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维权 > 正文

中共高压维稳 异见人士失踪

上海维权人士陈建芳,曾获“曹顺利人权捍卫者纪念奖”,她长年热心为上海访民提供帮助。左二为陈建芳。(知情者提供)

进入2019年,中共惧怕的政治敏感年,维稳打压仍持续升级,各地不断出现维权人士及异见人士失踪,引起外界关注。

陈建芳失踪十天

上海维权人士陈建芳,曾获“曹顺利人权捍卫者纪念奖”,她不仅长年热心为上海访民提供帮助,还曾与曹顺利密切合作,为争取国际社会能听到中国民间声音而努力呼吁。

此次陈建芳失踪已有十天,截至发稿时间仍没有消息。上海维权人士徐女士对大纪元记者说,陈建芳于3月19日还与她在一起,20日正好是上访日,早上七点半左右,陈建芳给她电话说,当天她不能去“200号”了(上海信访办)。

徐女士说,由于听陈建芳说她最近很忙,所以也没有在意,过了五六天,一直没有音讯,徐女士感觉不对劲,便找朋友前往陈建芳位于浦东新区的家里寻找。听其邻居说,20日早上,上海市公安局去了七辆车将陈建芳带走。

为了寻找陈建芳,徐女士和另一名访民去浦东新区看守所,想存些钱和衣物,以查询陈建芳是否被关押在此处,但看守所以没有家属委托为由拒绝了。

徐女士认为,陈建芳是上海维权人士中比较知名的人士,但她只是在上海维权抗争,为其他人呼吁,为公平和正义呼喊,没有什么抓她的理由啊。

陈建芳最早是因为土地维权,后走上长期默默帮助上海访民维权之路。

她曾与2008年与曹顺利密切合作,努力争取让国际社会听到来自大陆民间的呼声。2013年6月,陈建芳和其他活动人士走上上海街头,公开分发2009年联合国成员国给中共政府的“普遍定期审议建议”。她长期遭受中共打压,多次被拘留、关黑监狱,劳教以及限制出境。

徐女士指,现在是非观念都颠倒了,“真正的罪犯,大贪官腐败分子还在岗位上,指手划脚,欺负老百姓,我都不敢说话,不然可能也会被抓进去了。”

异见人士魏水山失踪

另一位失踪的是四川眉山异见人士魏水山。

他的朋友民主党人士薛明凯说,他们俩每周保持一次联系,自过年前至今2个多月了没有任何消息,魏水山母亲的电话也失联。“这次确定是失联了,我已经准备报警了。”薛明凯说。

薛明凯表示,此事让他很意外。“我们认识很多年了,大家现在都在关注这个事情。”

薛明凯说,魏水山于2008年起就关注人权,也是民主党的成员,这些年一直为了自己的信仰在抗争。

2011年的时候,薛明凯与朱虞失、魏水山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薛明凯被判四年,朱虞夫七年,魏水山被取保后审监视居住。

薛明凯呼吁外界更多地关注魏水山的安全,“一个人不可能就这样悄无声息地失踪了,中共政府是否会将他关到精神病院,我很怀疑。”

“有了这个先例,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我们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薛明凯表示,“我们选了这条路就没有后悔过,我的家人为此也付出了很多代价,中共应该看清历史形势,这样走下去是不对的,要顺应历史潮流。”

“中共知道自己将来不会很久了,所以这样严重的打压我们。他们非常恐惧,越是这样做,最后的结局只能是加速它们政权的垮台。”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维权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