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存照 > 正文

杜彼得:政治煽动族群危险 便将轻暖 点破残寒?

触目惊心的社会

纽西兰发生的不幸事件,很多人都把澳洲的凶手Brenton Tarrant当成极端仇视回教的恐怖分子,事实上从他朋友与亲人的描述中,人们会发现他原本是一个有前途的可塑青年。亲友们只知道他酷爱到处旅行,只是不了解到底遇到了什么事使他心情大变?后来才知道他是目睹一位14岁白人女孩的惨死,才导致于产生了要将非法移民和异教徒铲除的邪念,这就与凶手在网上的宣言“The Great Replacement”吻合,也应证了据说雷同于法国的“阴谋论”。

德国的铁娘子默克尔推动接受难民政策之后,数年之间不只是使她政治生涯坎坷,也使欧盟失落、英国脱欧、法国受累。尤其是法国南部一些难民集中的城市,据说已成了另一个近乎失控的世界,就好比是旧金山与芝加哥,黑白之分就仅仅是一街之隔,跨过了线,就没人敢保证任何人的安全。难民挟杂着宗教、文化的不同,更重要的是;他们缺乏感恩的心,总希望得到更多,久而久之对于收留的国家给予的福利,稍有不满意就理所当然的认为被歧视,所产生的莫名愤怒即可能转化成残忍的极端行为。

无论如何,我们都必须谴责Brenton Tarrant表现的方式,但是政客们一定要考虑施政可能引发的后遗症,往往就是罪魁祸首。今年纽约市的特殊高中考试放榜,亚裔进入特殊高中的录取率低于去年,仍然是占有率最高的族群。放榜后,我们竟看到政客们振振有词的“莫名奇妙”,把非裔和西语裔的录取偏低,说成是因他们家庭穷被歧视了,最后竟怪罪SHSAT考试制度的不公,箭头直接指向亚裔。

有华人希望我们挺身骂政客他们,坦白说,早就想废SHSAT的政客们,处处积虑的顾选票已非一朝一夕,要怪也只能怪亚裔的选票不够多。去年有一位政客就当面跟我们说:“你不要怪我支持市长废特殊高中考试,这是一种趋势不可挡,再者你的同胞都很了解并支持我,给了我很多竞选经费,我非常感谢。”碰到这样的对话,我们除了无语,再多说一句都是多余,只能以一句“Good Luck”收场。

私底下曾向友人表示,既然挡不住就让它早点来,看他们变成什么花样?华人的子弟优秀,有法有破,只要不朝令夕改,政府一定会发现强者就是强者,教育靠的是用心学习,而不是为特定族群开方便之门。最让人感到安慰的是,最近从几位来自国内的友人口中得知,他们的小孩一个比一个强,上的都是名校且学习成绩优异。这些孩子的父母亲,在我们的心目中,除了会做生意赚钱,基本上是学识乏善可陈,但是他们孩子的表现,我们比他们更高兴,然后调侃的说:“由此可见你做的不错,上天施恩赐福给你的小孩。”

华人几千年的历史文化,认真探索、累积研究都有学理,我们不是在鼓吹迷信,也不提倡消极宿命,只是希望华人知福、惜福、再造福不能任人摆布。待时而起、顺势而扬,我们必须了解时空的变化,便可以精准掌握时间、资源、精力不耗费在完全不可知的领域,如果一定要说方向,它就非“政治”莫属。又有人说,“按照美国不断涌进的非法移民人数,不到30年,白人就有可能成为真正少数族群”。我们已不止一次谈到,倘若成真,首先美国的立国精神与价值观将不复存在,再者更不利于亚裔的生存,因为已失去了被利用来对付主流白人的价值,特殊族群会比白人更歧视亚裔。

不过不用担心,科技再发达,只要有天在必有“天理”,根据一所著名的昆尼大学民调显示,如果市长白思豪决定竞选总统,在所有已宣布或潜在竞逐白宫的民主党人中,光纽约的得票率,白思豪在全州只有24%的选票支持,得票最低,显示是最不受欢迎的一位。

