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科教 > 正文

大陆高校就业率灌水 逼学生造假就业证明

大陆部分高校为了保证就业率的数字,频频上演毕业生“被就业”。图为西安市一次大学生招聘会情景。

大陆许多高校为了提高“就业率”,毕业生“被就业”问题屡屡出现。今年毕业生预计834万人,再创新高,凸显就业压力。中共官方声称整治高校就业率注水现象,被民众批评说这些措施都是没用的。

微信公号“中共共青团中央”报导,近日,有女毕业生爆料,说自己是舞蹈专业的,为了拿到毕业证,只能找学校门口小卖部出具一个自己已经就业的证明,才能拿到毕业证……

据中共教育部数据统计,2019年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预计834万人,人数再创历史新高。部分高校为了保证就业率的数字,频频上演毕业生“被就业”,即学校要求毕业生自己随便找个章盖在协议书上证明自己就业;而有的毕业生还披露了“被瞒着就业”的情况,毕业生自己不知情就已经“就业”了。

签不到三方协议 就拿不到毕业证

广东省某高校要求毕业生,在5月底之前上交包括就业协议书、就业推荐表、高等学校毕业生登记表等3份就业相关资料。如果不交就领不到毕业证书。

肖同学表示,身边有同学因为没有工作单位就找熟人“弄”了一份三方协议,或者在网上花几块钱刻一个假章,自己造一份三方协议“交差”。

她回忆起,自己所在班级30个人中至少有3人上交了假的三方协议。另外,还有人会选择申请暂缓就业,以避免上交三方协议。

肖同学说,有些企业还会以三方协议为条件刁难学生,导致有的学生需要白白给公司“做苦工”“博表现”。甚至有的公司以三方协议为要挟,给学生特别低的工资。

某政法类大学毕业生王同学发现,签订三方协议的这项要求甚至可以由学校代办。“一些学校会帮没有按时签‘三方’的学生想办法代办一个,防止学校的就业率数字不好看。”

“最难就业年”的“就业率”都很高

事实上,部分高校采取措施保证“就业率”早已不是新闻。应届生数量从2006年的413万连年上涨,每一年也总是再现“史上最难就业年”。相反,“史上最难就业年”的高校“就业率”却一直很漂亮。

2006年,《中国青年报》曾曝光广州大学松田学院要求学生用就业证明换取毕业证,如不交就业证明,就不给办毕业离校手续。

2010年,湖北孝感学院公布“就业率”超过90%,部分院系接近100%,位居湖北省高校前列。但多名受访学生却称,他们中很多人并没有就业。只是因为学校威胁若不签署就业协议,就扣发毕业证和学位证,所以只好随便找些单位盖章了事。

在2015年1月12日,人民网依据75所部属高校2014年度毕业生就业质量报告,整理公布了一份“本科生就业率排行榜”。74所高校的就业率高于90%,50所高于95%。

有分析说,送孩子上大学的直接目的就是增强就业竞争力,因此,社会公众经常将就业率作为评判高校优劣的重要标准。同时,就业率还是衡量高校办学水平的重要评价指标。在这种压力之下,自然会出现就业率“注水”现象。

“稳就业”成造假就业

在大陆经济衰退、中美贸易战压力下,今年的中共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更将“稳就业”设为施政“六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目标之首,显示就业问题严峻。

再加赶上P2P爆雷、贸易战、互联网寒潮等因素,相信2019年将继续被媒体称为“最难就业年”。尽管如此,但高校仍会在6月底传出消息:本年度毕业生“就业率”达90%以上。

对于中国大学毕业生“被就业”的现象,陆媒3月29日引述中共人社部方面的话坦言,相关违规案件近期有所增多,因此即日起至4月26日,将展开所谓的清理整顿人力资源市场秩序专项行动。

不过,网民并不看好:“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没有用的。中央发话也是没用的,不信就等着看。”“现在情况是一级骗一级,大家心知肚明。”#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李心茹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科教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