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供应链经理爆猛料 波音失事飞机使用中国劣质零件

从2006年至2016年,石朝生为美国控制系统制造商穆格公司(Moog Inc.)工作了10年。2006年,他在中国大陆建立了穆格供应链,而且几乎所有供应商都是经由他审核和批准的——只有一家除外,那就是他现在指控的提供不合格零件的公司。 石朝生已试图通知波音公司、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美国交通部、美国国会和川普总统,请他们关注此事。FAA发现,石朝生所担忧的问题已有两个问题得到证实。

西南航空公司的波音737客机。

一名前波音飞机控制系统的供应链经理举报,波音777和737飞机装有由非航空材料制成的不合格零件,这些零件在中国大陆制造,飞机也仍在使用。当事人愿前往美国作证,但目前疑遭报复,已经失联。

据英文《大纪元时报》(The Epoch Times,以下简称《大纪元》)3月26日报导,举报人查尔斯•石(Charles Shi,中文名“石朝生”)正加紧曝光中国大陆承包商使用不合格材料及工艺制造波音飞机零部件问题,而此问题已困扰他三年。

从2006年至2016年,石朝生为美国控制系统制造商穆格公司(Moog Inc.)工作了10年。2006年,他在中国大陆建立了穆格供应链,而且几乎所有供应商都是经由他审核和批准的——只有一家除外,那就是他现在指控的提供不合格零件的公司。

石朝生已试图通知波音公司、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美国交通部、美国国会和川普总统,请他们关注此事。FAA发现,石朝生所担忧的问题已有两个问题得到证实。

他也向中共当局报告了这一情况,包括中共领导人习近平、中国民航总局、甚至上海公安局。

2018年2月,石朝生在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采访时表示,他担心穆格供应给波音的零件被外包给了降低标准的第三方中国供应商。

石朝生解释说,零件在制造过程中需要烘烤以排出氢,这样零件才坚固。否则,氢进入零件,可能会导致零件脆弱并由此失效。

他还向NBC提到了另一项已得到FAA证实的违规行为,涉及波音777扰流板中的未烘烤部件:氢脆化危险可能导致零部件和系统在飞行过程中失效。

石朝生告诉《大纪元》,这些有问题的部件是波音777和737扰流板系统的主要构成部分,它们在飞机起飞、早期飞行和着陆期间发挥作用。

惊人的发现

石朝生说,2015年,他得知穆格的供应商中国江苏省苏州市的新鸿基精密部品有限公司(NHJ)据称使用廉价和不合格的材料。他还从另一家航空制造商B/E Aerospace那里证实了这一情况,该公司是自2012年以来波音737飞机卫生间的唯一供应商,也是新鸿基精密部品有限公司唯一的其它航空航天客户。

石朝生说,B/E Aerospace在发现新鸿基公司伪造原材料证书并使用替代材料后,于2013年停止了向新鸿基购买部件。

石朝生说,作为穆格公司远东亚洲供应链经理,他负责从所有供应商处购买的零件和材料的质量,并有权审核这些供应商。

石朝生后来告诉FAA,根据他的调查,他认为新鸿基伪造了原材料采购记录,并将穆格的零件外包给了一家不知名的供应商。

石朝生告诉《大纪元》,新鸿基正在将穆格、或说波音的业务外包给其它未知和未经批准的分包商。穆格公司1/3的业务是波音飞机零部件,却在2015-2017年期间外包给非法分包商。对于这一点,石朝生表示,他愿意发誓作证。

FAA调查

根据《信息自由法》(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而获得的FAA备忘录显示,FAA在调查后于2016年9月承认,石朝生的两项指控属实。其一是关于穆格的供应商新鸿基将零件外包给一家未知的供应商,其二是关于没有正确烘烤零件及伪造生产工艺。

但FAA称,石朝生的另外七项指控没有得到证实。

FAA的调查还证实,有273个交付给波音公司的不合格部件被安装在波音777飞机的扰流板上。

安全关键

石朝生最担心的是,新鸿基的许多部件都具有“安全敏感”性,还有一种具备“安全关键”性。

其中一种部件(部件号:P665A0039-02)属于“单点故障”(Single Point Of Failure, SPOF),如果该部件失效,整个系统都将失效,并可能导致致命事故。

