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川普拟重塑第九巡回法庭 增加保守派法官

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正在重塑第九巡回上诉法庭的结构,从自由派主导转向传统和保守。第九巡回上诉法庭共有29个法官席位,若现有7个空缺职位都补上,那么将有13位法官是历届共和党总统推选的。

三十多年来,共和党任命的法官首次有望接近第九巡回法庭一半的席位,而第九巡回法庭一直是所谓的“进步律师”的安全区,经常出现左倾的判决结果。

川普政府提交给国会的第九巡回上诉法庭候选法官提名人,包括洛杉矶诉讼律师肯尼斯·李(Kenneth Lee)和洛杉矶上诉检察官丹尼尔·柯林斯( Daniel Collins),都是公认的保守派法官,他们在通过国会任命后,将填补上诉法庭的空缺法官席位。

而川普也有望成为三十年来,首个改变加州第九巡回上诉法庭自由派格局的美国总统。

第九巡回上诉法院积压的案件最多,同时它管辖范围最大,覆盖西部9州,包含加州、华盛顿州、亚利桑纳州、爱达荷州、夏威夷州、内华达州、蒙大拿州、奥勒冈州、阿拉斯加州,以及关岛和北马里亚纳群岛的15个联邦地方法院,管辖人口数也占美国人口比例的20%。

川普推选的多位保守派法官进入第九巡回法庭,将带来系列变化。

保守派法官增多裁决结果将趋传统

第九巡回法庭的案件通常由随机挑选的三名法官组成合议庭做出裁决,三名法官是从29名在职法官以及16名资深法官中选取的。对固定的某些案件,整个第九巡回法庭的法官都可以选择听取,随机选择产生的11人小组再审查这三名法官的决定。

但不管哪种情况下,共和党推选的保守派法官很快会有更高概率在小组裁决中占据多数席位。

“我们非常高兴看到这些杰出的被提名人,”司法危机网络首席法律顾问兼政策总监嘉莉·塞维里诺(Carrie Severino)2月告诉“每日信号”(Daily Signal)网站,“虽然没有变成共和党提名法官(在第九巡回法庭占)多数席位,但当我们谈到未来的三位法官合议庭机制时,可能性要好得多。”

福克斯新闻周二(4月2日)也报导说,这对共和党人来说是个好消息,因为共和党人一直认为第九巡回法院有自由派倾向,其一再阻止川普政府的旅行禁令和对非法移民的系列行政令,这些行政令最终都送交最高法院。

根据法庭统计,第九巡回法庭上诉到最高法院的案件,有79%被高院推翻。

“随着第九巡回法庭转为更加保守、更好地与最高法院的意识形态基线并行,我想第九巡回法庭的自由派决定会更少,同时被高院推翻的第九巡回法庭决定也会更少。”法学和司法数据专家亚当·费尔德曼(Adam Feldman)告诉福克斯新闻。

左倾法律团体倡导的大案将减少

与此同时,在共和党政府执政期间,左倾法律团体一再将大案直接带到第九巡回法院审理,而第九巡回法庭的自由派案件裁决结果,亦对川普政府的行政议程产生广泛的影响。

如几周之前,第九巡回法院与另一个联邦上诉法院打破规定,裁定一名未通过首次难民庇护审查的斯里兰卡男子拥有宪法权、可上庭见移民法官。这一裁决的潜在影响是带动每年数万名有类似经历的难民申请人提起诉讼、进一步加重案件积压严重的移民法庭负荷。

加州上诉法律集团主席、顶级上诉律师本·费尔(Ben Feuer)告诉福克斯新闻,在第九巡回上诉法庭变得更加保守后,这些所谓的“进步”人士也不太可能寻求其它巡回上诉法庭。

“除第九巡回上诉法庭外,目前只有第二和第十一巡回上诉法庭是民主党任命的法官占大多数(第十届并列)。”费尔说。根据他的估计,第二巡回上诉法庭中,民主党任命的法官比共和党多出5个,第十一巡回上诉法庭的民主党任命法官多出2个。

“这些并不是非常显着的差异,当然更不能与过去的第九巡回上诉法庭相提并论。”他说。

费尔补充道:“许多(所谓的)‘进步’州颁布的法规都来自西海岸城市和州的实验性法规,所以必须在第九巡回上诉法院提起诉讼。”

共和党主控参院民主党难阻挠提名

第九巡回上诉法庭总部位于旧金山,本次转型很大程度是因为总统川普大力提名保守派法官、并有望成功绕过参议院民主党的阻挠。

因为2018年中期选举后,共和党在参院的绝对优势再次被扩大,共占有53个席位。这让在巡回上诉庭法官任命上,按照党派投票的共和党占据优势。

加州是典型的民主党州,两名民主党国会参议员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和贺锦丽(Kamala Harris)都表示,她们不同意川普提名的第九巡回上诉法庭的法官名单,并会对提名投反对票。

加州民主党国会参议员范士丹上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鉴于川普政府采取不妥协的做法,未来的民主党政府将立即选派更多自由派法官进入第九巡回上诉法院。

不过,加州上诉法律集团主席费尔则分析说,第九巡回上诉法庭的法官人选可能不在民主党的控制范围内。

“我们最近才进入司法任命中避开议事阻挠的‘后核’时代,只要参议院的简单多数就可以确认提名。”费尔说,“这意味着,如果一个政党同时赢得总统和控制参议院,那么他们几乎可以进他们想要的任何人。”

他指出,过去这种情况,总统会倾向于妥协,挑选两党各退一步的折衷人选。

不过,川普已经明确拒绝提名民主党提议的中间人选。

后续可能进展 上调第九巡回法庭法官总数

另外一个可能就是,第九巡回上诉法庭的法官数量可能再增加5个。

由于美国西部人口数量的快速增长和管辖范围的不断扩大,第九巡回上诉法院早已是规模最大的联邦法院,管辖范围仅次于联邦最高法院。

3月,由美国联邦法院法官组成的美国司法会议(Judical Conference of the United States)提出的2019年计划是增加60位法官,其中22位在加州,除地方法院的名额之外,也建议把第九巡回法庭的法官数量由29位增加到34位。

美国司法会议每两年向国会提出一次建议,要求扩大司法机构,以跟上法院不堪重负的案件量。

若国会投票同意第九巡回法庭新增5个上诉法官职位,那么共和党任命的法官数量可能在第九巡回上诉法庭中达到以前从未有过的18个,形成18对16的多数格局。

不过,增加法官的提议需要在众议院投票通过,因众议院目前受民主党控制,该提案被通过的可能性估计不大。

维州里奇蒙大学(University of Richmond)法律教授托比亚斯(Carl Tobias)表示,“进不了白宫的人也不想让反对党填补空缺”。

他指出,只有两党都支持,才能增加新法官席位,但这不太可能做到。或许国会可效仿2008年采取的做法,先起草为第九巡回法院增加1个法官席位,然后在下届总统选举后生效。

这也意味着2020年总统大选,将不只是白宫和国会的格局变更,同样会对美国司法带来更多的影响。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林燕编译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