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存照 > 正文

吴奕军:中共整肃异议学者 台湾岂能无感

中共严控政治教育,师法苏共,是建党即已实施之数十年传统,可说是专精此道,虽然时严时松,却从未放弃此政治思想作战意识与作为,习近平执政之后则愈演愈烈,如今专制统治辅以数位科技,可谓魔高一丈,不管从娃娃抓起或者从资深学者抓起,恐怕一切才刚刚开始,而教育体系、研究风气以及创新精神之崩坏,也势将难以避免。

近期中共严控各级学校政治教育,不仅整肃异议学者,习近平并强调政治教育“从娃娃抓起”,在此六四30周年前夕,渐有中国公知酝酿群起抗议。

近日北京两位知名学者遭到整肃——近年频频劝谏中共的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被清华开除,禁止招生讲课、科研活动、辅导学生,甚至对其近年在日本、英国访学展开调查;此外,前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红色参考》主编柴晓明被控罪,已遭软禁,监视住居。

57岁的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许章润,去年7月发表《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长文,引起中国内外广大回响。文中批判习近平造神、破坏任期制、极权化统治、大撒币外交,要求当局重新修宪,恢复主席任期制、实施官员财产阳光法案,以及于今年平反六四。

去年底及今年1月,许章润教授再发表《低头致意,天地无边》、《自由主义的五场战役》、《中国不是一个红色帝国》等长文,指出中国已是超大规模的极权国家,却拒绝为政体升级换代,于是在两会召开前再三呼吁中共进行政改,切勿走上“红色帝国”道路——此系列文章被中国自由派学界视为纪念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的“三部曲”。

北京大学宪法教授张千帆针对许章润事件表示,清华大学开除许章润,不仅侵犯学者言论与学术自由,也损害清华大学声誉;知名作家章诒和则呼吁关心中国的知识界联合声援,并且不排除在六四周年之际与海内外公知同时进行抗议。

此外据报,与许章润意识形态迥异的“毛左”作家柴晓明,3月21日已经被南京市国安单位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名软禁、监视住居。

43岁的柴晓明曾经留学英伦,约五年前返回中国,受聘北大任教英语与国际贸易,在知名毛左“红色参考”网站兼职主编,并且为某些毛左网站撰文,专长欧洲政经研究,以及国际社会主义运动、劳工权利、性别平权等议题。

由此二例可见,中共整肃公知失去章法、不分派系,造成社会科学学者普遍寒蝉效应以及自我审查,彷佛务必独宗“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方为上策。

引蛇出洞秋后算账

去年3月习近平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之后,中国许多学者抗议,因言获罪。举其大者:贵州师范大学教授杨绍政揭露中共党政干部每年耗资巨资数额,被校方停课8个月之后开除;北京建筑大学副教授许传青被学生检举在课堂发表“精日言论”,去年4月遭记过处分;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副教授翟桔红因在课堂批评人大修宪,去年5月被开除;福建厦门大学经济学教授尤盛东,去年6月因被检举在课堂发表所谓偏激言论遭解聘。

2017年初,习近平还曾经公开表示欢迎公知批评,从公开资讯仍可找到当时的发言记录图档,迄今习近平对所有异见持续打压,愈打愈烈。两年前习近平貌似开明的表态仿若“引蛇出洞”,而今则像是“秋后算账”。

不只在高等教育学界,中共近期加强各级学校政治教育——包括清理“教师队伍”、宣传“四个自信”、建立“中国话语”。

据悉,所谓“四个自信”,乃涉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之“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并且强调要取得中国的话语权,在世界上说话才会更大声,此所谓“四个自信”才会“更有底气”——不管主事者是逢迎拍马矫枉过正,或者是严阵以待,由上皆可见中共普遍严重焦虑,是多么地欠缺自信。

另如,据法学界盛传因遭检举某些教材“鼓吹西方民主宪制、嘲讽社会主义”,中国国家教材委员会已通知,要求各省全面审查各地高校(大学)宪法学教材,令法学界深感自危。

学生信用评分

而针对各级学生,中共也准备实施学生版的“社会信用评分”监控模式。

近日,共青团与清华紫光合作推出针对学生信用评分的免费手机软体“优你通”,信用评分最低350分最高800分,得分高者可以取得学费折扣、教育、工作等优惠与优先权。

此信用评分会大量搜集使用者行为资讯,包括发表论文、发明、参加志愿活动,如果考试作弊或者抄袭等“行为不检”,会被扣分。

有中国学者指出,中共长期掌握人民档案资料影响升学就业,已非鲜事,而此类应用软体,只是这些档案的数位化版本。中共官方媒体则自豪,此信用体系可以“提升青年的思想和行为层次”、“引导青年自觉与实践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从娃娃抓起

3月18日,习近平甫在北京主持“学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座谈会”,要求老师办好思想政治理论教育,培养“一代又一代”拥护中共领导的人才,并要从学校、从娃娃抓起。

习近平会中要求“拥共思潮代代相传”,必须“旗帜鲜明、毫不含糊”,好好培育下一代“从学校抓起、从娃娃抓起,引导学生扣好人生第一粒钮子”。受邀出席者来自中国各地,涵括小学中学至大学教师,甚至退休教授。显示中共当局已经严重体认到中共思想教育失效,难以控制青年人想法,因而强调要从小到大灌输“党的思想”。

中共严控政治教育,师法苏共,是建党即已实施之数十年传统,可说是专精此道,虽然时严时松,却从未放弃此政治思想作战意识与作为,习近平执政之后则愈演愈烈,如今专制统治辅以数位科技,可谓魔高一丈,不管从娃娃抓起或者从资深学者抓起,恐怕一切才刚刚开始,而教育体系、研究风气以及创新精神之崩坏,也势将难以避免。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