根据石朝生提供的采购清单,穆格在2015-2017期间从新鸿基购买了6986个“单点故障”零件。他说,这些部件可用于装备600多架飞机,因为每架737只使用10个这种部件。

石朝生表示,穆格是所有型号的波音737飞机的独家供应商,包括Max飞机,而新鸿基是波音737扰流板“单点故障”部件的唯一供应商。他保守估计,可能有500架波音飞机已经受到损害,并且仍在使用中。

当《大纪元》联系穆格时,穆格仅用一句话反驳石朝生的指控:“回应您的要求:请注意石先生所指的穆格部件不在737 MAX上。”

《大纪元》提交了对穆格的后续调查,其中列出了穆格购买的58种不同的新鸿基零件,并要求穆格澄清并证实哪些飞机使用了这些零部件。

穆格尚未做出回应。

石朝生说,新鸿基之所以要使用替代材料,是因为替代材料的价格要比合格材料的便宜1/3,甚至一半。

《大纪元》也未能联系上新鸿基。

严重的安全威胁

石朝生说,他从2015年5月就开始关注新鸿基的零部件,并向他的直属主管报告。但是该主管对此置之不理,因为正是他把新鸿基作为穆格的供应商引进来的。

石朝生还做了一些审核和调查工作,发现新鸿基正在使用违反航空航天工业标准的非法材料预订MID(材料识别)系统。新鸿基的MID数据无法从获得审批的原材料供应商那里追溯原材料来源。

石朝生指出,“这种违规行为是完全不可接受的”。

发现问题后,石朝生还曾几次前往新鸿基,发现新鸿基在开放区域为穆格储存原材料。他说,这种材料与其它用品混合在一起,标签也不正确。一些材料贴了标签,一些没有。

石朝生还发现,新鸿基的生产过程不可追溯。

2015年8月7日,石朝生成为公司内部的举报人,把问题引入穆格公司的全球供应链管理。

石朝生说,他后来发现,新鸿基还利用伪造证书来捏造他们从获得审批的供应商处所购买的产品数量。

2016年1月12日,石朝生向穆格飞机公司(Moog Aircraft)总裁和穆格飞机公司的母公司穆格公司(Moog Inc.)的首席执行官发出警告,提醒他们关于“惊人的安全威胁”。第二天,石朝生将此事告知了FAA。但那一天,他被解雇了。

根据FAA的备忘录,FAA在收到石朝生的报告后,于2016年3月29日派人走访了位于纽约的穆格工厂,并采访了在“最熟悉(相关)过程的穆格员工”。但FAA得出的结论称,石朝生的指控“没有得到证实”。

2016年8月,石朝生向FAA提供了他认为有力的额外证据。他告诉FAA,新鸿基伪造关于用在波音737扰流板上的“单点故障”零件的文件,并要求FAA重新调查此案。

FAA进行了又一轮调查,承认石朝生的九项指控中有两项是属实的。

根据FAA的说法,为了回应属实的指控,穆格的产品工程团队从可疑批次中选择了六个零件进行测试,但“没有显著的失败”。对于已安装在波音飞机上的部件,穆格建议“按原样使用”。

深夜入侵

石朝生说,他对新鸿基所提出的指控应该接受刑事调查,他已经一再要求FAA这样做。

在最近的波音737 Max空难发生后,他加紧努力,写信给美国俄勒冈州民主党众议员德菲吉奥(Peter DeFazio)、佛州共和党众议员马斯特(Brian Mast)以及川普总统。他表示,如果美国国会决定举行听证会,他愿意自费前往美国作证。

为了吸引公众注意,石朝生还在社交媒体和请愿网站Change.org上揭露问题。他希望更多主流媒体可以采用他的叙述。

石朝生说,3月13日,有人以令人不安的方式闯进他在上海的家。保安人员告诉他,他的门打开了。他查看了一下,发现有两扇门是敞开的。他给警察打电话,警察冲到后做了记录。门完好无损但敞开着。什么都没丢。所有东西都很整洁。

石朝生认为该事件是向他发出的警告,入侵者在表明,他们能轻易够到他。他说,这些人希望他停止努力揭露新鸿基零件问题。

据近两天来网上的报料,石朝生已被上海公安机关传唤,目前处于失联状态。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新唐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