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众议院民主党不择手段再发起多个调查 拼命再“抓”川普

联邦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纳德勒

在针对川普的通俄门调查结束后,近来,民主党在联邦众议院针对川普又发起多个调查或传唤,试图在特别检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的调查结果证实川普既无通俄又无妨碍司法之后,证明通俄门调查的正当性,乃至希望通过启动新的调查找到弹劾川普的借口。福克斯新闻主持人英格拉姆(Laura Ingraham)说,这显示出“抓川(普)党”(Get Trump Gang)的绝望,他们为了支持通俄阴谋论而不惜采用任何手段。

华尔街日报报道,3月19日,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情报委员会要求对川普总统就职仪式筹备委员会进行调查。显示情报委员会对就职仪式所花的1亿多元钱从筹集到使用全过程的调查升级了。

4月3日,众议院筹款委员会(House Ways and Means Committee)主席、民主党籍议员尼尔(Richard Neal)给国税局IRS发信,要求他们提供川普总统个人在2013至2018年的税务报告。并称根据联邦法律,委员会主席有权力要求任何纳税人的税务报告,包括总统。华尔街日报说,虽然法律规定委员会主席有权要求财政部长提供任何人的税务报告,甚至包括对总统的税务审计。但该法律的目的是检查财政部的工作。

同一天,4月3日,联邦众议院司法委员会投票,以党派为界线批准了传唤令,要求司法部长巴尔(William Barr)提供穆勒调查报告的未经遮挡的“完整本”。司法委员会主席、民主党籍议员纳德勒(Jerry Nadler)说他没有立即向司法部发出该传唤令,是希望在发出前还想跟巴尔再谈谈。如果无法跟巴尔达成协议,他就不得不向司法部发出该传唤令。纳德勒说,他希望司法部尽快提供未经遮挡的报告。

英格拉姆说,纳德勒和他委员会的行为如同欺诈。纳德勒应该知道:法律要求巴尔在发布任何资料时必须小心检查,以防止类似大陪审团成员等有关信息的泄露。任何给纳德勒传唤令签字的法官也涉嫌欺诈。不过,说回来,纳德勒们也不过是在演戏。进行了两年的调查没有找到弹劾总统的证据,情何以堪,总要找点东西转移视线。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还批准了传唤5个人:前白宫顾问麦甘(Don McGahn)、前白宫联络主任希克斯(Hope Hicks)、前白宫助手班农(Steve Bannon)、前白宫幕僚长普瑞巴斯(Reince Priebus)和前白宫顾问组幕僚长唐纳森(Ann Donaldson)。纳德勒说他对这些人出席听证感兴趣,因为他们可能之前收到过与穆勒调查有关的资讯。

“穆勒的报告可能并没像总统说的那样‘彻底洗清’他自己”,“所以我们委员会还有事要做。”纳德勒说。

英格拉姆认为,要想让民主党的(穆勒报告被歪曲的)理论成立,必须有两个条件:1、作为法律专家的巴尔必须故意扭曲穆勒报告的内容。2、穆勒、巴尔以及绝大多数参与调查的人员都必须以某种方式不顾一切地保护川普。这可能吗?

英格拉姆说,曾几何时,民主党和共和党中的反川(普)人士在媒体的帮助下,费了牛劲把穆勒塑造成一个“完美的专家”(consummate pro),但现在,大家不得不相信“圣斗士”穆勒被人当枪使了。

英格拉姆指,仇恨川普是那些人的行为原则,所以他们要不断地用各种阻挠事件“喂养他们的媒体和政治的巨兽”、保持他们自己的快感。这个“巨兽从川普当选那天的晚上就磨好了锋利的牙齿,随时准备吃掉川普”。如果“一个针对川普的案子蒸发了,他们还会在造一个。他们恨川普成瘾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希望之声 记者季云综合编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