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鲜事 > 环球旅游 > 正文

什么样的自然奇观 能让人为一张图片穿越半个地球

▲作者比基尼照镇文,拉到底还有一张

在沙漠游泳是怎样一种体验?

巴西北部有一处白沙漠。一年中大部分时间平凡无奇,但每年的6-7月份,会因降雨积水而在沙漠中心形成湖泊,大大小小有几千个之多,湖又随暴晒而不断缩小,逐渐消失。

因此观看“千湖沙漠”最好的时候,一年只有短短十几天。

为一张图片穿越半个地球,值得吗?

我等了一年,去这个地方徒步了四天。

千湖沙漠有两种玩法:坐车到一两个湖边拍拍照走人,是为一般游客游。还有一种是负重徒步,扎营自炊,遇到好看的湖就下去玩水,穿越整个沙漠。

会来这里游客游的外国人本身就极少。而领队带队二十多年,进沙漠九次,说在我们之前,来徒步的中国人他就只见过一个。

去千湖沙漠的原因还得从一年前说起。

一年多以前,我在群里认识了一位常驻在巴西的汉子,大家称他为巴西哥。这位巴西哥热爱户外活动,对巴西好玩的地方如数家珍。那时我给他做了一个小访谈(看这里),找资料的时候搜到一张图片:一处布满湖泊的白色沙漠,当即被美到,也记住了这个地方。

今年一月份的时候,巴西哥在微信上说六月去千湖沙漠徒步,一年中最好的时候,问我要不要一起去。

我犹豫了半分钟,说,去。

然后就是订机票,办签证,处理工作,前后盘着盘着就做了三个礼拜行程,飞行30小时,跨越半个地球来看它。

▲行李摆拍,背包是Osprey精灵55L,帽子墨镜防晒霜保命,辛拉面在徒步中有杰出贡献

Day1

________

就算人到了巴西,前往沙漠也是一个折腾得不得了的过程。从里约飞四个多小时到巴西北部的小城Sao Louis,一天只有一趟深夜红眼航班。爱坐不坐,一月份卖两百多的机票,拖到五月份就是一千五。

落地Sao Louis已经凌晨两点,整个人懵到不知道自己到了哪,怎么上的向导的车。再开五六个小时到沙漠附近的小城Barreirinhas,已是艳阳高照。

一夜几乎没合眼,又困又冻,感觉走路都在飘。还没来得及吃点东西充点电,就搭快艇和游客们一起去了个小岛上休憩。

▲岛上有猴子玩

在树荫下睡着了十几分钟,睁眼见游客们已经回去了,我们带着背包搭上另一艘快艇。

▲海上的红树林

这一天要徒步三四公里到沙漠边缘的一个村小屋过夜。左边隐约看见一线白沙,右边是大西洋。

海边的几公里充斥着杂乱的枯树和灌木,不可能过车,双脚走的异常艰难。不断地在趟水,高的时候海面没过胸口,大家都在抢救背包最下层。

▲远处是大西洋

若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背包上,就容易被暗涌下的根枝绊倒。万一人载到水里整个背包就完蛋了。

这么想着,一个趔趄,水底树枝向裸露的脚背狠狠扎来。上了岸才发现被削掉一小块肉,血和海水搅在一起糊满了脚面,染红两张餐巾纸。

简单处理回头翻包心喊一声卧槽,创可贴被我临行前拿出来了没带在身上。外加不停泡水和进沙,好几天还在隐约作痛。

▲沙漠边的牧场

走到住处已是下午,我怀疑这个简陋的客栈是牧人小屋改造而来。洗澡间的门永远关不上,自来水堪称一股涓涓细流,里面永远有沙,信号、热水、充电?想什么呢?两顿烤虾是沙漠边缘了不起的大餐,终于有地方合眼,哪怕当晚睡的是吊床。

▲四天内最好的一顿:烤虾

在吊床上半睡半醒的状态其实有点无聊。不敢玩手机,因为要节省电量为之后的远征,无法加入同团人葡语的谈笑风生,于是只能挠腿上新增的蚊子块,越挠越痒,直到血点从腿上冒出来——沙漠也是有蚊子的,而且还不少,我又被骗了。

望天是夜间唯一的娱乐活动。出了小棚子便是两眼一抹瞎,多走两步,漫天星河扑面而来。风吹拂棕榈树叶发出下雨一般的沙沙声,实际上沙漠的夜晚干燥又温暖,关掉头灯,借星野与月光摸索方向。