即使是在他已领导5年多的纽约市,也只有36%的人对他评价正面,相反的则有48%。昆尼大学民调分析师斯诺表示,在纽约全州的白思豪支持率,处于2014年上任以来的最低水平。

我们痛恨煽动族群的政客其来有因,佛州道格拉斯高中(Marjory Stoneman Douglas High School)发生枪击案已满一周年,又有一幸存者自杀身亡,这已是短短一星期内第二宗同类悲剧。该所高中去年情人节发生枪击案,酿成17名师生死亡后,已接连有学生怀疑患上创伤后遗症(PTSD),上一次是19岁的女生Sydney Aiello在家中举枪自尽,因为她一直陷入“幸存自责”的心态。第二次自杀是一名高中二年级的男生,警方尊重家人不透露学生姓名。(这事若以玄学来解释就比较复杂,冤魂未散相互牵引。)

康州Sandy Hook校园枪击案发生6年后,一名遇害儿童的家长自杀身亡,连同上述我讲的二名自杀的年轻人,等于全美短短一星期,已有三名枪击案受害人轻生。康州Newtown警方25日表示,当天早上7时许发现49岁死者Jeremy Richman的尸体,据说他生前致力推动大脑异常与暴力的研究,女儿Avielle Richman6岁被杀后,他和妻子还一起成立“艾薇儿基金会”,希望找出凶手犯案原因,避免同类血案再次发生。6年来他们夫妻二人又生了2个小孩,但是女儿惨死的阴影,竟最终造成再次的发生不幸。

有人一定会提到“控枪”,也许控枪是硬体上的限制,问题是软体比硬体更可怕,一个是精神上的煽动,另一个是纽约州未来要注意的药物的“迷惑”像“大麻合法化”。上月在旧金山瘁逝的日裔公辩官Jeff Adachi,法医于22日公布验尸报告,直指因可卡因与酒精混合而触发原有心脏问题,他死于意外。验尸报告并说明在他体内找到其他物质,包括“小量难以量化”的大麻,还有不同的药物Zantac、Ibuprofen、Benzodiazepines等等。(一个在法院工作的辩护官能服用这么多药物,难怪旧金山大麻合法化,还有成立毒品注射站。)

华人完全可以感受到美国社会的转变快速,且因政治的不断极端化,正使所谓“多元化”成为令人不安的代名词,所带动的潜在情绪,使各式各样的意外,好像随时随地会在人的身边发生。华人不应该过度介入移民的问题,虽然自己也是移民,但是从地缘上的距离,我们来美是为了自力更生,走入主流政治领域的过程缓慢,某些特定族群就不同,他们用超快的速度走入政治“铁票”的工具,使他们不论在福利、工作上,连教育上都展现强势。

海关与边境保护局(CBP)局长Kevin McAleenan27日表示,目前偷渡入境人数中幅度飊升至该局能力极限的临界点,令他们将不得不在十几年来首次恢复即捕即放的做法。他向国会发出紧急呼吁,促议员们迅速改革移民政策,同时调拨更多资源和赋予CBP更多的授权。他也说明,偷渡客利用法律上的漏洞,令当局几乎不可能将他们驱逐。更糟糕的是,估计仅3月份在边境拘捕的偷渡客已超过10万人,其中包括5.5万个家庭的4万名儿童。(照这个速度,过去白思豪市长到任何地方,用英文讲话后一定会再说西语,就没有什么好奇怪的。那一天西语变成官方语言,也就不足为奇。)

政治斗争的“通俄门”

通俄门调查历时近2年后终于结束,期间调查小组的保密措施滴水不漏,未有走漏半点风声。该团队自2017年5月起,一直在首都华盛顿西南中一个办公室秘密工作,无论是调查团队抑或外来访客,进入前必须交出手机及电子设备,严防藏有隐藏录音或间谍相机。调查一共进行675天,耗费公帑2500万美元,成员有40名FBI特工、19名律师等,签发2800张传票,执行了500次搜查令。

穆勒的报告在22日下午递交给司法部长办公室,接着司法部向白宫及国会先做出通报。几天后,司法部长巴尔对公众做出报告,他的结论摘要有以下几个重点,分别是没有证据证明川普阵营通俄,穆勒并未判断川普曾否妨碍司法公正的结论,不过报告虽未指证川普违法,但也未为他摆脱嫌疑,只是列举了正反两面的证据,交由外界自行解读。

