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台湾年轻人:民生问题 PK 统独问题

——原题目: 黄瀞莹或可品读这本《无声的入侵》

黄瀞莹的说法代表了对统独争议感到厌烦的年轻人心声(《年代向钱看》截图)

2008年4月24日,北京奥运的圣火来到它全球接力的最后一站澳洲首都坎培拉,在澳洲查尔斯史都华大学教授伦理学的克莱夫.汉米尔顿来到澳洲联邦议会外草坪,希望声援在场的西藏抗议。但接下来的场景让他震惊,因为成千上万的中国留学生早已抵达现场,他们情绪高涨、喊声震天,甚至辱骂推挤在场声援西藏的抗议人士。汉米尔顿不知道这群人哪里来?为什么如此张狂?甚至来到澳洲民主的象征联邦议会阻止合法的抗议活动。

八年后的2016年8月,澳洲明星参议员邓森卷入一场政治风暴,原来是一小撮中国巨富与非常有钱的华裔商人用钱收买了他,也改变了他对南海的态度,认为南海是中国内政,违反他所属澳洲工党的立场。汉米尔顿暗觉不妙,想知道中国到底对他的国家做了什么事?于是进行了一连串调查采访,写就了《无声的入侵——中国因素在澳洲》(左岸政治出版)这本书。

但故事还没完,当汉米尔顿提议要写这本书时,平常与他就有往来的出版社立刻兴致勃勃,与他签好合约打算出版,没想到他将书稿送去排版时,出版社竟告诉他必须叫停,因为出版社担心遭到北京或中共在澳洲代理人的报复,许多出版社亦避之唯恐不及,几经辗转,才得以顺利出版。

澳洲距离中国超过七千公里,若以台湾海峡最窄宽度130公里计,两者相差超过五十倍;华裔人数占澳洲人口不超过5%,而台湾2300万人里扣掉约莫50万的原住民,两岸人民完全同文同种。澳洲对中国可谓鞭长莫及,而台湾位居西太平洋第一岛链正中央,长期以来,却被中华人民共和国视为其“核心利益”。如果,中国在澳洲都会收买国会议员、发动群众运动,进行“无声的入侵”;那中国以数十倍的人力物力对台湾的暴力威胁、内部分化、政界渗透,当然不是夸言。

就在《无声的入侵》这本书在台湾出版之际,当红的台北市政府副发言人黄瀞莹在政论节目上表示:“我实在是不知道统一跟独立每两年都在台湾会出现一次,到底在吵什么?因为统独就是一个假议题,我不会因为今天投票而决定台湾会马上独立,还是马上被统一。”“我只关心留在台北,我可以做到什么样的工作,获得什么样的生活?年轻人在乎的是未来20年要结婚、买车、买房,政治人物应该要告诉选民,接下来的生活可以获得什么,这才是重要的。”

黄瀞莹的说法代表了一大群对台湾内部的统独争议感到厌烦,却什么事也改变不了的年轻人心声;不过,年轻人不想吵统独,并不代表统独就不会来找你。以澳洲为例,它的国会议员被收买,它的媒体与出版业被渗透而自我审查,中国人(华裔)到澳洲的国会前侵门踏户、暴力威吓。情况可能严重数十倍于澳洲的台湾如何面对?这都只是“假议题”吗?

黄瀞莹要政治人物告诉她如何买车买房、要怎么生活。这典型的例子就在中国。共产党把自己人民分门别类,进行“信用评等”,规定“评等”够的人才可以买车买房搭飞机。少数民族还要进“再教育营”,强制汉化、稀释血源。两天前,在奥斯卡奖极受好评的《波希米亚狂想曲》终于在中国上映了,但剧情的核心关于主唱佛莱迪墨裘瑞的同志情节全遭删除(真不知道这样的电影怎么看),这不仅代表“统一”没有创作自由,更意味同志根本不见容于中共统治。这一切,是民生问题,或所谓的统独问题?

黄瀞莹当然可以不喜欢谈统独,这正是民主社会的自由价值之一;不过,身为代表柯文哲的北市府副发言人,她对许多维系台湾现有生活方式的努力,至少该保有起码敬意。正是有许多人努力地抵挡这“无声的入侵”,才让另一群人得以单纯地关心买车买房,思考未来的生活。黄瀞莹若能细心品读这本书,了解数千公里外澳洲曾经历什么?或许对“统独是假议题”会有不同的想法。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