Day2

________

▲大家的合影

第二天才是徒步的正式开始。戴起帽子墨镜,我在比基尼外面罩了件轻薄的上衣,一行人遇到清澈的湖就地脱了下水游权当休息,上来再穿上,继续前进。

距离其实不是非常远,手机记录平均每天徒步10公里左右,爬升四五十楼,不过这个强度是负重的。

▲一人一个大背包

沙漠徒步说来枯燥,就是一直走走走,但实际非常有趣。翻过沙丘,不知道会是怎样的湖在眼前,每个下一幕都是美景,一路都有新鲜感。

因为水太清澈,湖的形状和不同深度映出不同的颜色,深的是蓝色,浅的绿色,偶尔湖底布满藻类的红褐色。

每个湖的形状都在不断变化,水位都在因暴晒而降低,边缘清楚看见水褪去的痕迹,曾经的湖底沙子如沼泽湿润柔软。

▲水褪去的痕迹

大湖被晒分裂成几个小湖,偶尔下雨水又会涨起来。

所以每年来,每天看到的景致都不一样。

这里天黑得早,下午四点多,我们在一个很大很漂亮的湖边扎营,湖水清澈,浮潜到水底几十米外都看得见。沿着高高的白色沙丘走,临近日落,中午烫脚的白沙暖得宜人。

阳光不再热烈,沙漠睁开温柔的蓝眼睛,远处湖边排开一排小帐篷,那就是今晚要睡的地方。

日落将至,天色变粉,可能是远处刚下过雨,一道彩虹出现在沙丘上方。

▲彩虹下的巴西哥

▲我

▲沙漠的日落

在沙漠就餐是件相当凄惨又好笑的事情。外面风大得生不起火,一口食物半口沙,于是只能蹲在帐篷里用小锅煮面吃。煤气炉子带不上飞机,由领队采购了寄到边陲村庄再捎过来。

本着“最好的先吃”的人生之道,我们第一顿就消灭了从国内背过来的两包辛拉面。之后两个忙到没空采购的人手头就只有巴西泡面,寡淡无味简直不是一般的难吃。吃到一半缓了缓,便发现巴西哥面碗里飘着不知什么时候溜进来没来得及赶的蜘蛛的尸体。这事儿被我们笑了两天。

Day3

________

继续徒步-玩水-徒步的旅途。白天一直在走,补充体力靠的是薯片和晒化了的能量棒,吃到后面垃圾袋里都是一股巧克力和花生酱味儿。饮用水只带了一天的量,后面接湖水喝。背得越多走得越累,一切能精简则精简。

途中成百上千的湖倘若都绕过去会累死,都是直接淌水而过,已经习惯了下半身和背包底层不断泡水又被晒干。只见天地悠悠,远处队友的身影那样渺小。

沙漠徒步的敌人不光是暴晒、干燥和负重,所有人都在和沙子作斗争:

包越背越重,玩水时往地上一放沙就夹着风往里灌,走到后面一个包半斤沙,一拍就漫天乱飞。

手机、墨镜和指甲缝里都是沙,不可能清除掉。刚洗完手脚毛巾,往回走也能一路沾个满头满脸,洗个脸都是沙在脸上摩擦,我们笑说是自带磨砂效果。

越高的沙丘风景越美,风也就越大,猛烈的时候简直七窍灌沙,不能张嘴,否则吐都吐不干净,沙在牙缝里格格作响。

每一阵风都夹杂着细小的砂砾,帐篷里面也全是沙,外面一起风里面就会掀起一阵小沙尘暴。

不过美景当前,这些小状况都被我们当笑话来讲。

第二天扎营的地方比第一天更美,向导找到了这附近最高的一个沙丘。爬上去要费一番功夫,但远处大大小小的湖泊都收在眼底。万籁寂静,方圆十几里只有我们一行。

▲我

此情此景,任何言语描述都是苍白。

▲巴西哥

▲我

盘算着食物还剩多少,这天晚餐勉强吃饱后俩人一个个出帐篷收拾,巴西哥钻出的瞬间惊叫了一声,说星空。我们攀到沙丘顶上仰面躺着,漫天繁星罩在头顶,仿佛躺在世界正中。

我问,你说这沙漠存在有多少年了,他说几万年了吧。

头灯的光束和同团人的谈笑声远远传来。寿命不过短短几十年的人类,就被这仿若永恒的宇宙环抱着,短暂拥有一片沙漠的星空。

Day4

________

▲沙漠的清晨是高雅的莫兰迪色

这一天的清晨半睡半醒间听到帐篷外风声大作,还以为是已司空见惯的小沙暴,不一会儿头顶噼里啪啦声,一个激灵,两人不约而同大喊一声,卧槽下雨了!

手忙脚乱地抢救背包(因为帐篷太小东西都扔在外面),衣服顾不上了就在外面让雨淋。两个人和行李一起缩在帐篷里狂笑,毕竟也是“看过沙漠下暴雨”了。

不一会儿雨停了,爬到沙丘顶,只见营地被浇得一片狼藉。日出是没有了,远处的云层一边下雨,一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移动,真乃奇观。

▲下雨的沙漠

最后一天徒步的风景更加大气,有更多宽阔的大湖,蜿蜒百米绵延不绝。我们相互打趣说是渐入佳境,回看第一天的照片怕是要弃掉一堆。

徒步以一个靠近村落的极大的美丽蓝湖落下帷幕,在等车时最后游一波。三两游客开始出现,轻巧地穿着泳衣捧着相机。

相比之下,背着背包晒得黝黑,并且已经几天没有正经吃过睡过洗漱过的我们,简直像来自两个世界。

四驱车在沙地泥水中飞驰一小时,后搭乘轮渡回到出发地Barreirinhas吃肉,晚上回Sao Luis再转飞别处。

灌下暴晒四天后的第一口冰可乐,真乃快乐似神仙。

后记

________

我是特别特别容易晒黑而很难白回来的那种体质。进这趟沙漠,最心疼的就是皮肤。

就算两小时补一次防晒,肩部和后颈还是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晒伤。每次触碰和沾水都很疼,随后开始掉皮屑。肤色更是十级美颜都救不回来。

双腿布满蚊子印,脚背上的划伤结了痂,要多丑有多丑。

再好的防晒霜也无法完全抵挡紫外线的侵袭,再好的化妆水也难以对抗沙漠干燥的风;

频繁长途飞行,熬夜的红眼航班,紧凑的行程,交通工具上质量不佳的睡眠,都会对皮肤和身体状态带来不可逆的伤害。

这些我当然知道。

但我得到了白沙、蓝湖、彩虹、日落与星空,和一些提起来眼睛都会发亮的故事。

做不了用二十道工序护肤的精致女孩。带着一身清晰的比基尼印,我小麦色的夏天刚刚开始。于是将来一段有趣对话的开头可能会是:

嘿,你有没有在沙漠游过泳。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和 来源:搜狐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环球旅游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