由于穆勒在报告中没有明指川普犯法,最终的决定权就落到了部长巴尔手中。穆勒认为单从法律和证据的层面,“难以断言”川普的行为是否构成妨碍司法。巴尔在他的摘要中写到,现有证据“没有证明”总统参与犯罪,也无法证明总统怀有“贪腐意图”,阻挠司法调查工作。

两党选民对通俄门调查报告的态度泾渭分明,支持总统川普的人认为调查只是政治打压,白白浪费了巨额公帑,反对川普的人则深信,报告揭穿了川普的丑态,更可能影响到下届总统大选。部长巴尔将在数周内将再次公开穆勒的调查报告,且不会先呈交白宫,除了巴尔之外,当初委任穆勒为特别检察官的副部长罗森斯坦,也正协助审视报告内容。巴尔重申,自己会在符合法律前提下尽可能披露细节,但有关情节若不起诉便不能公开,避免侵犯个人私隐。

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来自纽约的Chuck Schumer称,巴尔的当务之急是公开报告并向国会提交相关证明。众议长佩洛西也表示,巴尔不得向总统川普、川普的律师和其他官员“预告”报告内容,白宫也不得干涉司法部决策。川普25日对穆勒的调查已经有结论表示如释重负,他告诉记者,他希望调查可以更早结束,但最终“我们为调查结束感到高兴”,将调查报告全部公布于众,“根本不会令我感到烦恼”。

不甘寂寞的总统川普同一天稍后,又猛烈抨击那些称他撒谎的人,他说:“有人干了非常可恶的事情,我认为那是反对我们国家的叛国行为,他们向国会撒谎。他们当中很多人,干了邪恶的事情,我们一定不能让这种事情在另一位总统身上重演。”

华盛顿的共和党人现在已从防卫转为进攻,呼吁对推动通俄门调查及给这个冗长的调查火上加油的多名前朝高官及有关人士展开深入反调查。指他们挑起通俄门调查,应为此负上责任。一位白宫资深官员表示“在通俄门不成立后,如果我们对查明真相持认真态度,不仅是为了加政治分,你确实愿意调查那些调查人员的背景。”

华人祖先都说:“一样米养百样人”,我们相信美国也不例外,尤其说谎、兴风作浪是政客们的基本生存之道,根本没有任何逻辑和标准可言,不论正负批评或加持鼓励,政客们说的10句话,你若能相信5句,在政治圈;这样的政客就算是“正人君子”了。作为华人,我们真的期盼两党政客们,能减少权力欲望的斗争,咬紧牙关多为美国的未来着想,暂时停止自相残杀的动作。

通俄门暂告一段落,26日众议院推动投票表决,要推翻川普早前签的否决权,结果以248票支持,181票反对,未能达到推翻所需的2/3门槛,虽然共和党人有14名跑票,但川普的否决仍然维持。这不只是令有关建边境围墙资金问题争拗暂告一段落,五角大厦已直接从国防经费拨了10亿率先给了建墙使用。

结论

纽约州州长葛谟25日罕见的批评民主党人,其中最重点是不到30岁的AOC,指他们花太多时间来攻击总统川普,却没有时间来解释自己对国家的看法。他在电台节目中表示,“民主党一直过于相信,只要反对川普就能在选举中获胜。但我一直说,反对川普还不够,只在球场的一边踢球,根本无法取得胜利,你必须要提出替代愿景看法,这才是民主党应该要专注的重点,而不是这种Twitter层次的政策和分析。”

难得看到民主党的州长出来点出真话,当务之急民主党不只是要减低骂川普的力度,且要从十多名表明竞逐党内提名候选人中,凝聚共识的地推出一位共主,这就要靠耐心的“停看听”来增加抉择的“智慧”。像AOC现在的成为网红,是以骂川普起家吸引了数以万计的反川人士拥戴,但是每个人看到她疯狂的主张,没有一个人不以“疯子”的后冠,毫不犹豫的加冕给她。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