官场常态,有纪委书记嫖娼的,还有“进修”时集体嫖娼的,不过相比公款包养情妇,还有江泽民到国外嫖妓,还是小巫见大巫。

3月27日,中共高检网消息称,日前,湖北省长江经济带产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王含冰(副厅级)涉嫌受贿、贪污一案,经湖北省检察院指定管辖,由荆州市检察院向荆州市中级法院提起公诉。

荆州市检察院起诉书指控王含冰在担任湖北省联合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投资管理部部长、副总经理,湖北省长江经济带产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巨额财物,并侵吞公款,涉受贿罪、贪污罪。

湖北省长江经济带产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中共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王含冰(网络图片)

官媒报导,今年1月7日,王含冰被“双开”时,官方通报指王含冰除了贪污受贿,还涉生活奢靡、贪图享乐、追求低级趣味,造成不良影响,与他人发生不正当两性关系,造成不良影响;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购物卡,进行嫖娼活动等。

而中共官员嫖娼已成官场风气,爆出不少奇葩事。

反腐的中共纪委书记亲自嫖娼

2016年12月9日凌晨,四川省纪委网站发布消息:德阳纪委书记刘锐因嫖娼违纪,立案审查。据称当月7日,刘在成都武侯区一家酒店嫖娼,被警察当场抓获,行政拘留十天。而纪委书记违纪嫖娼,刘锐还不是第一人。此前浙江省委纪委书记王华元,2009年被“双开”,罪名之一即嫖娼。有趣的是,王华元此前对下属的嫖娼等“不正之风”,盛怒痛斥,数摔手机,骂得下属当场心脏不适。

官员嫖娼要私企老板买单遭举报

有官员要私企老板为嫖娼买单,因次数太多,老板不堪其烦,实名举报。如深圳陈老板因一宗纠纷,经人介绍认识深圳政法委原巡视员王合意,王表示可以帮忙搞定,但要八十万“好处费”。2007至2011年,王合意前往东莞等地嫖娼四十余次,每次都由陈老板当皮夹子,可纠纷一直没解决。2011年5月,当王合意再次打电话表示去东莞“冲凉”,陈老板带上秘拍设备,录下证据及被勒索八十万的录音。随后,陈老板把证据寄给纪检部门,2014年12月,深圳南山区法院判处王合意十一年徒刑,没收财产五十万。

公费高校“学习”期间嫖娼“提高法治能力”

据陆媒《澎湃新闻》2016年8月29日报导,有知情者爆料称,近日,中共云南省云龙县关坪乡纪委书记徐应龙在上海同济大学学习培训期间因嫖娼被抓。8月29日,中共云龙县委副书记、县长李郁华向媒体证实,事件确有发生。李郁华说,在上海培训带队的是云龙县委组织部长。

据云龙县政府官网通报,8月6日至20日,该县50名县乡党政官员在同济大学接受为期14天的综合能力培训。该县县委副书记田强在开班仪式上讲话;县委常委、县委组织部部长张志勇参加培训;副县长李瑞杰,同济大学相关学院负责人参加开班仪式。培训内容涵盖所谓“增强法治思维提高法治能力”等等。

集体进京“进修党性”嫖娼

更有在培训期间集体淫乱的。2016年5月,中共重庆市纪委消息称:重庆市水利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总工程师冀春楼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调查。大陆知名调查记者朱瑞峰创办的《人民监督网》随后披露,冀春楼被调查的十几天前,在北京“嫖娼”时已被警方抓获。

据悉,3月2日,重庆市水利局副局长冀春楼赴北京参加了国家行政学院第24期厅局级副职公务员进修班。在培训期间,冀春楼与54名进修班的学员一起到山东临沂济宁开展“公仆意识衔接教学”后,进修班学员开展了所谓“发扬革命精神,争做‘五好干部’”的党性分析活动。

5月3日,为期两个月的进修班结业,冀春楼与同学摆下宴席欢聚一堂,酒足饭饱后,冀春楼邀请同学到北京某洗浴中心“泡泡澡”。在洗浴中心的包间内冀春楼与同学安排了漂亮的小姐进行了性交易而被北京警察当场抓捕。鉴于冀春楼是副厅级干部,北京警方通知重庆市驻京办将其遣返。

官员本地小店嫖娼意外获网民“点赞”

不过讽刺的是,相对公款嫖娼,或者将公款交给情妇的官员,自费嫖娼官员意外获“同情”,有官员就因此被网民“点赞”。

2017年4月6日,重庆官员程晓阳在重庆市渝北区黄泥磅一小店嫖娼被抓。知情人称,程晓阳被抓现行时报了假名,警方后通过手机才查到他的真实身份。8天后,程晓阳的重庆荣昌区委副书记、区长职务被免。

有意思的是,程晓阳从嫖娼曝光到免职,就得到网络上压倒性的“支持”。网友认为:“一个既不公款嫖宿又不公款包小三、小四的官员,难道算不上好官吗?”

“与他同样级别和比他级别低的众多落马贪官中,哪一个不是身家几千万以上,哪个不是对下级女干部日后提拔,哪个不是小三小四小五小六地养着?即使嫖娼,也有红黑两道在高档酒店的豪华套房给安排得好好的,根本不需要自己出钱,怎么会像程晓阳一样,到一个安全系数很低的小店去嫖?”

“这么大的官员宁可到路边小店自费去嫖娼,还不去潜规则自己手下千千万万的女干部、女医生、女教师、女演员、女大学生…….中国任何一个官员都做不到的事情,我们的程区长却做到了,难道这样的官员不值得民众点赞吗?”

中共官场那些动用公款养情妇的高官比比皆是。比如,已落马的原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传曾将北京当局划拨用于“一带一路”计划的资金10亿元人民币,汇给情妇以抚养私生子。

江泽民被曝访美时溜到拉斯维加斯的红灯区去看脱衣舞、嫖妓

据《江泽民其人》一书介绍,在江泽民手握党政军大权的十几年中,中国的“娼盛”已经远远超过了先进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以江泽民为首的贪官污吏们都有了自己半明半暗的情妇、二奶,脱衣舞已经不再是高官到国外才能欣赏的特权,而是泛滥在全国各地的“先进”文化。中国民谣对江泽民的这一贡献总结说,“男的不嫖娼,对不起党中央;女的不卖淫,对不起江泽民”。

江泽民在电子工业部的几年间,并无大的建树,倒是传出了不少风闻。国内媒体曾报导过一名市领导出访时去看脱衣舞而遭同伴检举的事。其实,江泽民在八十年代访问美国时,也曾溜到拉斯维加斯的红灯区去看脱衣舞、嫖娼,回来用的是公款报销。当时一般高级领导人还不敢如此出圈儿,可是江泽民有在苏联和克格勃美女鬼混的历史,去美国红灯区嫖个娼在江来说不过尝个鲜而已。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看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官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