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陶杰:香港做得了硅谷?

香港特首对大湾区前景似乎信心爆棚,竟然声称香港大湾区会成为远东的另一个硅谷。

不知是否了解美国的硅谷是什么地方。

硅谷有如荷李活,只能由美国成功制造。除了美国,没有任何国家可以打造另一座硅谷。

硅谷是一个巨型的小鸡孵化场,要有足够的灯光、温度、饲料。这个环境除了美国自由民主开放的立国精神,加上公平竞争的活力,连欧洲和英国也做不到,更何况远东的极权。

美国的硅谷,全世界都来捧场,因为自由的空气下,体现了政府和企业非常优越而精细的合作关系。

首先,美国政府将国防、太空事业、通讯、个人私隐保护等产业下放民间,然后门户开放。

美国加州的硅谷还要靠东岸的华尔街,拥有丰厚的基金相互支持。而这两者一对强大的臂膀都不由白宫控制左右。

硅谷有巨大的吸引力。印度企业家协会(The Indus Entrepreneurs)简称TiE,是支持印度创业家的一个组织。这家协会也积极协助硅谷当地的美国印裔科学人才。

为什么?因为全球著名的印度理工学院(简称IIT),共五千名科技精英在硅谷研究。印度信任美国,印度人才鬼灵精,会信任一个香港连结的中国主权下的大湾区吗?

此外,欧洲企业则有宝马、福士、平治等汽车公司、西门子、SAP等尖端科技企业,也各自在硅谷设立人工智慧研究开发和新创投资据点。

西有硅谷,东有华尔街。全球资金流向以华尔街为起点,投资投机无上限。

以美国为龙头,市场资金过度流动,二十一世纪出现大量国际游资。这些游资除了在可靠的大城市投资房地产,就是在硅谷专注培养明日的全球科技企业。

硅谷背后有美国的创投基金(VC)支持。公元二千年,网络泡沫达到颠峰然后狂跌,即使产生金融海啸,华尔街势力仍然庞大。创投基金每年一半押注硅谷,其他由纽约、波士顿、洛杉矶等分摊。

二零一五年,硅谷出身,得到创投金额最高的公司,冠军是专营民宿出租的Airbnb,总金额十五亿美元,亚军是Uber,共十亿美元。还有办公室共享企业WeWork,这些公司全部位于加州,还有WeWork目前总部在纽约。

这一切是基于美国有强大的民主宪政吸引力、立国信托的公信力、美国文化的强大魅力。

现在吃亏的是,这些小鸡一长大,都变成了恐龙。成长得太快的企业,美国必须学中国,强硬的收归国有,否则数据私隐、国家安全,通通完蛋。

但那是另一个问题。香港只需问一问自己:全球的科学家投硅谷一票,会不会投大湾区?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